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精維他奶
麥精維他奶
麥精維他奶

為咗香港嘅長治久安,我地要先破後立,將呢個咁腐敗嘅社會制度徹底摧毀,建立真正民主,平等嘅社會制度,只有咁樣,香港人先可以贏到呢場戰爭,香港人,先可以重新贏返香港。

面對沒人性的,看似不動如山的政權。有人會選擇逃避,有人會選擇投靠,但這次香港的革命之戰,終於有人打算要加入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令自己的力量更壯大。但人到了後,心境也要壯大。也許眼前的敵人很強大,也許我們是赤手空拳面對哥斯拉。但既然這場仗無論如何都要打,那我們就要有比他們更強的爭勝覺悟。仗,一天還沒打完,一天還未輸。但如果心態上輸了,那你只是在打一場一定會輸的仗。

林鄭自晉身成為司局長以來,一直對新界丁權打主意。由擔任發展局局長時希望丁權在二零二九年斷尾,到現時高等法院處理的丁權案,都揭露了林鄭干擾新界丁權良好運作的狼子野心。令原居民權利受到限制,自不然人人都義憤填,以下便是一段鄉議局局長劉業強先生為原居民權益發聲的採訪報導。

我出生在一個傳統泛民家庭,家中兩老,一個是當年二十多歲,冒著八號風球狂風暴雨聲援的憤青,另一個是留意時弊的家庭主婦,加上由小到大,家中一直培養我的求知慾,在中三四時我已經大概知道六四所謂何事。當年正值零八奧運之後,全港為中國舉辦盛事而歡欣雀躍,「我是中國人」的聲音不絕於耳,中國人情懷加上批判思考,使得「建設民主中國」成為當時的思想主軸。當年,我就是前往維園的一份子,聽著自由花,想著中國民主的路向該如何走。

作為近年第二支進入亞冠嘅香港球隊,傑志係2017年踏上咗亞冠嘅征途。係亞冠賽場入面,同組嘅對手包括有日本千葉縣嘅柏雷素爾,南韓嘅全北汽車,同埋中國嘅天津權健。縱使傑志近年已經成為本地爭標分子,面對中日韓聯賽嘅勁旅,亦都舉步維艱。由零比三,零比六大敗嘅苦,到兩場零比一飲恨嘅辛酸,再到一比零獲勝嘅甘美,傑志呢六場嘅分組賽,對球員而言,佢地係球場上面對高幾班嘅球員,快幾倍嘅節奏,一定能夠成為之後令佢地更上一層樓嘅資本,同時,球迷亦都藉住同心愛嘅球隊出征,了解到愛一隊波,究竟係咩嘅一回事。呢次亞冠盃,對傑志上上下下嚟講,可謂一步一腳印。

你做會員登記嘅Promotion 唔係問題,你點都唔會係個Cashier 度做下話?一來你間野嘅顧客,由十幾歲到七十幾歲都有,每個人用部電話嘅能力都唔同,個啲收銀就好似區議員開手機班咁幫人登記,佢個登記Procedure 又唔係短喎,正常程序起馬每人都攪返三五分鐘,我Shopping 完,梗係想拿拿臨比完錢就走架啦,你點會係一個人購物過程入面最心急嘅一步走去阻住人架。

香港你話無呢啲地方咩?咁又唔係無,但係香港最大嘅問題,就係貴租。即使出面有人整咗個場出嚟比人租嚟用,普通嘅學生根本就唔會有能力負擔到長期係果度打躉嘅開支。香港人見錢開眼我相信大家都知架啦,就算你呢啲Engineer Hub 幾有意義,大地主們都係唔會減你租架嘛,同埋就算有呢啲Common,主要對象都係Start Up,學生?你都係去返自修室做功課先啦。

生仔係一個自私嘅決定,個仔生咗出嚟亦都無得揀,變咗養仔就成為咗一個自私決定埋單嘅過程,畢竟一個人未必係想出世,你局咗佢出世已經夠慘。如果生出嚟仲要無人理,無人養,咁就無論係完全無考慮過個仔嘅感受。而既然你都真係唔理,同時你都無罪惡感,咁點解唔戴袋?又或者意外懷孕嘅,點解唔落咗佢?

香港地少,租金高昂,香港人又現實得很,渴望進步,情況尤如一個夾公仔的高手,每天拿著幾隻巨型毛公仔回家,卻發現房間已無空間放置新的戰利品,去舊迎新看似也無可奈何。冰廳茶記?總不及我的韓國菜,珍珠奶茶吸引吧。屋邨文具店?太狹窄了吧,賣的東西又不花俏時尚,我還是上淘寶淘一下比較化算。港產軟糖?不吃也知道Haribo 比較好吃吧?

呢個世界有好多好嘅上莊,係你Dup Proposal 果陣預防你做錯事,事事關心處處關懷,但係總會有啲人唔知點解,平時仲係和藹可親嘅師兄師姐,係知道你上莊之後,往往就會黑起一副老鬼嘴臉對住你,凡事挑剔。 係Con會有理無理都鬧到你狗血淋頭。有好多人都俾人鬧到喊,唔開心,甚至乎Quit埋莊都仲係覺得自己做錯事。有好多嘢都係因為為果份熱血,即使連尊嚴都無埋都好,都會吞咗口氣佢。

「連我都可以行到上台… 我真係冇嘢好講。/我亦都知道,大家最喜愛我嘅,唔係係歌曲上面。」去表達其實自己並唔適合呢個獎。但係,佢亦都可以用自己演藝人協會主席嘅身份,去為香港樂壇去出力,去勉勵一眾台下嘅歌手。聽下聽下,其實成件事已經唔係再玩膠,而係對成個香港娛樂圈嘅新人嘅一個勉勵,希望大家可以攜手向前進。

人生頭二十年,人生嘅所謂目標,多數都唔係自己訂嘅,讀完書,考試,學野,目標多數都係呀爸呀媽訂嘅,又有可能係社會定嘅。但可幸嘅係,果陣嘅我地,亦都未至於要諗人生嘅意義,每日做完功課有得玩,有得打波,已經十分之滿足。但係隨住人越大,對人生嘅主導權就越黎越大,想做嘅野亦都越嚟越多。但係香港人就好似The Sims 入面啲角色咁,要做啲咩,之後點行,就好似整定嘅咁,根本就不由自主,咁仲講啲咩「自己嘅目標」?

3am

我可是一個浪子,我要感謝妳給了我自由,我要痛痛快快的向妳道別。這樣才可以掩飾我心底的難堪與不甘。

我地今次會運用啲咩條件嚟發達呢?首先,無物業,或者持物業無需交稅嘅人會有,即係有物業,甚至係有大額物業嘅人唔會有呢筆錢。之後,退稅少於四千元而又無交薪俸稅嘅會有,雖然薪俸稅稅階唔高,但係你都要起馬有一筆穩定而唔算太差嘅收入先需要交薪俸稅,同時,如果你係其他範疇要徵多過四千蚊稅,即係你起馬會有啲資產或者有其他可徵稅嘅收入啦。

紙巾

隨住日子嘅過去,主人食飯又用一張,同男朋友睇戲又用幾張,我個身就變得越嚟越薄,我嘅外表亦都因為受到主人手袋入面唔同物品嘅擠壓而變得破落。但係我仍然唔敢怠慢,盡力去伸直自己嘅身體,令自己挺啲,希望主人他日用我果陣,我唔係一張核突嘅紙巾,唔會搞到主人連用都唔用我就將我運去堆填區。你話我做紙巾做到咁博做咩?無架,「I am borned to serve.」 呀嘛。

男女通吃的社會

係呢個階段,大家都對住呢位教練死咬唔放,如果佢係有做過,我都覺得佢係斯文敗類,人人得而誅之,但係事實上,呢件事係咪真係有發生過,到而家,甚至未來都係好難去蓋棺定論,係我自己嘅角度去睇,我亦都唔覺得一個女仔會為咗上位而衝出黎認比人非禮過,但如果佢只係順粹地希望呢位教練身敗名裂,而去將呢件事擺上枱玩謝人,咁又有無咁嘅可能先?唔好話我陰謀論,之前有一單女仔箍煲不邃,老羞成怒咁告個男仔衰十一又有,再有好耐之前仲佔緊旺嘅時候,有一班藍絲呀嬸話佔旺嘅人非禮又有,孰是孰非,無人會知道。但係以上嘅個案都可能只係呢班可能係受害者嘅人為左私利 (例如感情問題或者政治取態)而以自己嘅身體威逼其他人。兩件事都係無頭無尾,各自表述,點解大家係對住藍絲呀嬸果陣就一笑置之,對住香港嘅運動員就同仇敵愾?又唔會有人話呢啲訕笑會對藍絲呀嬸做成二次傷害?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