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
波波
波波
旅遊和舞蹈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當不了全職舞蹈員,退而選擇了一份讓我到處漫遊的工作。工作期間旅遊,放假時也旅遊。工作最終也是為了旅遊。近年愛上阿根廷探戈,把旅遊和舞蹈結合。然後,熱烈地期待著世界末日。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llabllab

不再一式一樣的風景明信片

我經常經歷一種痛苦,叫買明信片。到世界各地,我都很喜歡寄明信片給我最好的朋友或路上遇到的恩人,但每次看著架上的明信片,我都有兩種感覺。

第一,我可以拍得更好吧!(除了用直升機拍的特別角度)

第二,那是那個攝影師看到的畫面,卻不是我想和我的朋友分享的旅程。

從我知道我的相機有雙重曝光這個功能開始,我就開始構思這個自己和自己去旅行的計劃,因為在路上的人,其實都有很多個自己在不停地掙扎,探索,思考,我希望可以用這個方法把這次獨自旅行的經歷呈現出來和大家分享。

廢墟攝影讓我發現香港是超乎想像的大,有那麼多我不曾知道的地方和故事。因為要去廢墟,我去了很多已經被人遺忘的偏僻村莊和角落,它們曾經都是我們歷史裡重要的一部分。有好些市區廢墟被高樓大廈包圍著,在那些住滿人的豪宅或各人營營役役的商業大樓之間,竟然有各種各樣的廢墟,當中的反差非常震撼。廢墟的類型有很多-廢校所講的是殺校和以前村校學生的歷史;進行制作的地方有各人忙碌準備,各就各位的痕跡;名人的大宅有中式也有中西合壁,留下的建築結構和傢俱反映了當時人的生活;有特別用途的廢墟令我知道了一段關於政治犯的歷史;荒廢的教堂見證著一條村的衰落;也有廢墟帶給我一些紀律部隊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時間線。人與人在不同的時間相遇,然後總有人先停在某一點,沒辦法隨著其他人前行。所以他們有很多事情不能再陪著所愛的人經歷,慶祝結婚紀念日、參加父母的葬禮、家人生病時陪伴左右、陪著女兒第一次失戀、參加兒子的婚禮、看著孫兒出生、看到朋友們夢想成真、甚至是看到香港有真普選。有時候,我們被逼缺席了。缺席是無奈的,但最難過的是帶著遺憾離開。為了讓人少一點遺憾,Uncapsule (www.uncapsule.com) 誕生了。

這樣孤零零地佇立在一片荒廢的農田上。它有種赤裸而孤獨的美感。走在通往城堡的道上,看到兩個本來用以支撐閘口的柱子,分別被噴上「勿入」和「死」的字,是遊客的惡作劇塗鴉,增添了不少嚇人氣氛。走近看城堡,我突然有種體會。我們平常所看到漂亮華麗的夢幻城堡,本來還不就是這些毫無生氣的水泥和硬邦邦的鋼筋所組成的。所謂的美好,都是包裝出來的幻象。人都需要這些幻象和幻想,才覺得生活比較好過。我們都不願意接受事物本來不甚吸引的面目。但對著這座城堡,我看到一份誠實的美,我在它的尖頂之間看到蔚藍的天空。

獨自旅行最重要的兩件行李

經常有人問:「你自己去旅行不會悶嗎?不會感到寂寞嗎?」當然會。我小時候基本上完全不能自己一個人,一悶我就會陷入一個萬劫不復的情緒漩窩裡,久久不能走出來。所以年輕(現在也不太老)時,為了免除這種寂寞做出了很多不明智的決定。一次在德國的旅程,交上了個差勁的德國旅伴,受苦受難地過了一個星期。在慕尼克,我說:「我要去新天鵝堡。」他說:「我小時候去過,你自己去吧!」我竟然為了此事開心了一個晚上,大清早就出發去火車站。登上火車,我看到窗外那些如在飄零燕裡的翠綠山坡,我突然覺得一個人的世界是那麼的美好。如果不受其他人的因素限制,我可以獨自完成的事何其多。

從此,我愛上了自己一個人的旅行。但寂寞和所謂的悶還是要解決的。所以每次的獨自旅行,我必會帶上最重要的兩件行李──書本和音樂。

紐約尋寶

跳蚤市場永遠是個充滿故事的地方。我最棒的跳蚤市場經驗竟然不是在歐洲,而是在紐約,主要原因是我跟一個古物狂人一天逛了紐約三個跳蚤市場,大家都大有收獲,可說是我在紐約最難忘的經歷之一。對於喜歡懷舊的人來說,没有比在跳蚤市場找到一件件充滿生活痕跡的舊物來得興奮。它們有的外表很美,美得令你不明白為什麼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設計。它們有些並不美,但你知道它充滿故事,例如那些舊的明信片,19XX年的記事本,我會嘗試細細閱讀,你會有種翻開古人抽屜的感覺。有些物件髒了,破了,但你覺得它這樣很有經歷,經歷讓它的美變得難以取替。有時候,你在跳蚤市場可以看到一個行業的沒落,例如那些一盤盤不齊全的活字被散賣,就正好見證著活字印刷在當地已經式微的事實。基本上,逛跳蚤市場這樣的事,你想花多少時間都可以,無數的寶物等待你發掘。

在古巴巧遇中國武術大師

快到達時,我聽到非常大的音樂聲,是傳統的中國音樂配中文歌詞。一下車,我看到一堵很大的圍牆,外面人頭湧湧,大家都往裡面看。圍牆上有一個綠瓦的屋簷,下面用中文寫著古巴武術聯合協會。我擠進人群之中,跟他們說我是大師父的朋友。他們把一道寫著「武」字的大閘拉開,讓我進去。沈重的大閘被拉開時發出隆隆的聲音,感覺有如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我踏進武校,映入眼簾的是地上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及整齊排成一條條直線的武校學生。課堂已經開始,大概七八十個古巴人在一個廣大的空地上跟著大師的示範和中國音樂慢慢做出一套太極的招式。場面之震憾,實在是難以形容,我就在當場看呆了。身為一個中國人,我在香港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反而在半個地球以外看到一大群外國人用心地耍出我們的國術。他們的樣子都非常認真,個個有板有眼。單腳站立的動作顯出多年來練習平衡的功夫。不分男女,踢腿出拳,個個都充滿力度。

過一個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

我們從現在到聖誕節,每個星期日都會在不同的地方擺檔,詳情請到我們的Facebook page瀏覽。除了來我們的攤檔支持,我們更鼓勵大家直接去這些小店尋寶,了解它們的故事。如果你想推介你身邊的小店,無論是你和小店的故事,小店自己的故事,我們都歡迎你拍下來,用Instagram和我們分享。只要Tag #撐小店 和 #love_small_shops,我們就會知道,並選出一些特別好的作品,在Facebook分享。

發現 · 歐洲小鎮

除了這些名氣奇大的城市,每個歐洲國家都有一些非常值得一去的小鎮。我是一個願意因簡單的原因而走萬里路的人。為了一睹一位我喜歡的畫家的畫作,我去了法國一個近乎沒有遊客的小鎮 - 桑利斯 (Senlis)。為了再嘗到一杯我最喜歡的白酒,我去了一個有驢跑比賽的意大利小鎮 - 坎帕尼亞蒂科 (Campagnatico)。然後,我在小鎮中發現一些大城市所找不到的傳統生活。只有本地人的小鎮讓我真正感覺到,我在一個不一樣的國度。

下班的時候到了,河邊的人越來越多。有的穿西裝趕來、有的騎單車來、有的丈夫帶著懷孕的太太來、也有父母帶著小朋友來。他們的共通點是他們都帶著一條「魚」。一個魚型的防水袋,有藍的、紅的、橙的、紫的。一到河邊,大家就很有默契地脫衣服,泳衣都一早穿在身上了,然後把衣服和所有貴重的東西都放在「魚」裡。把魚口褶上七褶,空氣把魚充得漲漲的,扣好。無論他們是一家人、兩口子、或一班朋友,都一人抱著一條魚下水了。下水以後,他們承著魚的浮力,悠閑地順著河水向下游浮去。浮水期間,大家天南地北甚麼都聊一番。有人大笑、有人溫馨地說俏俏話、也有人選擇靜靜地享受這個美妙的時光。

金澤是個還沒有開發的水鄉,不用門票,遊客極少,名氣不大。我到達金澤的時候,時近黃昏,小朋友到處奔跑玩耍打架,拿著樹枝開始他們的世界大戰。婦女在水道旁切魚洗米,一邊聊天一邊準備晚飯。在經過第一道橋的時候,有一個木板,寫著金澤的資料:「金澤,公元960年前 ,1300多年歷史。相傳獲石如金,取名『金石』,又稱水鄉澤國,盛產魚米賽金,故稱『金澤』。曾有四十二虹橋,現保存著宋,元,明,清七座古橋。有迎祥橋、祖師橋、放生橋、普濟橋、天王橋、萬安橋與關爺橋。」

旅者的態度

「但自從有遊客到來旅遊,覺得他們全裸很不文明,他們就開始穿上內褲或短褲拉船了!」我聽到這兒,眼淚竟然流下來了!我流眼淚,因為我覺得船夫著實可憐。可憐不在於他們要在小石河水上拉著重重的船。靠自己雙手維生,是理所當然,也值得自豪的。但他們要為著滿足遊客「文明」的欲望而改變自己的文化,才是可憐。

古巴的不變與改變

去古巴,因為我想看到一個真正的共產主義國家。趕著去古巴,因為它正在激烈地改變。我不是一個共產主義狂熱,某程度上,我討厭這個制度。但我想親眼去看一下這個世界是否存在著另外一個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的結果又是怎樣的。我曾經和一位德國遊客說著大家選擇來古巴的原因。她說:「這是一個 “now or never” (要不現在來,要不不要來)的地方。」我說:「是的,但我覺得我來遲了,很多事情已經改變了!」她說:「見證著這麼一個國度的改變,不是更有意思嗎?」

古巴人的「愛情」

如果你自我形象低落,去古巴一趟,包保你信心大增。隨便在街上走走,你會收到無限個飛吻。出發前,西班牙文老師建議我戴上結婚介指,以免麻煩。所以單身的我竟然要戴著一只假的結婚介指到處跑,而結果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古巴男人還是很愛我的國籍,努力不倦地嘗試。我在古巴並沒有什麼所謂的艷遇,因為我相信滿街的人都很願意娶我。但我在古巴,看到和聽到很多有趣的「愛情」故事。

如果你因任何原因於九月九日前來到倫敦,請務必花半天時間到Tate Modern 看看這個展覽。Damien Hirst 的主題是生與死。他用不同的工具來討論這個主題。香煙的美和它的墳墓。人類對醫藥那種近乎視為宗教的崇拜。蝴蝶的蛻變,牠的生存,牠的死亡,牠的屍體,仿佛都是藝術品。那麼惹人討厭的蒼蠅呢?牠們擠在一起發臭,黑黑一塊難道不是另一種美嗎?站在被一分為二的乳牛之中,仔細看清楚這是什麼回事吧!一條條魚標本整齊在明亮的房間中被展覽。羊死得如此溫柔,隔著箱子你好像可以摸到牠的毛,還是溫溫軟軟的。生與死,其實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