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橘子
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其實我諗大多數男人都唔係唔願早婚,而係唔敢!我朋友都大我幾年先結到,結婚>買樓>同居>生仔>供樓>供書教學…做完晒以上所有嘢,我已經係一個廢老。

女朋友雖然知道自己係長頭髮,但意識唔到自己係長頭髮…咩意思呢?每當佢要撥頭髮時,企喺隔離嘅我,塊面就好似被鞭打中咁。不過由於撥頭髮前無乜先兆,所以日子耐咗,我就唔當係一回事,畀頭髮鞭中眼都唔眨一下!

「點樣控制?教我玩吖~」「好簡單啫,好似打機咁,左邊控制升降,右邊就前後左右。」「係咪咁啊?」我望一望個螢幕,咦?呢個後腦咁熟口面嘅?我擰轉頭一睇!嘩!架女朋友高炒號喺正我後面直衝埋黎!

我初初以為邊個中二病諗出黎,原來教育局真係有呢份契約…網上亦有好多唔同角度嘅討論,有人話份嘢其實一早就存在,亦有人話係想自殺者知道有人陪佢經歷呢次難關,並唔係不負責任/強制性契約。

係我升咗上一間唔錯嘅中學,完全跟唔上進度。但其他同學望落都好似好聰明咁,點解佢哋乜都識?!點解我聽唔明?!第一年考試好差,但當年我鬼知乜嘢叫前途咩…最唔開心嘅原因,係畀同學笑蠢,畀老師冷嘲熱諷。返到屋企,我喊到豬頭咁,老豆返到黎望住份卷…

「師傅~人人都話你係生神仙,請問我點做先買到樓呢?」「呢啲嘢好講條命嘅,等我幫你!」師傅抄低我時辰八字,就屈指起勢咁計,又摘金錢龜殼,喺黃紙上面鬼畫符…睇完我隻掌,又望我面相。不過師傅愈計,條眉就愈皺,連我都開始緊張起黎。「點啊師傅?有冇得救?」「得!」

我一直以為男主角係太陽神之子,原來只係一個普通軍人…不過其實佢一啲都唔普通,型棍又大隻,格鬥天王兼神射手,可以用BB彈槍黎捉賊,無論情況幾危急都可以耍帥開玩笑。

「波特先生…想做我嘅寵物?」「佢係想你做佢隻寵物啊!」「對、對唔住,我太緊張!我而家就入去!波特先生可以隨時叫我出黎㗎!」講完呢句,多比彈一彈手指就閃咗入舊泡芙入面。「哈利,你要努力做一個出色嘅精靈訓練員…」「哦!」話口未完,哈利竟然一手拎起粒泡芙一啖食落肚!「啊啊啊!哈利你食咗多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利跟住我吶喊。

「呢幾日你去咗邊啊?我周圍搵你都搵你唔到…」「修行!」哈利展示佢二頭肌畀我睇。「點解你會喺牆入面行出黎?」「唔知啊,入面有間密室。我諗就係秘笈入面講嘅「精神時間房」。外面世界三日,等如喺入面三年!三年黎我都跟足本秘笈嘅方法修行!」「哈利,我想同你講呢,嗰兩本書其實係…」「唔好講咁多,快啲去上堂!」哈利泰龍將我成個人揪起衝去課室。

「影完未?」我企咗喺度十秒,女朋友先影到一幅相。「搞掂~好靚啊!」佢豎起姆指讚自己。我拎起部相機一睇,我好似識分身術咁有幾個殘影…「妳、妳對焦先影嘛…」

我回頭一望,個女仔五官都好清晰,仲幾靚女,短頭髮,眼大大,有少少BABY_FAT。今晚就係妳啦!我飛撲埋去將佢撳落地,做返一個正常男人都會做嘅事。最後因為太刺激所以醒咗!呼~我心情舒暢咁走入廁所,好似一個日本武士殺完人之後,威武堂堂咁抹返乾淨把武士刀。

他們的確站在雞蛋的一方

「阿Sir到底你有冇睇過本漫畫?你想知本漫畫係咪咸書,我可以借一套畀你睇。」「我就係有睇過,先會話你帶咸書!」訓導主任揭幾揭,指住成日露出胸部嘅野村朋子,佢露出咗胸部,鬼塚一副「很想要吧?」嘅死人樣,斜視望緊朋子個胸。(有睇過應該想像到個畫面)

「我哋第一次兩個人去睇戲啊~」第一次同佢去睇戲,兩個人食同一桶爆谷,隻手唔小心掂到都尷尷尬尬咁縮開,又借勢話「係咪好難拎呢?我坐埋啲!」拉起兩個座位中間阻鬼住晒嘅手柄,靠近坐埋去:「係咪易拎好多呢!以後都咁坐喇好無?」老實講,中間支死人柄頂鬼住我背脊,座椅中間條GAP又搞到我兩瓣屁股一高一低,話舒服就係呃人,不過為咗靠近女朋友,無計…

『你幫女友拎手袋啊?!係咪男人黎嫁?』有個朋友曾經咁樣恥笑過我。佢仲表示如果佢女朋友叫佢拎手袋,佢會頭也不回即飛咁話。呢個咁大爭議性嘅話題,到底拎好定唔拎好呢?如果唔拎,女朋友會唔會覺得我好無風度?如果拎…萬一畀人笑點算?

「嘩噢~好多鹿仔獸啊!」女朋友係咁樣稱呼佢哋。於是,佢就急不及待咁買咗一包鹿仙貝。嗰條十字包封紙都未拆開,鹿仔獸已經對佢手上包仙貝「鹿視眈眈」,個嘴郁郁吓咁。如果班鹿識得講嘢,我相信佢哋係講緊:『個女仔係咪買咗仙貝?』『開咗未?開咗未?』『準備衝啦喂兄弟!』『仙貝啊!』

尋晚去食譚仔,夜晚多人要搭枱是常識吧。咁啱隔離坐住兩個香港救星,地下放滿LV紙袋。佢哋兩個研究咗張餐牌好耐,我以為係諗緊應該叫酸辣定麻辣定糊辣定三哥酸…點知最後佢哋叫咗一碗過橋米線清湯些牙兩份食。喺呢個時候其中一個就開口講:「清湯少一塊rrr,要辣在這裡加!」佢指住枱面罇辣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