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
程思傳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梁振英這番說話很坦白,但叫人情何以堪,尤是一班願意花時間做表面功夫的權貴,捐錢之外,有的甚至參與電視台的窮人體驗,自言嘗試理解基層,忽然被特首道出一切,果是點滴在心頭。然而,要數最傷心的,莫過於一直支持梁振英的一班基層市民。特首參選時,不斷打「平民牌」。相比起對手出身名門望族,他顯得更親民──小時候,背著膠花跟媽媽出入山寨廠,所以理解貧窮;競選時,特意到探訪基層家庭;上任後,曾在《香港家書》中說過:「700萬人是一家,700萬個家人要齊心、要努力。」現在,發現一切只是空話,他似終是站在高牆的一邊。

警察的暴力,傳媒的自我閹割,固然令人心寒。但是,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在這個時刻,依然有人揮動立場中立的旗號,義正辭嚴地發表意見,一方面指出警察打人有問題,但同時又說示威者淋水、塞路不值得支持,看似公平公正。然而,在這一刻,事情超越了簡單的立場二分法,不是贊成佔領或反對佔領的分別,而是踏入了良知是非的範疇,只得正確與錯誤兩項選擇。

物資充足竟然被追究為外國勢力侵入的證據。有時候,想不通是那班政客故作無知以針對示威者,還是他們只曾有過收足錢才工作的生活,以致他們看低民意的力量,說出這種毫無理據的言辭。香港人很窮嗎?翻看一些報導,以往各地有天災,香港人的捐款數字驚人,就如四川大地震中,香港民間捐款高達130億。既然如此,捐出兩星期的生活必需品究竟有何困難?佔領的地方沒有那些海鮮宴,有的只是為了填飽肚子、補充體力的食水、寶礦力、餅乾,頂多是市民、小店捐贈的飯盒。每個人都是各按能力,買了自己的一份,又或多捐幾份,最後集腋成裘,有了現在物資充足的景象。所以,不需外國資金,這些物資香港人還是能夠支付。其實,只要親建制的人士放下偏見,在佔領地區行一個圈,就不會再有這無理由的質疑。

別被荒謬淹沒

在過去這星期,終於發覺自己孤陋寡聞。愈普通之物,愈有殺傷力,不只是平常家的摺櫈,能貴為武器之首。原來,一把普通的縮骨遮,以至保鮮紙,通通都被納入武器之列,足以讓全副武裝的警察受威脅,噴射胡椒噴霧之柋,也使用了八十七枚僱淚彈,驅散群眾。

Unfriend不Unfriend,絕交不絕交,是每一個人私人的抉擇,沒有太大討論的空間,很多事情早就塵埃落定。反倒是,那些抗爭時集會時站在旁邊的人,請珍而重之,那些人值得當一世的朋友。

旺角,街頭新秩序

一次公民運動,把旺角拉回香港人的身邊。彌敦道被佔領,兩旁金舖化妝店落閘,緊閉門口的商店,把一群群自由行送走,換來的是一班香港人。這一晚,走在街上,你發現旺角依然多人,但是沒有以往侷促的討厭,以往空氣指數極高的地段,因著交通的癱瘓,不再混淆得讓人呼吸不了。

今晚,煙霧彌漫

以上的,是很個人的經歷,寫出來,是在某些大台某些傳媒的片面而有誤導報導的時候,讓更多不在場的人知道這裡所發生的事實 ── 我們不是暴民,沒有武器,但站在我們對面的,是有頭盔口罩有不同武器的警察;我們和平集會,雙手舉起,示意無力反抗手無武器,有的只有一把雨傘,換來的是胡椒噴霧催淚彈。在鬧我們搞亂香港,很不和平的同時,了解這件事,並不如很多報導般。

半隻被打斷的門牙,驚醒了部分人,同時惹起民怨。這一天之前,或許沒有人想過在香港,為了表達意見,學生會被攻擊。這一打,敲響了警號,看似告誡了學生。然而,在一片聲討的討論中,受傷的同學,率先表明毫不畏懼,將繼續參與明天罷課。

一波未平,他們又開始翻找手袋,些許雜物撞擊的聲音,不算很吵耳,但很滋擾。不消一會,你知道他們正從手袋中取出一個紙袋,這種聲音很熟悉,是屬於某快餐店的專用紙袋,然後你嗅得一陣香味。這裡是香港,你明白生活艱難,放工以後很多人連晚飯的時間也不夠,所以你選擇體諒。

《鏗鏘集》訪問了幾對受訪者,他們關係密切,但立場不同。他們幾乎沒有吵架,偶有爭論,但仍算斯文。不過,無論語氣如何輕,有一點幾乎肯定,就是政治問題正在撕裂很多家庭的關係。一兩年前,很多家庭不談政治話題,又或只在政治的大時大節如六四七一,限定期間偶爾說幾句, 沒有太多爭吵的空間,又或即或立場不同,但因句數不多寧願忍一時風平浪靜。現在,容不得你喜不喜歡,願不願意,要是談及社會性的議題,幾乎無一能夠避免傾談政治問題,又或是有人明知結果,還是把話題放在枱面,希望跟家人討論己見。

政改「一錘定音」後,各界磨拳擦掌,準備新一輪行動,尤以學界最為熱烈,然後周融回歸,繼續搞大龍鳳。承著學聯準備舉行罷課之勢,「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把槍口對準中學生,高調宣佈設立熱線,鼓勵市民舉報準備罷課,又或參與佔中的學生,並明言把資料交給學校、家教會、教育局以作跟進,更考慮對外公布,讓公眾知道。周融言論既出,自然被視為白色恐怖,以此恐嚇將打算罷課的學生;同時,藉相關人士的報料,動搖學生之間的信任,其心可誅。

十個決定去佔中的中年

每個人的離開,總有不同的理由。此情此景,響起的是達明一派的名曲《十個救火的少年》。城裡失火,十個人決定自願去救火。唱著唱著,一個一個的離開,進入火場的只有三個。

未雪被輾後,港鐵發聲明,說明「曾在上水站範圍搜索,但未有發現」,隨即被市民提供的片段篤穿大話。另外,又指出路軌旁邊發現未雪屍體,後又有圖片證明,屍體躺在路軌之上。事至那時,港鐵應該心知肚明,即或當刻不是繁忙時段,但有不少人已經拍下影片。若然繼續隱瞞,有可能被揭破。

「我地是中國人,應該是一國兩制,(香港)要跟中國的普選」當被記者追問何謂「中國的普選」,他一臉茫然,轉向家長,斷斷續續地說「要過半數先成為(當選)。」有遊行人士直說,反對什麼不清楚,這次遊行純粹是跟鄉長的吩咐,更又有人說她是過來玩,又有得購物。

「只要他擔當了國家要職,他的公眾面貌就不再是個人,他的社會文化政治動作就決無個人名義可言。小泉可以是父親,是兒子,是丈夫,但世人認識小泉,是作為國家首相的小泉。」可謂隔空抽擊,見血封喉。

我們不是政府的佈景板

旁白的一句「有票,真係唔要?」讓人驚訝,惹起責罵。然而,未讀到這一句,已經怒氣沖沖。政府面皮厚是人所共知,只是不曾想到,政府竟然厚顏至如此地步。這幾年,市民何以大型抗爭,眾人心中有數,七一遊行、元旦遊行、反國教、撐港視、反新界東北撥款等等,無一不是針對政府的施政,指摘的對象毫無疑問是梁班子,以至某些建制派的人士。現在,為了偷龍轉鳳,政府竟然拿了一些市民反政府,甚至平日不被承認的片段,如警方口中沒有十萬人參加的七一遊行,用以宣傳這些不被圖中人所接受的方案。

頁 3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