@講旅︱講世界
講旅︱講世界
講旅︱講世界
24歲小女孩,畢業於某間香港大學。立志遊走世界,不隨波逐流。小星斗,大背包,無窮夢想,無垠天涯,身窮,心不窮。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backpackersopoor

作為港人最愛旅遊國家之一的台灣,除了深入民心的台北與台中之外,台南的魅力也不容忽視!當還未出發之前,曾經有朋友跟我說過台南就如鄉村,白一點就像香港的梅窩,沒什麼特別。那當然,回到香港後給朋友看照片,已經完全推翻他們的論點。

被遺忘了的夢想

人總有很多的理由令自己卻步,想做但又不敢做,然後便極力壓抑心中的那團火,最後都不太記得當初的夢想。夢想若果不好好抓住,它永遠都只會是空想,繼而灰飛煙滅,時間不會因你的後悔而重新來過。我的那位友人當然深深地感受到時間的不留情,縱使一場大病令自己看化了世事,但心中那條「旅行刺」仍狠狠地鑿在心中。這就是重新被喚醒的夢想,與其說夢想,倒不如說是目標,因為她知道終究會把這個願望變成現實。

絕世好朋友之行為

所謂既絕世好朋友,就好似你既親人咁,見識過哂自己最鮮為人知既一面,彼此領教過大家惡頂既行為,你又搵到自己既絕世好友未?

不能選擇的人生

「輸在起跑線上」好像成為了港孩近幾年的話題,虎媽務求令孩子們有個所謂「成功美滿」的將來,不惜大灑金錢為小朋友報名參加各式各樣的補習班,希望他們有更強的競爭力,誓不向起跑線低頭。作為小朋友他們沒有選舉和否決的權利,只可乖乖地跟隨父母的準備,更不能選擇無憂無慮、開開心心、天真無邪地渡過一個快樂的童年。

總結四天半的行程,我個人認為吳哥窟可用兩天左右的時間遊覽,其餘的時間可到Old_Market蹓躂和參加半日的當地團。還有啊!到了晚上Pub_Street兩旁的街道都有不同的車檔擺賣,最吸引我的就是流動酒吧

誰不想好好看世界

一位已婚尚未有子女的人妻嘆氣:「未拍拖未結婚當然大可自由浪蕩,但當有另一半時,你考慮的就不只是自己,而是兩個人。」一位正為未來打算,努力供樓的打工仔搖頭說:「賺到的都不夠供樓食飯,還想什麼環遊世界。夢想終歸也只能是夢想。」一位有望升職加薪的夾心階層說:「但我找到自己蠻喜愛的工作,老闆也對我不賴,就怕辭職後就找不到這樣的一份工。」一位尚未找到自己人生方向的年青人無奈答:「誰不想好好看世界,但看完就真的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世界嗎?」

因為沒有人有責任幫助你,解鈴還須繫鈴人;身體不適的時候,再沒有家人或朋友會在你身邊照顧你,你得一個人好好支撐下去。因為身體是你自己的,當自己也撐不下去,世上也沒有其他人幫到你了;當想放棄問自己為何要堅持下去時,答案也只有自己最清楚,別人不可以強行牽著你走下去。因為這人生旅程終究由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出來,當初選擇了這條路,哭著也要把它走完;走得太遠太久而迷失於異國時,想不起背起背包出發的初衷,也得靠自己尋覓失去了的意義。因為是你選擇開始造旅程。

人只可活一次,一秒過去後就永不復返,一生中太多的唯一一次,可人們偏偏會因千樣百樣的理由令自己錯過許多的唯一。人生好多事都可以重新來過,但就只有時間不可以,那為何我們總愛錯過它。

身邊常有朋友以羨慕的眼光跟我說道好想像我這般大膽瀟灑去旅行,趁青春可走得多遠見到多少就多少。而每次當我想開口說:「你也可以呀!」其實我也會把它直吞落肚,因為朋友中十個有八個已經有另一半,甚至已經結婚有小孩。不是說有了另一半就不可以獨自去闖,而是比想像中艱難。當中的問題就不細說了,有拍拖的你想必會明白。唔,你也可以說只幾天的時間身邊人都應該不會介意和阻止,但當想來一趟無終點都旅程你就想都別想,除非另一半也是闖蕩天下之人。

踏入廿五歲,突然變老了。網絡上不時會有文章提醒你,若果有著某些轉變和習慣就代表你青春不再,老了。什麼只想花時間在值得的人身上、不再喜愛夜蒲、開始懂得談政治...總之生活很多的習慣都跟以往不一樣,然後又會發現好像追不上時下年青人的玩意,更甚的是身邊不停有人說道,距離三十歲不遠矣。

小時候會為友誼的破裂而悲傷,不明白當日的金蘭姊妹、沙煲兄弟為何一夜間變為陌路人,甚至成為生命中一個不能抹掉的污點。你痛哭、你苦笑、你氣憤,好想這一切從沒發生過。眼看別人身邊好友的不離不棄,你自忖著到底自己做錯了什麼換來今天的境況。然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朋友」一個個的來又去,繼續陪你並肩向前走的摯友所剩無幾,反明白到誰是自己應該珍惜的一群。而當天已離開了你的每位,不過是讓你成長的過客,也正正因為他們才令自己知道你需要怎樣的好友。

匈牙利窮食之旅

雖說我這個窮家女孩去旅行什麼都要「慳住使」,但作為一個為食之人,看到想吃的東西都會按捺不住,心想:「下次都不知何時有機會再來,今日不吃,更待何時?!」不過,吃都要吃得抵!還要適合我這個肚窄眼闊之人,不能浪費呀~

夢想與初衷

為何人總愛緬懷過去?這並不是因我們都愛當小孩,而是掛念已逝去的夢想。那摸不著邊際的憧憬,熱切期待過的將來,才是曾令我們真正活著的泉源,也是教我們懷念的東西。

別忘記土生土長於香港的你,我們的母語是廣東話,英文只是我們必須要學的第二種語言。如果有天,身在異地的你跟別人說「我不太懂說廣東話,我們用英文溝通吧。」你想人家會否問你「到底你是不是來自香港?」。即使他們沒有問,我們也應該反思,為何你會對這種語言那麼陌生。

當初自己這樣做除了確實想一嚐沒有終點、沒有計劃、沒有時間限制、自由自在的旅行,想去哪就去哪,何時想回港就即時買機票。可更深層的原因是那時的生活一團糟,生命好像失焦了,加上想轉換一下工作環境倒不如辭職去旅行,在一個完全陌生、不會被任何東西打擾到思緒的地方好好思索下一步應如何走下去,直到一天生命重新對焦後便回港好好打拼。

一天晚上,Hostel內的房屋恰好所有人都外出了,只剩我這個白天已行到半死的女孩在床上休息。突然房門一開!一個只穿著一條三角底褲的男人朝著我的方向走來,一步兩步三步...猛然在我的床邊停下來,望著我:「嘻嘻」我的心臟好像停止了運作,不是,而是跳得太快,快到腦部已經反應不來。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