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蓮達
白蓮達
白蓮達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是所謂文青,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近年試寫時事評論文章,見於香港《蘋果日報》、《BBC中文網》、台灣《自由時報》及《動向》月刊等。 已出版兩本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及《抒情的抗爭》。

約定

記得那日,當他按下按鈕的一刻,我知道,你要走了,望著載著你的棺木緩緩降下,然後看到工作人員接過,推走。步出哥連臣閣時,我只看到煙囪透出薄薄的黑煙。望著黑煙也感覺那熱力,到底身軀如何承受這個熱度呢?

今次演唱會為紀念關入行25週年,由於關母離世而延遲一年才舉行。關的第一首派台歌〈叛逆漢子〉於1988年推出,首張個人大碟於1989年發行。

蕊紅與常綠最後相見,竟是常綠替蕊紅行刑!通常電視劇會以鏡頭遷就,不會直接拍攝斬首場面,但慢鏡令觀眾目睹常綠用刀在蕊紅頸項繞一圈後,一條血痕便出現。十多年前常綠因為情人猝死而變為紅色盲,此時鏡頭卻由黑白轉為彩色,立斬花蕊紅竟然令他恢復視力,看得見紅色!這意境令人難忘亦傷感。處決蕊紅後,那彼岸花終於開花,葉也消失了!這卻是二人生命的反襯!

〈流行首爾〉事先張揚的宣傳片,是杜小姐在搔首弄姿、扮鬼扮馬,不時影著她拿著一袋二袋的戰利品。

中環OL獨白:佔領運動

929那天早上,已經提早出門搭地鐵,心想金鐘很多出口應該都可能會封住,不給乘客出站,打算從太古廣場出口經商場回公司,怎知原來廣場給封住,不准乘客出入。大家只可以用每座大廈唯一的必經出口往返,午膳時段也一樣,要走去中環的話,要兜來兜去,才能由天橋走過去。

靚太的幸福

有啲人,永遠只會喺佢生活嘅範圍出入,視之為佢嘅comfort zone,一離開,就會覺得好彷徨。「港島靚太」顧名思義,由佢出生、成長、讀書到工作,都在港島區爾邊。一離開金鐘站往尖沙咀方向,佢就會好似迷途羔羊咁,要搵個牧羊人黎引路。

未正式播出時,TVB 用了一星期去預告劇情,當時已經知道必定為新移民講盡好話。 單看劇集名稱,由 《我們的天空》到 《同根生》,我無法理解如何從一個香港本土的角度可以拍成這樣?若非編劇無好好做調查或訪問,就是此劇集的目標觀眾根本不是香港人,再進一步說,此劇是拍給水貨客、新移民、離地中產(持外國護照隨時離開香港的人)看的。

我絕對相信,我喜歡足球的基因,應是來自父母的遺傳。 時為一九八二年,西班牙世界盃決賽的戲碼是意大利對西德。當時母親獨具慧眼,斷定意大利必定能捧盃,父親嘴裡不服氣,偏要支持西德。然而,他回到公司逢人便說意大利定會嬴。結果,意大利憑三屆元老羅斯 (Paolo Rossi) 驚人的表現,終於戰勝有露明尼加坐鎮的西德。當時母親贏了牙骹,羅斯也奪取了該屆金靴獎(神射手)。後來我才知道,當年羅斯因打假波而被罰停賽,復出之作有此佳績可謂不負眾望。

1997年主權移交前,支聯會人士得到港英政府的庇護,不單參與營救中國民運人士的行動、之後每年舉辦六四遊行、六四晚會,也邀請當年的民運人士來港參加集會。當時,香港人被虛無飄渺的「民主中國夢」荼毒了,大部分香港人都認為自己有責任為建設民主中國出力 ── 方法就是每年由支聯會帶領下參加六四集會。除此之外,還有甚麼?恐怕沒有!

職業婦女在求職面試時經常被問的問題,應是以下幾類(次序按重要性排列):1)「你結婚未?」(如未婚)2) 「你屋企有咩人?」3) 「要唔要照顧父母?他們有無長期病患?」(如已婚)2) 「你有無請工人?」3) 「仔女幾大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肺結核(俗稱肺癆)、天花、瘧疾等傳染病肆虐香港,咎其原因,乃當時社會衛生情況甚差,令細菌疾病易於傳播。當時殖民地政府以法例禁止市民隨地吐痰,食肆當眼處就有這首七言絕句:「隨地吐痰乞人憎,罰款二千有可能。傳播肺癆由此起,衞生法例要遵行。」,用以提醒市民。二千元在五六十年代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三十年,誰可改變?

《誰可改變》作為《天師執位》的主題曲,實在非常配襯,歌詞根本在敍述劇情。然而,若撇開劇集本身,它作為當代的一首廣東流行曲,卻一點過時的感覺也沒有。電視台偶爾也重播了兩三遍,都是大家不留意的時段,或是要在收費台才有機會重看。到底是劇集令主題曲大熱,還是主題曲令劇集引人關注?相信也不必深究。

由兩年前港男指責陸客在九鐵車廂吃東西引起指罵,到陸客在港旅遊時「打尖」(插隊)、大聲叫囂、拖篋佔據車廂和街道、隨意在街上蹲下不顧儀態、在酒店餐廳或商場中央大小便,兩年下來,香港網民拍下的照片或影片經網上流傳相信已經遍及七大洲五大洋。

被遺棄的少年

四月十九日播出的《遺棄》,是以真實個案為藍本,講述一個在問題家庭生活的少年(阿賢)自父親 (阿威)自縊後的遭遇。故事內容可參考港台的網站

十年一覺「屍爬」夢

九十年代初到廣東省投資設廠的港商,近年不是將工廠搬到更內陸的城市,就是要撤出中國,將工廠搬到越南、孟加拉和印度等國家去。香港人離開香港多年,能找到工作嗎?答案是不。香港人到中國工作的同時,中國亦向香港輸出勞動人口,以十四億人對七百萬人來說,這絕對是不對等的關係。

西洋菜街消失的十年

「自由行」實施十年,令很多本來是食肆的舖位都要拱手相讓給其他店舖,先是化妝品護膚品,後來是以LED 招牌作招徠的藥房,近兩年則是金舖。在百老匯戲院旁的KFC 在菜街已經營業超過四分一世紀,但最終仍難逃搬遷的命運。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