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樂
之樂
之樂
常言道:「知足常樂」。只要凡事沒要求,那就不是最快樂嗎?於是,之樂樂於成為宅男一「枚」,睇睇女,寫寫字,足矣!

「我是歌手」關我屁事

見到香港歌手鄧紫棋(G.E.M.)在國內一個名為「我是歌手」中屢創佳績。我相信鄧小姐是一位有實力的歌手,也恭喜她付出的努力而有所回報。但見到此節目,實在叫我對國內的歌唱節目,感到嘔心。這完全赤裸裸地表現現時國內的社會風氣。

「江湖事,江湖了」好嗎?

一個過氣近二十年的豔星,即使當打時也不過拍了四部電影。要知道九十年代,香港電影市道仍未衰落至此。區區四部電影只是當年電影業的過客而已。跟同期齊脫的翁虹、陳雅倫、陳寶蓮、吳雪雯等,真是不值一晒。而且,當中又無任何經典之作,香港人早已忘掉該女星,也不見得有什麼漣漪。到底是讀者有興趣,還是編輯對此女念念不忘?

振英同志,辛苦了!

第二點是放在「年青的」身上,同樣省去了一個字。不過,今次是個「媽」字。因為振英同志著眼的並不是年青人,而是他媽的房子。香港除地產外,另一重點行業就是銀行金融。但眼見銀行業一日比一日難做,所以振英同志特別鼓勵香港人借貸,還要說明是抵押屋子,好讓銀行從業員多點工作。而當中的「展」字應為「孖展」之意。是鼓勵香港年青人有第一筆錢,應該先借孖展炒股。有獲利後,就可搞生意了。否則,實在難以想像如何向親戚借錢時說:「我要起間廠。」

近日,Facebook 上主要傳頌的是山本叫人不要讀太多書,要用手及心去了解事物,這種「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陳腔濫調,在山本一張黑白型佬相加持下,立時成為一眾社會失敗者的療傷金創藥。但紅塵舊事,若把此套放在今日香港,山本又是否能依依懷古呢?

台灣移民署早前拒絕日本AV女優赴台,直指包括吉澤明步、波多野結衣、大槻響等到寶島暢遊,目的卻志在賣淫。此舉實在顯示馬英九政府不智、無知兼欠缺兩岸形勢的洞察力。

男人Off 學

「之樂,錢係賺唔晒嘅!特別係男人,有時間就要抖下。」「師兄,你真係無事嗎?我好少聽你咁講嘢。」「我同老婆已經三個月無行埋啦!」

「說好跟我過1314的。既然如此,就散了吧!」元旦日,Yoyo在facebook 寫上這個status,補上一張「扁咀」的相片,立即引來「朋友」問過究竟。在近五千個朋友當中,有人是真的關心,也有人想趁機欲混水摸魚,發一個新年春夢。

明明上次在酒吧內,他望著鄰桌的一個九十後短裙妹妹,眼也沒眨一下地說:「真想上一次!」「你不是家有嬌妻嗎?」「結婚時就嬌!」高佬基把酒一飲而盡:「十年前結婚,她才26歲。十年啦!什麼性趣也沒有了。如果可以再嘗多一次彈指可破的嫩草,我願意短命十年。」

〔連載小說〕情書(八)

我知道那咖啡必然美味,是因為那牆壁上的三張相。相片的背景同樣是那間小店,而相中人一看便知是店主夫妻二人。可是,三張相的年代肯定已過四、五十年。試想想,沖一杯好的Espresso 最重要的是什麼?是時間的默契及經驗;沖的時間不可慢,也不可太快。咖啡磨得太粗會無味,太細也會苦。

〔連載小說〕情書(六)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巧合」這回事真是叫人心動。就像我們一樣,明明大家也曾生活在香港那個彈丸之地,卻要在異國的天空下才讓我們碰巧遇上。跟妳的「巧合」才是真正天降的禮物。

〔連載小說〕情書(四)

我搞笑嗎?也許吧!說一件真正搞笑的事給妳聽。雖然我曾經有百萬年薪,但用的比賺的快得多,加上理財不善,早已差不多散盡了。因此,在跟妳相遇的那個晚上,我也想第一時間把妳送到醫院。可是,我口袋中卻不夠錢搭計程車。夠搞笑吧!希望不會把妳浪漫的記憶摧毀。

〔連載小說〕情書(二)

我從未想過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竟會成為妳我分開的原因。我相信妳必然了解我是多麼渴望生活在歐洲的天空下,呼吸著多瑙河兩旁的空氣,走在幾百年前人走過的石磚路。留在香港這個死掉藝術的地方,對內心的另一個我而言,根本就是慢性自殺。可是,即使我離開香港,也不應是我倆分手的代名詞。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