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樺
乙樺
愛幻想,因為幻想總把破滅寬恕。個人網誌 http://chinese1911.blogspot.hk/

岳飛的定性

適逢馬恩國大律師自比岳飛,其語境看得出國學與史識之粗疏空廢教人歎息,醜態可近八卦周刊,可以借題嘲笑,藉此寫一些文科生的歷史的觀點,做點科學普及文字。岳飛不是一個容易理解的命題,需要一定的歷史常識。歷史的觀念使人更多角度地理解世情,下文考據的功夫很少,只是淺談概念,鑑於很多史文哲概念是「國民教育」未所言明的。

從天價樓和鬼城看中國文化

國內已不是烽火連連的局面,大城市還可以這樣做,但很多衛星城市怎麼地規劃才可以經營出來呢?問題完全不在一個優雅的不動產,這是一個中國式的愚蠢,華人以為大家努力工作是為了好的房地產,因為華人的大都市都是這樣的。但我們回到主題,我們之所以想有樓,其實是想有私人空間,有私人空間是為了做各種的私事,比如派對,比如組織家庭。其實也是為了社會地位,有了社會地位便有人陪伴。陪伴是為了有事可做。我見到有個以英倫為主題的城市,我的問題是這樣簡單的,我搬了進去以後,我可以做些甚麼?

內地人就楷體的繁簡的爭辯,其實是討論文化的正朔,大家都在找一些理由,去尊重自己的生活方式,說到底其實是正體字的人不想花時間去學殘體字,簡體字的人不想去學繁體字,跟討論文化內容沒甚麼關係。不過用一個錯的理由來自我安慰,整個人便很陳陋。

借蔣麗芸講一點語言技巧

中國文化講禮,言辭每每意願使人順心,以二元來分辨的話,字辭有褒貶,最簡約的說法是,但凡講自己的事,必須要貶,每當談及他人,一定要褒。比如說古人很喜歡稱愛妻是賤內,對於女生丈夫之說未必是惡意的,這更像一種語言習慣,但是稱呼大嫂是小賤人,字辭縱然一樣,但還是決不可以。這種句法不勝枚舉,比如讀書人常常虛偽地說不才,但稱呼對方是廢柴,常常是會招惹事端的。這種風俗至今其實未衰,我們會尊稱盛德的信徒是牧父,甚至自居以羊,但叫別人是走狗,須明白放牧人家必有羊也必有牧羊犬,又其實牧羊犬的地位是比羊更重要些的,但我們不能說走狗不帶惡意。偶爾的例外是講自己可有非常有限的褒,講及對方的時候,隱隱有一點貶意,這卻文人騷客所講的辭令妙處,或即是書香世家的學養家教,最顯得體。蔣麗芸這種言辭,明顯是超過了一切倫常禮法的。

電視劇與單元價值觀

單元的價值觀下這手法很難用好。比如跨世紀的時候作品有叫「創世紀」,裡面講在社會打滾的三兄弟,觀眾看起來也親切。電視台其實一直有這樣的傳統,問題是編劇信守的價值觀卻漸漸只剩下一條,因為只有一條最大原則所以做不出花樣。這像是一條「努力向上」的線,一端是成功,只要努力,每人都可以當上中產,即是店東、律師、醫生、刑警等等專業人士。然而這系統的另一端,處理各種的失望,大概是他們少時候沒有努力把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精彩,比如侍應、運輸、廚師,變好的概念,城市的公民方向一致而明確,就是當上上述的中產,一個變好的故事又只能寫快樂結局的話,就一定關係到上面的中產。耐心看的話,這套系統以外的人,他們是不寫的,因為貼近人物生活是打動人的基礎。真正最頂層所不可高攀的人物,比如行會成員,就算化身成為古裝片,沒有一個皇帝可以類比董建華,他們連李嘉誠也不敢映射,所謂皇帝跟鮑魚店的店東性格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