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橘子
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我嘅會考年代,有個old_school嘅詞彙叫「揸兜」,即係最差級別「U」。不過拿住U都唔洗真係揸兜,頂多一世做老闆隻狗。而家嘅DSE年代,雖然揸兜已經成絕響。不過照我親戚講法,幼稚園唔學非洲鼓就入唔到名校,之後一定考唔入Band1中學,最後讀唔到大學,就要揸兜做乞衣…

「家庭式位霸」

話說,今次我揀到個中間靚位,本來都預咗呢套戲會有好多小朋友大叫,但無法啦,加上咁樣氣氛都幾歡樂。我同女友準時入到場,發現成行都畀班細路坐晒,我望一望座位無錯,日期無錯,時間無錯,亦無買錯另一套戲,喺我茫然慌恐之際,一個疑似係老豆嘅男人就出聲:「唔好意思,我地係一家人,本來想買晒全行,但畀你兩個霸咗我兩個位,你可唔可以同我地調一調去隔離?」

任何男人都應該找個捉你「硬直」的女生,強如Ironman也只有小辣椒能食得住他。

我由衷建議創意零蛋的TVB用兩個人的故事拍成電視劇,一套叫《忘不了愛》,另一套叫《阿舜的故事》,當然一定要找真正的阿舜來演,別逼他記台詞了,自由發揮觀眾也會感動到噴淚流涕。

Minions唔愁無同伴。而我所講嘅同伴,並唔係隨時會喺背後插你一刀嘅仆街同事,或者總係有秘密唔可以講嘅伴侶,甚至唔係各自有際遇作導遊而越來越少見嘅昔日兄弟。而係一大班外形幾乎一樣,形影不離,語言相通,仲無性別之分嘅同伴。雖然佢地成日為咗搶香蕉而大打出手,但點都唔會有隔夜仇,每次行動一致,口吻又一致。

爛歸爛,一本從1999年連載至今的漫畫完結,結局還是忍不住再次拿起來看了。而第一個給我的感覺是,「這個真的是鳴人嗎?」。

我每次睇到都會全身發冷,第一個感覺是『劉備是個無良的老闆』。網絡上有些影片大家一定有看過,外表威猛的狗狗在美食面前流得滿地口水還是乖乖坐下,等主人一聲令下才敢撲上去吃。還有就是明知自己體型龐大,但在主人不斷呼召之下,仍是擠得臉容扭曲還是要從門縫間硬擠過去的老虎狗。

最後一批村民因營地著火而逃出來東奔西跑,慘被亂箭射死的慘況我還記憶尤新。作為敗者的下場當然很慘,指住鼻嘲笑少不免,那次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瘋狂「11」的恥辱…「算啦你咁嘅技術,都係返屋企打返單人模式算數。」

她專屬的「GPS男友」

「妳打開GoogleMap,睇吓自己喺邊,其實一出地鐵站望到7仔轉右就係啦。」「7仔?哦!」結果,半小時後她還是迷路了再打來求救。事後才知道原來她將眼前的7仔,自動套進地圖上顯示的7仔,她想去的地方在旺角,而她手上拿著的GoogleMap顯示是太子的某間7仔…

無論你幾夜放工返到屋企,鞋都未除就會走入我間房度鍚我一啖,同埋企喺床邊望我一陣先出返去。雖然你成日要飲酒應酬,返到屋企全身酒氣煙味,但係我會一邊詐訓,一邊聽住你企喺床邊時發出嘅鼻息,因為我覺得好有親切感。

用『愛』擊退大媽舞團

下次再遇上大媽在行人路上翩翩起舞,不論男女老少,應立刻上前,溫柔地牽住大媽的手,以嬰兒聲大叫:「媽媽~媽媽~媽媽~」。若情況許可,可以三人一組或五人一組進攻。我可以保證,全地球的嫖客,看見一個大媽被幾個二、三十歲牛高馬大的子女圍住,必定性慾全失,落荒而逃!

我連續幾日早午晚餐都係食雪糕,幾乎屙到我脫肛,連屙出黎嘅都有陣淡淡蜜瓜香味,但終於都畀我儲夠三十六個印花,可以一口氣換三個小盆栽喇!我拿拿聲衝落樓下,好有霸氣咁將三張貼滿印花嘅換領卷拍落櫃枱,個收銀妹妹仔都畀我嚇咗一跳,我就乘住呢股氣勢,好大聲咁講:「我想要三個奶奶頭!」

集體回憶是一盤生意

荔園在1997年結業當晚,入場費亦只需十元,小童半價。事隔十八年,除了個名一樣叫「荔園」之外,園內面目全非,當年入場費亦只夠我掟一次階磚換白箭黃箭。老實講,荔園喎,誰不想回憶啊?就算是未入過場的,相信父母也想帶小孩見識一下,以前老豆老母玩的機動遊戲,有幾咁old_school,不過…又唔抵得畀你呃錢咁解姐。

從那張照片山大哭崩了的眼神我能感受到,他才幾歲人仔,相信人生沒流過幾次血,現在滿口鮮血,母親卻用幾秒鐘來拍照,他的感想一定是:「真對不起呢媽媽,我很喜歡拍照沒錯,可是我很痛,實在笑不出來了。」

平滑而流線型嘅身軀,靈活蠕動嘅觸鬚,一飛起就震撼十三億人嘅翅膀,強而有力嘅八隻腳,都徹底咁將佢出賣咗…你老味!係隻曱甴!呢隻不知廉恥嘅曱甴竟然由我落車就痴住我眼角,一路跟住我返屋企!!乜你以為你暱嚮度就搵你唔到咩?無用嫁!情急之下我諗都唔諗就一野拍落去!再次睜開眼一睇…哈哈…哈哈哈,我真係笑咗出黎…

「羅宋湯?阿靚仔你係咪要泡菜湯啊?」個阿嬸講野鬼咁大聲荒死周圍嘅人聽唔到咁,我回頭一睇就有幾枱人望住我笑。「哦…係啊,要呢個。」不過,既然佢叫我靚仔咁就算啦︿我都唔想搞大件事。我畀完錢個阿嬸,佢就遞咗塊長方形嘅野畀我叫我留意拎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