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言
擇言
擇言
每個禮拜有15分鐘嘅話歡迎你加入粵典編輯組。 words.hk計劃: http://words.hkFacebook專頁

前日數學家John_Nash車禍離世,見到各大香港傳媒將佢嘅姓氏Nash譯做「納什(naap6_sap6)」,聽起上嚟同「垃圾(laap6_saap3)」近音,認真大不敬。譯人名、地名,除咗讀音要貼近原文,仲要易讀易記,又要避開騎呢嘅諧音,實在係大有學問。

針灸有冇用?

好多人一聽到有人質疑傳統、質疑中醫就會起晒摃,認為係一班盲信科學嘅人嘅惡意攻擊。今日喺言談中我提起對針灸嘅質疑、講到針灸只不過係心理作用,又再受到一輪討伐。我唔係西醫、中醫,又唔係科學迷。我只係想由一個普通人嘅角度講下,點解由我所知嘅資料去判斷,我會得出「針灸冇用」呢個結論。

首先考大家一條連線題。插頭、插座、插蘇,分別對應右邊嘅 A 定係 B?(搵張紙寫低答案,之後再睇落去)

點解我學極都唔識英文?

香港教育局整咗全世界最神奇嘅英語課程。首先佢令到全港嘅細路都要讀12年英文。假設每個星期有7節35分鐘嘅英文堂,喺小學加中學入面,不論你係中文定係英文中學,你起碼用咗人生嘅1400個鐘頭去學英文。更神奇嘅係,你真係學咗好多英文,之但係讀完之後你又真係乜都唔識。

四代香港人,都係劣等人種

不勞而獲係大家不斷重覆緊嘅公式。住喺一個地方,乜都唔做,就會安居樂業;揀一個行業,安安份份,就可以飛黃騰達;買股票買樓,擺佢喺度,自自然然就會升;生幾個細路,唔使理佢,養大咗佢哋就會供養自己過世。甚至平日嘅消遣,都係買一張六合彩或者買馬,一切都係建基於呢句四字真言。

香港傳媒對「排行榜」情有獨鍾,今次EF公佈「全球英語排名」,各大傳媒亦有爭相報導,據稱香港嘅英語排名跌咗兩位,跌到同中國、日本咁上下水平,喺中級應用者嘅孻尾。似乎今日又係港人英語水平最黑暗嘅一日,大家已經用呢個結果大造文章,繼續好似春秋二祭噉哀悼香港粵英雙語傳統已死。我想同大家睇下香港點解表現得咁差,不過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

堅尼地道係堅道而家嘅唯一出口,平時堅尼地道塞車,就會堅道、般含道都郁唔到,又都會令西邊街、薄扶林道上山,德輔道西同皇后大道西嘅西行線大塞車。

為「小三」平反

我諗大家不如認咗佢,承認匪語嘅問題唔在於詞語本身,唔在於構詞、辨義、或者任何偽學術嘅理由,而係來源地。當我哋睇嘅文章九成九係來自大陸、台灣,新詞必然係由「匪語區」引入。你禁絕咗一個「小三」,仲有千千萬萬個「小三」。除非我哋可以扭轉局勢做返文化輸出地,否則長此下去無論大家整幾多個匪語表都好,大家只會見到越嚟越多外來嘅新字,每日會見到新嘅「匪語」。

香港係一個同情心爆棚嘅社會,所以大家要學識唔好用武力對抗強權,而係要做一啲非武力嘅行為去強調自己有嘅悽慘。例如寫一篇長文去引起大家嘅圍攻,然後以網路欺凌受害者嘅姿態接受傳媒妨問(因為大家唔會睇原文,所以你寫嘅嘢幾偏頗幾煽動都冇所謂)。當然你要堅守自己嘅人物設定,無論你平時幾聲大夾惡,都一定要忍。只要你可以包裝自己做一個雞蛋同牆嘅故事,主流傳媒永遠會喺雞蛋嗰邊。

原來阿仔當我係工人咋

我同阿仔講以前個個都話「若要生活好,訓身利物浦」,點知佢一句「怎么不押韵」就秒殺咗我。係喎,呢啲嘢用普通話讀梗係冇晒神緒啦。我一時唔覺意叫咗切爾西做車路士,又俾阿仔笑咗兩句,話我「土得不靠谱」。不過利物浦贏波,我心情好廢事同佢拗。

為人父母,仔女嘅前途一定係最緊要。如果同仔女淨係識講廣東話會乞食嘅,我點都會俾佢學普通話。但係如果為咗早啲學識普通話,要犧牲仔女嘅學習,我就絕對唔會容許。而用普通話教中文,正正就係一樣令到我哋香港下一代變蠢變鈍嘅愚民政策。

廣東話,喬叟、莎翁之間

喬叟被譽為係「英語文學之父」,但係睇睇佢嘅《根德伯里故事集》,不過係拼拼湊湊嘅生活插曲,用「七十二家房客」嘅形式道出社會百態。再後推200年,莎士比亞嘅戲劇,雖然係英文嘅至聖經典,不過一切都係上承拉丁希臘,就好似將歐洲嘅文化換隻本土語言。

紙字典嘅執著

我由細到大都好鍾意紙字典。細個屋企個書架,上面就放咗好多本字典。我記得有先生同過我講,如果我記得晒成本英文字典嘅字,我英文就會好叻,所以《牛津英漢高階詞典》喺我心目中有好高地位。因為屋企少書,我得閒冇嘢做就會揭字典當小說噉睇,我當然冇記晒一本字典幾萬隻字,但係積埋積埋學咗唔少生字。同時我亦都培養咗一種極速查字典嘅能力。熟手嘅字典,就算有千幾頁,我一揭就知大概係咩部首咩字母,揭錯咗,揭多幾次就會搵到,覺得自己好叻(大個之後先知道呢個方法叫二元搜索/binary search)。

大概到咗1880年,為咗建立「法國認同」,教育當局開始推動以巴黎話為基礎嘅「普通話」。呢樣嘢唔可以一輒而就。第一步,就係將法語 (Le Français),定義做巴黎話,作為全國嘅學校語言。而其他法國境內嘅語言呢?就係「非官方語言的法國方言 (Les dialectes)」。講標準法語嘅就係高等人,講其他語言,講方言嘅就係鄉下佬。學校唔再容許其他語言嘅存在,法國全國上下要用「巴教法」,以巴黎話教法文。本身講地方話嘅人,就只可以返屋企同屋企人講 。

保護廣東話,唔使講原因

你可能會覺得我喺度貶低緊廣東話。但係我正正要帶出,要保護一隻語言,其實唔使堆砌幾百個理由,亦都唔使踩低其他語言去抬高自己。如果我哋一味抹黑附近語言,話潮汕話好多字寫唔出、客家話無特色、上海話少聲調、官話冇入聲,從而抬高自己,噉其他族群嘅人仲點會撐粵語?

粵語衰亡,有乜可以做?

如果用人嘅生命去比喻語言,有啲語言經已病入膏肓,處於彌留之際,得返一兩個人識講,唔知可以擺幾耐。有啲語言情況轉差,但係仲有好多人講,只不過係話者減少,係病,但係未即刻死。粵語係後者,但係唔知點解粵語人對自己嘅語言就好似對末期病人一樣,一味做善終護理。一眾文化人,其實粵語未死,粵語依然係香港嘅實質(de facto)官方語言/共通語。而家做嘢嘅話,可能有得救。

頁 3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