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
明月
明月
香港土生土長青年,喜歡分享音樂和議論政治。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moonwinemusic

甘地雖然在政治上具影響力,但他主張的非暴力抗爭絕對不是印度獨立的成功因素。印度之所以能夠獨立,近因有兵變和眾多的暴動,遠因除了甘地的事蹟外,還有更重要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所帶來的反西方民族獨立運動。

有網民指出此截圖可能是斷章取義,因為梁天琦在說「我地唔係中國嘅一份子」之前,還有一句「係九七之前」。重看香港電台稍後上載的片段,可以證明此言非虛,梁天琦當時所講的全句的確是「係九七之前,我地唔係中國嘅一份子」。

佳節,就唔好扮毒撚啦

好多偽毒人士,明明自己有女,可能只係個晚有事無街出,就叫埋一份話自己好毒;又有人食女無數,只係咁岩今年呢個時段single 中,又話自己好毒。

無論泛民投乜票,都左右唔到大局,大家都係等死。根據《基本法》同立法會議事規則,政府所有提交上立法會嘅議案,只須過半出席議員贊成就可以通過,而由議員提出嘅議案就要分組點票,地區直選同功能組別同時過半數先得,係咪好唔公平,政府玩哂呢?而《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係由政府提交嘅議案,只要過半數議員同意就會通過。

現在的年青人為什麼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因為大部份當今的青年都是香港土生土長,很少踏觸鬼國;因為主權移交後,年青人感到中國對香港做過很多政治干預,削弱香港自由;因為年青人從網上世界目睹到蝗蟲到全世界都出醜,自然不齒與強國人為伍;因為自己到大學飯堂吃飯時都被普通話包圍,感到自己比大陸人更像個異鄉人。

當小孩子問成人:「可唔可以只係要開心呀?」成人反問:「咁你想唔想要唔開心呀?」小孩說:「我只係想要開心,唔想要唔開心。」成人就會回答:「如果無唔開心既事,你又點會覺得開心呢?」

背棄了理想的黃家駒

Beyond為了打入主流市場,放棄了原本自己的曲風。雖然家駒曾經回應過罵他搖滾叛徒的人說:「我哋知道自己做緊乜嘢,當多咗人去聽Beyond嘅歌後,就會玩番自己鍾意嘅音樂」。可惜天妒英才,家駒沒有機會履行他的承諾,而Beyond的成就則變成了「在香港,要成功就先要背棄理想」的代表故事。

不一定逝去的搖滾夢

「搖滾精神不會死,它只會慢慢在生命中逝去」?如果你沒有那位朋友,也許你還會認同每人成長的路都會是這樣。但正正是因為你生命中遇上那位朋友,你才明白到搖滾精神逝不逝去,某程度上是你自己的一個選擇

聞說3月17日,有一班港大學生係學生會大樓餐廳對出既地方悼念六四,拎咪大聲唱《民主會戰勝歸來》、《自由花》等等紀念六四既歌曲。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竟然今時今日仲有人會唱呢類歌。我心諗,如果有朋友係我面前唱《民主會戰勝歸來》,我真係會同佢絕交。

60後管理層無管理智慧?

「呀明,尋日個份report我講過係要10頁紙架喎,做乜你地交畀我個份有11頁紙?」60後上司說。「哦,頭個一頁係目錄黎既,寫左Session1係第幾頁、Session2係第幾頁咁解姐,無內容既。只要唔要左第一頁紙就得,無大問題…」我還沒有說,「咩無大問題?!」上司便搶著說「你明唔明?依家你地份report有11頁呀!公司standardize左呢份report要係10頁,頁數唔岩呀依家!」

如果改編者是直線,筆者相信他大抵是不反對城邦自治學說的人,只是對陳雲「講就凶狠」的作風有所譏諷。同時筆者亦相信,香港有不少這類人的存在:同意中港區隔、樂見本土主義抬頭,卻對陳雲的處事方式有所保留。

恆指單日下跌290點,雷鼎鳴在10月3日指恆指每跌一點代表香港的名義財富蒸法十億港元,以此推算滬港通令香港消失了2900億港元。同樣地為了方便計算和免去爭拗,筆者照樣學雷鼎鳴教授把2900億打個五折,得出市場所估計滬港通對香港整體的損失達1450億,相當於每個香港人平均要承受20,700萬港元左右的損失,是港人平均月入$14,000的一點五倍。

【短篇小說】彌敦道的男女

在我心目中,雯雯不算漂亮,但卻散發出那一種「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氣質,她腦海裡總有很多文學和歷史的慧根,偶然跟我討論政治,連我這個理科學生都給她感染了,關心香港政治。

罷課不罷學 VS 愛國不愛黨

「罷課不罷學」一句,旨在說明他們雖然搞罷課,卻會從另一個渠道去學習。小弟第一次聽到這句口號時,已經覺得似曾相識,簡直就像是泛民主派多年來的口號:「愛國不愛黨」。泛民不愛共產黨就不愛共產黨好了,卻又要把愛國掛在嘴邊,令立場變得模糊難辯,你到底是想中華人民共和國變好,還是想打倒中國人民共和國呢?以同樣思維去看,「罷課不罷學」正正是「愛國不愛黨」的同系列產物,各大專院校一起罷課就好了,但學聯同時又提倡不罷學,不就是模糊了自己的初衷,偏離了罷課達真正目的?

陳樂基和張心杰的所謂合唱,就更加顯示比賽的安排上不適當,張心杰負責唱主音部,而陳樂基總是唱和音部,和音對技巧的需求比主音更大,卻容易被蓋在主音背後。如此差異的對待,對Rocky來說實在是太不公道。情況就好像是選美比賽,大會指定安排1號佳麗化厚妝而2號佳麗只能化淡妝,在問答環節問1號佳麗「你最欣賞邊個偉人,同埋有咩原因?」而問2號佳麗「三加四等如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