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橘子
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Lisa確信能夠在牙科醫務所找到她的真命天子。於是,她幾乎每隔幾個月就去不同的診所洗牙,也每隔一段時間檢查牙齒。兩年後,Lisa還是單身,原因是…就算不在看牙醫的時候,她的樣貌本來就不怎麼討好。

妳,最近還好嗎?

舊情人未必可以做回朋友,但以前的追求對象又如何呢?我跟她是中學同學,當時喜歡她的原因,就因為一次我上堂悶得發慌,看見坐我旁邊的她正伏在書桌上睡覺,窗外的陽光從透進課室,她眉頭皺了一下睜開眼睛,剛好跟我的線視迎上。

【奇幻短篇】半透明人

在平常的情況下,我身體就跟所有人無異,但只要心裡有怯懦或者退縮等等負面的想法時,身體就會變成半透明,雖然看得見我的存在,但仔細點就能看見我身後的景物。媽媽沒有帶我去看醫生,因為她說不想自己的兒子被科學家圍著解剖或做各種不人道實驗,我當然也不想被解剖,所以我從沒要求過為了這件事去看醫生,只要時刻抱有正面的想法就好了。

「我上次用咗幾千蚊,已經喺日本生存咗半個月!去晒東京大部分景點,同你去嘅地方幾乎一樣!你呢啲咪唔識去旅行囉!」呢位同事,每次其他人去完旅行,佢都會即刻衝過去問人用幾多錢,再分享佢用幾少錢生存到幾多日…其實網路上亦有好多以「窮遊」自豪,再話其他人唔識去旅行嘅人。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點睇?」「過時啦!你夠膽換衫咩?你為咗件衫幾個月無理過班手足啦!」阿強嘅言論被眾人狂踩。無錯,臨近三十,幾乎每個月身邊都收到炸彈,再唔係就要夾錢買BB床,單身嘅…咪繼續單身囉。

一開始,由戲裡戲外都70歲嘅Ben,講解好多生活同工作上,兩代之間嘅大不同,例如Ben返工起身靠傳統鬧鐘,擺夠兩個喺床頭,但永遠唔會遲到。有事就用筆記薄記低,但從來唔會忘記任何野。揸車唔洗靠GPS,但總有捷徑比GPS更快到達目的地。有時候send一萬個短訊同e-mail,其實都不及親口面對面講一句,或一個來個愛的擁抱強而有力。

他眼前一黑倒下了,才意識到自己中槍,整個過程都沒有痛楚,痛覺來不及發出訊號就完結了。小善才趕到現場,哭到淚也乾了,拿出一把小刀,把阿豪的右手姆指割下來,又在額頭的傷口上取下少許腦內組織,把它裝在試管裡,用尚未完全變黑的血浸泡著。小善擦拭臉上的淚水,離開後巷。

「唔洗對住我哋嫁婆婆,我試吓send_msg畀你!」我表姊的兒子軒仔只得十歲,他拿著自己的手機跑到外婆的房間,把門關上,幾秒後,外婆的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音效。「軒仔!收到啊收到啊!」外婆大叫,軒仔又在房間錄了一段怪叫聲給外婆,外婆聽到之後笑得合不攏嘴。

自由是一種病

我出生的這個地方只有兩種人,我稱作藍色人和啡色人,意思是我們穿著不同顏色的衣服。我跟媽媽都屬於啡色人,每天天都沒光就要起來,吃過早飯後開始工作了,由於媽媽行動不便,所以由我來頂替她的位置,這裡的工作大概分兩種,一種是在室內生產簡單的製品,或幫忙洗其他房客的衣服。另一種則是戶外的,例如農務或其他較粗勞的工作。

「唉,好心你三十歲人少啲幻想啦。你腦入面諗嘅情節,只會喺AV裡面出現嫁咋。上次去澳洲夠話識個一齊流浪嘅女朋友啦,結果咪又係一丁友返黎。」

對不起,我老了:)

我坐在這裡已經二十多年了。每次分針指向十二,我便會張開眼睛,拉動手柄,打開大鐘的機關,播放出歡愉的音樂,裡面的小精靈會為大家跳舞。但相比起音樂,我更喜歡看著那些抬起頭來,全神貫注凝視著大鐘的小朋友們。當音樂演奏完畢,我又會拉動手柄把機關收回去,跟大家揮一揮手,重新合上眼睛睡覺。

當年因為沒有手機,所以甚少交換聯絡電話,大家心裡都知道,只要來到這個地方拿著一部Gameboy就能見面,寵物小精靈便是互相交流的橋樑,彼此間沒有「必須跟你交朋友」的約束,共存在同一空間也沒有壓力。反觀現在,交換面書已變成基本禮儀,除非你用完全不相關的假名,否則總有些八卦同事把你搜尋出來,然後提出交友邀請,隔日就不斷追問你「喂我add咗你,點解唔add我?懂不懂規矩?」

父親答應我只要能考到全班十名內就買一部Gameboy給我。結果我考第十二名,我回到家裡大哭,鐵石心腸的父親說:「下年畀心機考囉。」對於小孩子的我來說,要等一年,已經很久了…所以我把心一橫,趁鄰居不在家的時候從他背囊偷走了他的Gameboy。

我記得上年,iPhone6開售頭幾日,有個同事用iPad買搶到一部自用,第日全公司都笑佢蠢,難得抽到部可以炒雙倍價值嘅手機,竟然唔拎去炒而係自己拿黎用。尤其最激動嘅係清潔阿姐,可能佢前一晚走咗去AppleShop牛仔褲排隊,最後都買唔到電話所以心心不忿,佢直情一手拿住拖把,另一隻手指住個頭話我同事弱智。

大鑊了!小丑改邪歸正!

不管用什麼方法逃離瘋人院都好,小丑都第一時間去犯案。這就是為何蝙蝠俠每次都能抓住他的原因。今次的情況有點不同,小丑逃出之後一直沒有犯案…蝙蝠俠在葛咸城整整繞了一個圈,也沒有找到小丑,於是他納悶地回到蝙蝠洞。第一個景象映入眼廉的,是超人坐在地上,一邊傻笑一邊把披風披在頭上扮演小紅帽。

她患上一種叫「叮噹慌張症」的病,意思是每次在急忙的時候,都找不到想要的東西,像叮噹慌張時從百寶袋裡猛掏出各種垃圾,卻找不著有用的法寶。「哎呀我個散紙包呢?!落車要畀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