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藍
昕藍
一名相信社會能變得更美好的悲觀者。閒時喜歡拿筆發夢。盡量不讓自己太忙。因為 忙、忘、亡。

從上年九月份開始,課室的兩部冷氣都是一直吹著暖風。在每日平均30度的高溫環境,與其留在課室內上堂,倒不如站在課室外乘涼。我們向學校反映了這一點,但經過機電署、審計署兩個部門來來回回數百回合討論和視察後,一部能吹出冷風的冷氣終於在上年12月尾成功安裝。也許,學校想教導我們「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而且,根據筆者統計,我校至少有四個掛牆鐘是壞的。它們永遠保持了一秒間的永恆。經過一個月的苦待,它們才終於恢復正常。筆者猜想,審計署終於批好一筆購買電池的經費了。

校規、prefect並不是做乜__的

老師應該以身作則,對於違反校規的同學給予懲罰,而非隻眼開隻眼閉。因為這種歪風只會令到一眾prefect覺得老師是因為害怕某些犯規常客,如果自己給予懲罰,會否遭受該些惡霸辱罵?如果老師給予prefect更大的權力,並成為他們的支柱,或許這能給予他們一份勇氣,勇於指正同學的違規行為。至於有些prefect沒有出紙懲罰違規的同學,是出於給予好心的勸告。畢竟人非草木般冷血,沒有人會想把別人置諸於死地。

偽全民教育

我校入大學率只有一半,入三大的更少。老師的願望無非就是想提高入大學率,重新增加學校的名氣。在我看來,這只是個天大的笑話。從我校的資源投資分佈來看,明顯偏重精英班(在筆者這一級,便是選修化學的一班),最好的老師,最多的活動。我想說的是,在這種不公的情況下,最多只能衝幾個5**,因為備受栽培的就只有四十人。這種情況下,D、E班的人就感覺是被忽略的一群,什麼發奮的火苗都給撲滅。入大學率是永遠不可能提升。去年中六,我在D班的壁報上看見了一句話「今天你看我不起,明天你高攀不起」,這一句包含多了積累已久的怨和恨。但若果,在公開試有就讀D、E班的人考獲佳績,有任教的老師就會使勁往自己臉上貼金,說自己多麼不偏不倚,多麼有教無類。

我在城市論壇節目中聽到一位老人是這樣說的。「現在,我們能夠在這裡暢所欲言,你們怎們能說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新聞自由?」我不禁認為眼前的老者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薛西弗斯,胸襟比天空更廣闊。我只能說,如果當香港人連在城市論壇的發言機會都沒有,那麼這個城市就已經徹底地game over。在種種不利先兆都浮現之時,你還在得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