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痴
籃球痴
籃球痴
一位愛發夢的人

喺屋企人眼目入面,你永遠都係小朋友。佢哋處處為你擔憂,凡事都覺得你有進步空間 。有時,你會喺到諗,幾時佢哋先會覺得我地已經大個。直到啱啱果一餐飯,我第一次覺得,老豆認同我已經大個仔。

白費

這一晚我聽了很多,也說了很多,當然太吐了很多。而這晚聽得最多的就是失戀者的不甘心,覺得這一年的時間都白廢白費了。

當她出現時,我特別雀躍,也有點坐立不安。不知為何,我很喜歡跟她共事的感覺,工作途中目光也會不自然的呆放在她的身上。連跟朋友的對話中也不經意有她出現。甚至最近,一閉上眼,總能看到她那傻呼呼的笑臉。對呀,我想我應該是中伏了。

行入荼記,小二行埋黎問『照舊?』我微笑點頭,佢就笑住咁行左番廚房。過左大約十分鐘,大大碟叉燒炒蛋飯就送到黎,仲伴隨住一杯涷奶茶。我望住碟飯,再望下張單,呢一餐咁豐富既午飯食左我三十蚊。再諗番起琴日同友人係一間標明韓式既餐廳,叫左個韓式部隊鍋,無野飲,食左四百幾蚊。我望唔透。

記得當年應該係中五,果時應該係教緊啲圓同圓既交點會係邊之類。老師講都未講,就掉左條入計數機既式出黎,嚇到全場呆晒。係咁嫁啦,果陣大鄉里鬼知部計數機咁Pro咩。老師輕輕講左一句『入左佢你唔洗識計都做得岩』

『日日都係一年得一次嫁啦!洗唔洗同你倒數埋新一秒呀?每秒都係一年得一次嫁炸!』係呀,可能無左份童真啦,依家呢啲慶祝為主既節日對我既意義已經無晒。新年新開始?你後日咪又係番緊同一份工,比同一個腦細玩殘。

老土啲咁講啦,名校都有壞學生;Band3都有大學生啦。今年果個仲要做埋狀元添!其實依家個社會分化到咁唔係無解嫁。無錯,雖然大家既角度同方向係好唔同,但唔代表你就一定所有野都好過佢嫁嘛

無比人笑過又點算成功呀

『好心你啦咁大個人仲發夢,抵你無大學讀』『岩呀,你都讀唔成書嫁啦,咪繼續發夢囉』『你睇下你,又衰左啦,正一寄生蟲』係呀,世界就係咁,總係有人睇唔過你對某一件事咁上心、咁努力

媽媽患上了彈弓手

『慢慢飲啦,唔夠仲有呀』母親溫柔的說。此時,我發現母親不停按摩左手姆指與食指間那一塊肌肉。對了,剛才一進門所嗅到的,正是鐵打酒的味道。『呀媽,你隻手無事呀嘛?』我有點擔心

回到家,我放下公事包,坐在書桌前,望到書架上那塵封的聖誕卡,我開始掛念以往還未長大的那段時光,那時的聖誕,比現在好太多了。還記得讀書時期,聖誕派對往往是學生們的大日子,因為那是全年唯一一天在上學時能穿便服的日子

多謝你咁樣害我

俗語都有話:『有仇不報非君子』『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佢害你,你係應該憎佢,甚至報復,都係合情合理。以前既我都係咁諗,不過,今日既我會選擇同佢講聲多謝。

我好蠢,請你唔好咁婉轉

細個果陣,呀爸就教落:『做人圓滑啲,第時做野會順利啲,好多野都唔洗去咁盡既』。上到小學,老師某一堂德育課又教:『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就係咁,大家都開始變得講野婉轉左,就算要開火,落手都會避重就輕

不同姓兄弟

有一個人,你跟他沒有血緣關係,但你們卻以兄弟相稱。你們間也許不會有太多小秘密,始終心事,跟女生交談反而更為順暢。男人間談心,總覺得肉麻。可是,每當需要幫忙時、需要發洩時、想要分享成就時、甚至只想打發時間時,他總是你第一選擇。

我很獨特,所以我很失敗

『香港做創作就聽死啦,有幾多個成功呀,仲要呀媽養?』『你不如好好地讀番個學士,之後做番啲大路野啦』『依家呢個世界,做I-BANK搵到錢果啲先算成功』『你都唔細啦,個目標實際少少啦』

青春時追夢,換來了甚麼

中四那年,熱愛一項名為籃球的運動,想打出名堂。當時衝動參加校隊,每天花四個小時打球,和老死呀強在午飯時間到校內球場跟隊,放學再打。現時再經過球場,看到一班小孩在打球,只能感嘆,自己已經過了在球場揮灑汗水的年紀了。

Tim少坐過兩次監,而Maple卻成了娛樂圈上的大名人。因為害怕連累Maple,Tim少在她面前自暴自棄,假裝有了新的女朋友,又盡力遠離對方,為的,就是讓女方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