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橘子
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我鼓起勇氣伸手去牽住阿Moon,她並沒有縮開!我心裡暗喜!但嚴格來說,我只是抓住了她的手,還不算牽…於是,我用生硬地把她的手指撐開,再將自己的手指塞進去,將兩人的手變成十指緊扣。阿Moon一直沒有把手鬆開。

補師最叻就係做後援,可謂無乜攻擊力可言。萬一同其他玩家發生爭執,首個被殺嘅目標一定係補師,簡直可以話係流動肥肉一舊。不過咁,我份人好犯賤,每一隻Game都鍾意做補師,一來有種去到邊度都被需要嘅感覺,二來唔知點解,我一見到其他玩家訓咗喺地,苦苦哀求我幫佢復活,呢種感覺真係難以言喻。

「你成日飲咖啡又唔飲水,唔健康啊!」她常常叮囑我喝水,有時候甚至用武力威逼的程度。「知啦…」我敷衍地喝一小口。「唔得!飲多啲!起碼飲到呢度!」她指著水壺上的容量標示,宛如母親逼孩子喝藥水一樣。

「飛啊!麥林號!」就可以令四驅車加速甚至旋轉,當然唔少得可以喺直路找出彎路嘅哥哥阿烈。而兩代主角都有一句相同口頭禪,就係「迷你四驅車不是玩具!」以前,我覺得好熱血!

「熱吖嘛,外國好多人都係咁著啦,唔好睇咩?」「就係太好睇,妳根本唔明白個重點。」「你識我嗰時我都係咁著嫁啦,咪以為我唔知,你成日出街偷偷地望其他女仔啦。」

「記唔記得今日係咩日子?」女友經常問我這個問題。每次聽見這個問題,我總會虎軀一震,心臟頓時停止跳動,腦袋高速轉動,究竟今日係咩日子?生日?相識?拍拖?拖手?百日?半百?做男人最緊要的是老實,但我知道如果我如實作答:「我點知啊?」就死梗了!

「你會唔會有一日好討厭我?」有一日,女朋友突然問我。相信當過男友的巴打們都有試過,女生除了某幾日會脾氣暴躁之外,還有些日子心情會莫名其妙變得憂鬱,嚴重缺乏安全感,不斷問一些千奇百怪的問題,譬如:「你會唔會對到我好厭?」「你會唔會覺得我好煩?」「點解你要對我咁好?」「我成日發脾氣你會唔會覺得我好衰?」

我患了不去旅行會死的病

我覺得花費生命為供樓而努力,就等如向地產霸權妥協。就好像放工回家立刻乖乖睡覺,養足精神迎接明天的工作,就是對無賴老闆投降一樣。所以,我要去旅行!

大家以為悟空是地球救世主?那就大錯特錯了。要不是莊子在人造人篇發明了時光機,讓未來版的社拉格斯帶著藥物回到現代,悟空就只是個因心臟病而死的沒用角色,地球被人造人所害宣告玩完,更別談什麼超西三代、四代、悟天也無緣出世…

只讓愛人看見的「醜」態

「哈哈,呢張影得好醜。」女朋友總喜愛跟我合照時扮鬼臉鬥醜怪。旅行時用單反相機拍下認真mode的靚相後,手機就是醜態盡露的收藏。看著這張跟她兩人鼻孔極限擴張的合照,回想起剛相識時,她只敢在拍照時擺出拘謹的Pose,至於鬥醜怪的合照比賽,我已不記得是誰先提出,又是從何時開始了。

單看見韓紅的死人樣已經好憎,配上洗腦式鳩叫山歌,就更憎。而被邀請來合唱的Eason,單是出現在台上已令港人呼歡拍手。單是共站在台上,那種喜愛與憎恨已教人精神崩裂。

傻強、肥仔明、大波欣、人妖、香腸、旺財、肥陳…學校時期,雖然作文堂死命用標點符號充字數,但我夠膽講,每個學生對於改花名,真係有種無限嘅創意。相信好多人都一定改過一個非常具侮辱成分嘅花名,又或者唔好彩俾人將性器官配置喺名字上。花名一改,你越唔鍾意,同學就越叫得多。你表現得鍾意,就更加順利成章成為你嘅稱號。

2002年的頂包罪,使他的演藝事業完完全全打進谷底,不喜歡他的人群起來蹂躪他,誓要他死無翻身之地。十年過去,謝霆鋒經歷了很多,結婚、離婚、拍戲、當影帝、當CEO、每年淨賺一愈億…他一直都沒有消失在鏡頭前,全世界都睇死他,但他只是默默的耕耘,拍戲受過傷無數次,但從沒有為了做新聞向人吹噓過。每一年都有人期待他出廣東碟,再踏上紅館…

「喂,你知唔知我尋晚幾猛料?!」David擺出一副得戚的嘴臉。「勾引到老闆個老婆啊?」老闆的老婆是個身材苗條,樣貌滿分的妙齡女子。「唔係啊,尋晚我呢做到八點幾,正諗住熄電腦走啦,點知老闆突然喺房大叫開會喎,嘩大佬我飯都未食啊!我咪扮聽唔到,喺佢面前拎袋走人,頭也不回!幾型啊!」

要來的終歸要來,避不了…有一次逛街,女朋友不經意地把我牽進Pandora 店裡。做什麼?還可以做什麼?難道進去買Panadol啊?

「喂,認唔認得我啊?」突然,有人拍我膊頭。「妳係…?」眼前的女生輪廓看起來相當清秀,眼神和體態都散發出一種成熟的魅力。「唔記得喇?我係阿喬啊,你中學同學呢。」「阿喬?」我簡直不敢相信,有這種大美人跟我同班我怎麼會想不起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