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月
藍月
小時候總愛畫白天藍雲,現在明白只有藍天白雲,就再畫不出白天藍雲了。

一年容易又BA花草

第一年入學時,看到花草選舉的dembeat造勢,真是大開眼界。他們把花草整個人頭放在大旗和易拉架等等,整首beat都在歌頌他們有多漂亮,又或多才多藝。看到一眾BASOC莊員忘我dembeat,圍觀者又對著花草叫囂吶喊,我有一刻想起毛主席搞的個人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