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筆聊生
文筆聊生
文筆聊生
希望用筆寫下段段文字,配合自己拍的照片,聊聊生活的點滴,抒發感情。一個戀字和戀相狂,希望透過文字和照片,紀錄不同的故事,寫下生活的感悟,分享給身邊的人看。http://www.facebook.com/WenBiLiaoSheng

所謂MK,根據香港網絡大典,指的是有紋身、把頭髮染成鮮色、盲目跟隨潮流而不倫不類的人。

捉緊關係

今時今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是如此脆弱。一旦失去了通訊工具,彷彿此生就無法找到對方。當Facebook壞了,我們的「朋友」消失了一大半,因為我們從前都不知道他們的電話號碼

當我們跟家人吵架時,總是會說:「因為係屋企人,我先至會講得咁直接姐!」對著家人,我們不想再戴著面具做人,令自己的本性都表露無遺,不過,這些真的是你的本性嗎?

友﹒愛

別人說:「人生中,你總會愛上幾個賤人。」我說:「人生中,你總會愛上幾個好人。」這些好人,對所有朋友就如對情人一樣,分不清到底他是否愛上了你。

上下莊

我相信大部分的上莊都不是為罵而罵,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做得更好。然而,有些上莊仍然強逼下莊舉辦一些傳統的活動,仍然希望把自己的一套放在下莊身上,仍然希望監督下莊的一舉一動,這是對嗎?活動薪火相傳,固然有其意義,但這些意義還適合於今時今日嗎?取消或保留活動的決定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知道這些決定背後的原因,而不要純粹因為上莊的堅持而作出決定。所謂「莊莊有本難唸的經」,適合上莊的一套未必適合下莊,因為雙方都擁有不同性格的莊員。作為上莊,仿如父母,看見他們正式上任後,就應該放手讓他們走自己的路,給予他們自由地創出新的天地。

自2003年香港簽署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CEPA),香港變成一個怎麼樣的鬼地方 ?一間一間的特色小鋪接二連三地倒閉,換來的是一式一樣的連鎖集團,一條西洋菜街就有數間的百老匯、豐澤、莎莎等等,為的是迎合大陸遊客。樓價愈炒愈高,樓房裡卻空無一人,年青人和上班一族愈來愈難上樓。

農村教育

知識,未必能夠改變命運。不過,沒有知識的話,就一定無法扭轉命運。法國哲學家愛爾維修曾經說過:「即使是普通孩子,只要教育得法,也會成為不平凡的人。」以上的問題,都是由戶籍制度、交通配套不足、教育政策實施不當等種種問題而衍生而出。無庸置疑,短期內最能夠幫助他們的仍然是經濟上的緩助。長遠來說,要真正解決這些問題,還需要中國政府踏實地面對農村教育的需要和實施不同的政策來滿足小朋友的讀書夢。

大至煙花表演,小至情侣吵架,周遭的路人都自然地拿出智能手機,然後舉起拍攝,仿佛要馬上分享給友人觀看。今年(不,上一年),我和朋友到紅磡碼頭倒數。煙花未起,眼前已經逐漸出現「手機煙火」,五顏六色的螢幕接二連三地從茫茫人海中升上,等待第一顆的煙花。後方的我,雖身在現場,卻宛如看著別人的手機直播煙花匯演。

【又到聖誕】聖誕卡

「聖誕卡」在大學是一件奢侈的物品,能收到一封的話,已經是奇蹟了!大學的圈子比以前大,可是緊密的聯繫又有多少?我和對方之間又曾做過甚麼呢?大學沒有固定的班房,每天要見大學朋友仿佛是件難比登天的事情,我對他的了解有多少?又有多少東西能寫給對方呢?

每次在校園碰見他的時候,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我能做的也只是打個招呼。看見他的照片,知道他在宿舍的日子過得很快樂,也很享受與那些朋友生活。自他住宿以後,筆者和其他朋友也甚少遇見他,即使約他出來,他總是因為宿舍的事務而無法出來聚會。

筆者是文憑試的白老鼠,歲數與今年的新生相差一年,對大學生活的憧憬卻相差一大截。他們對於迎新營的活動也提不起勁,反而是「老鬼」和「偽新生」玩得比他們更開心。他們大多都是認為讀書為最重要,其次已經是兼職,之後才是上莊、住宿或拍拖。當然筆者並不是否定讀書的重要性,只是覺得新生們可以利用四年的大學生活去體驗更多不同的事情,假如只是因為網上的言論或師姐的評論而對住宿和上莊卻步的話,大概你已經失去了自己,因為你只是跟隨別人的說話和步伐去做事。很多的事,是需要你自己去經歷,才會知道當中的苦與樂。上莊和住宿的人的GPA同樣可以過3爆4,當然他們可能比其他人更加辛苦,要犧牲一些睡眠時間來溫習,但他們的得著總比只是讀書的人多。

在Xanga的世界,就只有對方的留言的和兩個金幣,放工或放學後就會把自己的感受一五一十打在Xanga,那管有沒有人看你的東西,一切純粹是自己的生活紀錄,更不會擔心被過萬人批評自己在網誌的內容,畢竟,在內容傳播性的角度來看,Xanga比Facebook慢得多。假如寫「五百元人情」的那位女士把這個言論放在Xanga上,還會有這麼多人可以批評她嗎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言論自由,所以我們都應該尊重別人的言論,Xanga正正就是一個讓人真正擺脫工作和學業的避風塘。

不走Duck

黃色巨鴨,為廣大市民帶來了單純的快樂。它沒有政治的色彩,沒有社會的主義,沒有個體的機心,只是放大了的黃色膠鴨。這個年代,單純的東西又剩下多少?為民請命的,說你是爭取政治籌碼;與名人做朋友,說你是攀關係;在鏡頭前吶喊示威口號,說你是搏取上位。難道成年人就不配上單純二字?

還我旺角本來面貌

這塊大笪地的兩旁卻漸漸出現變化,一些你我都熟悉的老店舖因加租或業主問題而被逼關閉,如旺角的潮流文化發源地瓊華中心也即將在月底正式結業,換來的是一間間的連鎖店,卓悅、百老匯、卡萊美、許留山、豐澤等等,大概也是為了迎合大陸同胞的需求,讓他們可以感受到香港購物天堂的美譽,但都不需要在一條街上出現三間百老匯、兩間豐澤、兩間卓悅吧 !可以留些空間給其他的小店嗎 ? 始終,很多的港人來旺角都是去不同的小店逛逛,買一些價廉物美的物品。加上,香港已經有銅鑼灣和尖沙咀兩個地方提供不同的美食和貨品給自由行遊客購買。由衷地,希望遊客們和大財團可以放過具有獨特文化的旺角。

你寫過信嗎?

你寫過信嗎?不是在鍵盤上「寫」的電子郵件,而是在紙張上寫的信。科技日新月異,聊天工具數以百計,例如全世界最多人使用的「Whatsapp」、擁有不少精靈可愛的表情圖案的「Line」、不斷在街頭送飲品的「Wechat微信」等等,讓我們可以在手機上打宇,配合著各色各樣的表情符號,與身邊的好友家人聊天。在節日慶典的時候,對方也會不忙傳送一些賀語和精美的小動畫給你,使你得到他的祝福。結果,在這數年間,愈來愈少人願部提起筆來親手寫信給人。

習慣成友誼

筆者終於找到自己中學的Secret Page。相比起大學的Secret Page,在那兒找到更多的是共鳴和回憶,畢竟在中學生活了六年。升上大學後近一年,期間不時也憶起中學時期的快樂時光,而這個Secret Page 讓我想起更多的習慣。中學時,大家一起跑到球場上打籃球;中學時,總喜歡放學後留在課室裡跟其他同學和朋友談天說地;中學時,沒事做便會回到算是屬於自己的課室;中學時,開心不開心都會塗鴉自己的桌子或者貼上你喜歡的藝人照片。中學期間段段堅固的友誼,大多都是因為這些習慣而衍生和培養出來。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