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R 兒
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我們一行人走進旁邊後巷,期間有人說要在前後把風,要不然很易被狗埋伏。隨着手機白光走進去,那男生坐在地上,穿着一件白T shirt,看上出絕對沒有十八歲,嘴巴旁邊腫起瘀青。中年男向他道歉時,在男孩旁邊的小女生卻開始破口大罵說,道歉有甚麼用,要不然我打你一頓再跟你道歉吧,他的年紀足夠做你兒子,你怎麼能下得了手。女生被身旁的人捉住,依舊不斷掙扎大罵,說得激動時更是跪地哭了起來。

太子站的血

警方事後交代稱因為有暴徒毀壞站內設施,防暴警察接報進入站內作驅散拘捕。只是從不同的新聞片段均可見到,被警員暴力對待的市民當中,不乏婦孺,當中就有一個小孩被打至頭破血流。片段可見警員「捉拿」示威者的過程,並沒有任何審問,只是不分男女老幼見人就打。拘捕程序列明警察必須在合理懷疑下才可作出拘捕,而只有被捕者強行抗拒或企圖逃避,警員才可使用暴力等。據片段所見,防暴警根本沒有對現場環境及在場市民作出任何判斷,更別說是推斷出有合理懷疑,就衝下車廂舉棍毆打市民。有市民沒作抵抗,只是跪地求饒,仍被警員噴射胡椒噴霧。搜捕必須是有目標性的,無差別的毆打是恐怖襲擊。

連儂隧道遇見約翰連儂

「你不害怕嗎﹖」男孩看着牆,像是自言自語地說。

民你老母

水至清則無魚,過份理性就會丟失了同理心。我們躺在冷氣房內,同時看着數個直播,說得口乾就拿起檸檬茶啜幾口,當然能輕鬆理性討論。只是身在現場,看到防暴警察舉槍能不心驚嗎、看到同伴被濫暴能不悲痛嗎、看到冒牌軍時能不憤慨嗎﹖前線決定很多時候都會受情緒左右,做錯決定亦無可厚非,可他們只要走錯一步,就得賠上青春前途。你猜錯了,卻只需攤手笑說要是自己這麼厲害就不用坐在這裏。希望你認清事實,不是因為你只能鳩噏才會坐在這裏,是你坐在這裏才能鳩噏。

香港警察,中共怕怕

這可視為中共對警隊的投名狀。發言人被問及調查委員會時,只稱香港最當前的危險就是暴力行為沒得到制止,而他相信依靠警隊的嚴格執法,定能令社會回復安定。這句話有兩重意思。首先是暗示不會出動解放軍(其實想想也知中共不會攬炒),香港事情香港解決,這與之後記者提問相互引證。其次明確表示平亂是當務之急,藉以為警隊充權,並暗示現時執法力度仍在可接受範圍內,甚至在有需要可再作升級。這段話等同是告訴警隊,你們就是香港解放軍,只要能平亂,歡迎使用任何方法,自己小心就可以。

何妖有高祖之相

我一直都認為何妖很打得,但他這幾天的表現可說是戰神級。先不論他有否參與策劃白衣恐襲,但我相信以他在元朗的勢力,很難是毫不知情。平民如你我,也尚知避嫌,他會選那個時候高調讚人英雄,絕對不是巧合,所以不論他有否參與,這都是個藝高人膽大的挑釁之舉。

雞蛋

理念無堅不摧,我們只是血肉之驅;邪惡手執兵器,我們唯有抱頭躲避。不論你是甚麼政治立場、甚麼身份地位,暴力與死亡都是一視同仁。當拳頭木棍敲到身上,你不會有時間說任何話,你所能做的只是尖叫。身為一個香港人,我相信沒有人能對今晚的事視而不見,也不能再說自己能獨善其身,就算不談推倒高牆,我們也絕不能讓任何一隻雞蛋碎裂。這是每個香港人的共識。

開心浩園餐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英雄

要證明一個人是強姦犯,我犯不着走到他身前,脫褲抬高屁股,然後轉過頭向他說:「這是我的男體盛放題,請慢用,我是不會反抗的。」

不要說做得好

香港人連續兩星期動員過百萬人上街,紅海式讓路救護車用行動撕去「暴動」標籤,自行清理路上垃圾等,都處處展現身為香港人的驕傲。然而兩星期的憤怒、三百萬人次的吶喊,最後僅換來一紙敷衍。林鄭月娥的官方聲明,不單毫無歉意,感覺更像施捨,「對唔住囉~」,那尾音是拉長了的不屑。聲明中有關法案的承諾,只是一個又一個低俗的語言藝術。

港殤

政權殺人是共業,從反國教開始,政府就不斷踐踏香港人的底線。佔中魚革的暴力清場,一個個民間領袖鎯鐺入獄;立法會則以言入罪,一個個反對派被逐出議會。我們節節敗退卻無動於衷,只顧忙着買樓、忙着搵食、忙着旅行。或許我們都心知肚明,這個香港已是個泥沼,拼命掙扎只是為了離開。於是我們甚麼都沒做,眼睜睜看着自由民主慢慢從手上溜走。

天安門怎會不是逃犯天堂

我內心是對燭光晚會相當反感的,大約在10年前去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那時我抬頭望向在台上的高聲疾呼,無論是演辭、語氣、動作都絲毫不差地撥弄着人群的情緒,就像是久經排練的戲劇。台上台下反複說着同樣台詞,然後高呼合唱,竟讓我有種像古代求雨舞般召喚神蹟儀式的感覺。我想我們可以靜默、可以衷悼、可以舉起燭光,但可不可以不要唱歌。因為我實在是五音不全,平常連唱K也很少去,更不要說要參加演唱會了。

過勞死與安樂死

香港是個只准過勞死,沒法安樂死的城市。試想想有多少人是日做16小時、有多少人是一家四口擠在百多呎的劏房,政府也統統視而不見。只要你還有工作能力,一切問題就請閣下自理,然後過勞死就只是一個個不幸而遺憾的個案。

同性婚姻與騾仔西

兩個心智健全的成人相愛,決定結婚,旁人有甚麼資格說三道四。有些人總視同性戀為洪水猛獸,就像他們會如猛獸般在街頭施暴,在你打籃球時、在你飲酒時、在你排隊時,都會突然有個同性戀跳出來,脫下褲子再從後強行進入。但有趣的是,通常說這話的人,大多都是醜得異性也看不上眼。拜託,同性戀視力是正常的。

居屋與安全套

不說廢話,先說結論。抽中單身居屋的機會率比安全套失敗率還要低。所以當你以為安全套已經很安全,其實在買不到樓方面,你更安全。世上最好的避孕方法,是窮。

我們都是黃台仰

佔中和魚蛋革命時,我也有上街,也曾經衝過,可大多數時間也只是呆坐而已。不是要說靜坐沒有用,向政府表態還是需要的,可到後來感覺就像拜神般行禮如儀,明知機會渺茫,卻只為心安。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