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Damon
陳Damon
陳Damon
陳Damon,或Chan大文,愛音樂聽音樂讀音樂寫音樂。中學時開始是網絡活躍份子,開始對音樂講東講西亦開始與音樂結下孽緣。最終由網絡寫到實體傳媒,文章散落在NUYOY、南方都市報、明報及信報等。構成陳大文的材料除了音樂還有城市、電視、藝術⋯⋯你有興趣嗎,那歡迎你到好人角落【長角】

給人家三四千,要人家為你一星期工作六天,住在你香港細細的家,冇自由冇娛樂仲要成為社會公認的低下層,再加上離家別井,講得好聽就係人家來打工,其實有良心肯正面面對這件事的,就明白這是徹徹底底的剥削,是不合時宜的勞(奴)工制度。在廿一世紀的香港,根本不應再出現。

他們會說,這樣做就錯了,這樣做就出師無名,這樣做就拉跨運動,這樣做就令我們不再站在和平理性爭取民主的道德高地。確實,說到尾,其實香港很多人只不過想佔領「道德高地」多於想幫香港爭取民主,盡是在想如何可以在鏡頭在市民在學生前如何理直氣壯說自己道德情操高尙所於想幫香港刪洗所有中國赤化的禍害。

防膠之心不可無

著名左膠不作膠事,就可以脫膠,正如毒男脫毒,一樣道理。又正如學民思潮曾被形容為左膠,但係最近的果斷決定已脫膠好耐。雖然之前果張通緝海報係有點過火,但我認為係情有可原,因為全部有歴史根據,大家已經冇本錢再輸,「左膠」其實係給所有有份參與是次社會運動的人的一個最大警惕,回望歴史,認淸錯誤,今次,香港人,唔可以再只係畀D 掌聲自己,因為全世界已經畀緊掌聲你地;唔需要自己影大合照,因為全世界已在幫你影大合照。今次,唔再只係撤退的階段性勝利,而係有實際回報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