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橘子
藍橘子
藍橘子
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至今共推出七本個人小說,不停寫作,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lueGodzi

我是雅各,我想說的是…

我同貝拉係青梅竹馬嘅好朋友,由細玩到大,我老豆同貝拉老豆都認定我哋一對。無錯,貝拉陪我渡過一段既甜美,又難忘嘅童年時光。貝拉會命令我扮狗叫,又拋隻飛碟出去叫我用口咬返黎。真係好Sweet_Sweet。我心根深蒂固咁覺得,貝拉就係我嘅女皇,My_Queen_mother_fucker!直到有一日,我叼住隻飛碟去搵女皇貝拉嘅時候,佢跟埋個老母消失咗…剩返低個鬍鬚老豆。呀嗚~

大家千萬要留意,同事們唔係咩手信都收,有三大法則大家一定要遵守:一)禮物要花心思,嘢食要夠好食。二)阿信屋唔可以有得賣。三)之前未買過。

投胎之後就變咗做百變怪,我可以好自由咁變成任何寵物小精靈,亦可以變人類,雖然個樣點變都係兩粒點加一條線!除此之外。我仲可以上天下海,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迎接光輝歲月,風雨中抱緊自由。對住火屬性對手,我就變車厘龜,對住奇異種子我又變噴火龍。就連變比卡超都多粉絲過比卡超囉唔該。

魔人布歐給撒旦先生的信

第一次遇見你,在我用人類變成黏土建成的屋子外面,你為我帶來好吃的朱古力,還有會爆炸的GameBoy,我感到很快樂,所以沒有殺你。雖然你對我面露笑容,但我看出你其實怕得要命,我察覺到是自己的問題,只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有一次我出外拾了隻小狗回來,牠看見我不懂得逃跑…不,牠更像懶得逃跑。你說牠的腿受了傷,而且很瘦弱,看來是被人類拋棄了。拋棄?沒有人類毛管不是更自由嗎?為什麼會傷感?我把牠的傷治好,撒旦先生找來小狗吃的食物,牠總是黏著我,我很快樂,我暗地裡發誓絕不會拋棄牠。

多比只係一隻家養小精靈,不配同波特先生一齊,哭哭…不過,似乎波特先生都對多比有啲意思,佢送咗馬份老豆隻襪畀多比…多比Is_Free~

究竟一個小學生,讀書為咗乜?教育局局長就係咁答:「畀小朋友打好基礎,將來為社會作出貢獻。」我一聽到個答案,直頭打咗個冷震…

子華幾乎每年都講阿強,我亦確信阿強同子華係好好朋友。我自己面書朋友數量有好多,莫講話熟到令我經常提起佢,甚至好多所謂朋友,要面書提我先記得佢生日。而子華至少每一次打風,都會叫阿強上佢屋企打麻將吖。就算香港有李氏力牆,大不了咪一齊捱眼訓返工囉!

昨晚,我造了一個夢

「選一個。」聲音從上方傳來,天花板懸吊著一塊染滿血的巨石。盤上有被砸爛的鐵鏈和鎖的碎片,地上有五雙腿被鎖鏈鎖住,男人的腿沒有被鎖,我下意識摸索男人的褲袋,果然被我找到鎖匙。我在每雙腿上的鎖都試一遍,最後只得一雙穿著高跟鞋的腿能解開鎖鏈。說畢,女友絕望地閉上眼睛,因為她穿的是平底鞋。我跑回去初戀情人前,掏出褲袋裡的鎖匙幫她解開鎖扣,一手將她扯圓盤。就在她離開圓盤後的一剎那,天花板的巨石重重壓下,爆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巨響。

唔知由幾時開始,因為怕屋企人問長問短,嫌三嫌四,唔單止工作上問題,就連去旅行都係前一日先通知。因為就算係好簡單去個日本旅行,佢哋都可以問一堆問題:「又去日本?公司畀你請假咩?請咁多假驚唔驚炒你?又搭凌晨機啊點解唔訓多陣啊?」

妳視遊戲機為比第三者更邪惡的魔鬼,因為每次男友全神貫注牛咁眼望實螢幕的衰樣和眼神,是他看著妳時從未出現過的。每次男友跟妳行街Shopping,總是裝作不經意睇錶,但他打機連日夜也分不清。

鄧不利多說莉莉在哈利體內留下偉大的母愛,我卻說詹姆肯定在哈利體內留下對我的仇恨基因。第一年哈利進入霍格華茲時飛天掃把被下了咒語,我救他,他還誤會是我幹的。雷木思·路平是個狼人,天狼星當天也有份欺負我,我闖入敵陣救哈利離開,他竟然用魔法打我…到路平變成狼人還不是躲在我的背後?!呸!沒腦的哈利還怪我殺死鄧不利多,要不是由我來殺死他,那老魔杖就落入佛地魔的支配了!賤種!賤種!呸。

戲中帶出了很多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到底乜嘢時候,一個人會想死?』『乜情況下會幫一個人自殺?』『發生咗乜事,令一個人好憎人類?』

「我好想要六芒星啊!幾時影返張?」起初大家都好熱烈咁討論,究竟邊個應該企咩位?每隔一陣我都會問「咁即係幾時影啫?」但佢哋都無回應我…原來佢哋以為我只係想開心Share。當我話「其實我認真想影一幅…」,佢哋態度就180度轉變…「你講真㗎?咁白痴,畀公司同事見到點算。」朋友A咁講。「我老婆見到會同我離婚。」朋友B拿老婆做擋箭牌。「我仲洗見人嘅?」朋友C突然顧及形象。「朋友D已閱讀」朋友D一向已讀不回。

點解我一定要用面書表態?

『點解你唔轉頭像?點解人地咁慘,你仲出埋啲無營養潮文,到底你係咪冷血?』我想知,我需唔需要由閉關,將心情下調到谷底三日以示為事件感到悲憤?

其中一個叫阿Ca嘅導師走過黎,「喂,不如我同你一組~」雖然阿Ca係導師,但其實只係大過我幾年嘅中七師姊,經常束住條馬尾,外表有種鄰家姐姐嘅Feel。我最期待嘅畫面終於出現!「好啊!」我諗都唔諗就應承。之後佢就幫我用黑布蒙住塊面:「點啊睇唔睇到我?」「睇唔到…」但我其實聽到阿Ca靠得我好近,搞到我好緊張。

男性寬厚的背部是魅力所在這個可以理解,但為什麼女生要用來取暖呢?而且是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像刺客一樣將雪條手緊貼在男友的背脊上,然後發出宛如在冰天雪地泡進溫泉的「噢~」一聲。有時是從背後偷襲,但更多時候是跟女友擁抱時她的手不規矩地鑽進衣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