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
程思傳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香港真的好亂。」

「那班人經常說警察不多開幾條行車線給遊行隊伍,其實,那裡不只遊行人士,還有其他道路使用者。他們經常遊行,每次都影響了很多人,他們又不說。為什麼一定要在鬧市遊行,而不去行麥理浩徑?那裡鳥語花香……」說的時候,他又把風筒拉開,以防我聽不到他的說話,最後聽到一句,「香港真的好亂。」

明報員工關注組與鍾天祥交流,問了幾條香港人最關心的議題,條條直接,沒有轉彎抹角,擺明車馬叫鍾天祥說明立場,如《明報》未來的定位,以及對六四的看法。結果,面對關注組的明刀明槍,鍾天祥的回答卻是曖昧至極,左閃右避,似答非答。當然,這類的回應,也被視為一種明顯表態。

一座被沉默的城市

當官的人,說了幾百句不合邏輯的廢話,依然在位,耀目揚威,把槍口對準敢言的人;一介草民,說了不合掌權的實話,只得被滅聲,被辭退,無法反抗。想起前陣子看到的一句,「你必須牢記,自由永遠是不可能向當權者祈求而得的。為自由,必須付出代價。」也許,特別當你面對著這樣的政府時。

露骨的宣言

看完他眉頭深鎖接受訪問的部分片段,鏡頭聚焦在他那近乎欲哭無淚的表情,不禁懷疑香港人對這等愛國人士的鄙視,覺得難以忍受,繼而口諸筆伐,不是在於立場不同,而是他們的感情澎湃得難以說服別人。就連沈旭暉評溫兆倫的訪問時,也提到「我識好多老愛國人士都無你咁激,就算真係感動都唔會周街同人講,溫生你真係可以去得好盡……」

小人當道:屬於成就的A餐

早幾天,他或者也會選擇B餐,因為他跟很多人一樣,相信好老婆的重要性,是金錢無法比擬,但是看過最新那份文法新穎的施政報告時,聽見特首那賺人熱淚、發人深省,用以激勵年青(年輕)人創業的故事時,他頓時明白世情,甚至當下就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一定義無反顧地選擇A餐。

香港人的熱情,太容易淡

對犯錯的人來說,香港是一片福地。即使在鎂光燈下做盡錯事,只要捱得住不表態,任由網民一直罵,拖了幾星期,待新一件熱爆的事出現,就可以避過一劫。就像,參選特首時的唐英年,婚外情、僭建、再推卸責任,就像過街老鼠,人人一見就罵。過了一年多,他閒時出來揶揄梁振英數句,大家拍爛手掌,暱稱他「唐唐」,忘記了他曾經被叫「豬」。若然,當初的他沒有爆了令人永世難忘的「做男人就要有膊頭,做公職就要有腰骨」,現在的他,應該已經被很多人遺忘。

不知從何時開始,「坐飛機」不再是奢華的活動,被降級為人生必須的體驗。貧窮家庭總是跟「坐飛機」扯為一談,彷彿低收入人士不能坐飛機,是一個天大的問題,如去年8月,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進行調查,指出超過一半受訪綜援家庭,過去三年都沒有為子女安排外遊,就如社會福利未能讓綜援家庭提供外遊機會,是制度出錯。

我們還剩下什麼?

沒有了公信第一的名銜,對《明報》來說,不算死症,始終擺得上頭條,就應該有心理準備,總有一天被人拆招牌。倒是,在毫無風聲下,手大換了報章的總編輯,再空降一位居住在新加坡的馬來西亞的人接任,這一步走得太粗暴,也太司馬昭之心。

付款的時候,我忍不住回頭一看那三個中學生,以及A頂著那其他人口中不堪入目的髮型。B的說話,的確讓人難堪,但也許有一天,A會發現,雖然曾經有這一幕尷尬的場面,但願意跟別人說真心話的人,其實不多。

陳百祥的土豪式消費

阿叻跪與不跪,我不在意。我不會為他跪回家而興奮莫名,也不會為他走數而咬牙切齒,反正他只是一個戲子,名乎其實的偽人。當然,理性上分析,阿叻沒有跪下來的機會,但阿叻這次跑出,的確別具意義。無線高層沒有發表對陳百祥的意見,但TVB藝員和廣告客戶率先表達反感,一TVB藝員匿名呼籲市民熄機,昨天亦傳聞一大廣告客戶抽起台慶當晚廣告。雖然不知真偽,但似乎客戶亦留意無線與其藝人最近毫無民心。無線可以不理一眾網民在網上瘋狂轉載其粗製濫造的出錯,也能接受大家熄電視,但卻不能不理會一班廣告大客的抽資,始終他們是無線的收入來源。

2013,再圍政總

三時,沒有參加遊行,直接到達政總。黑衣的人不算很多,在添馬公園剛好遇上了香港電視的員工,走到政總大門,公民廣場滿了。警察還沒有開路,添美道的石壆上開始聚集了人,橫過馬路,就這樣成為當中一份子。起初,坐在路旁,不斷有車經過,一輛香檳色私家車相當可疑,三次行駛添美道,司機副座的人一直拿著手機拍公民廣場,亦有通天旅遊大巴經過,遊客驚奇,與舉牌人士揮手。

MV,能談什麼?

五月天的《入陣曲》,本是劇集《蘭陵王》的主題曲,歌詞表面談蘭陵王的歷史,卻意在借古諷今。正以為歌詞中的「幼無糧,民無房,誰在分贓?千年後,你我都仍被豢養」足以讓人樂道,沒想到早兩天發布的第二版MV,竟直接把台灣這陣子的爭議統統放於當中,台灣人「邊聽邊流淚」,連彼岸的香港都引不住「瘋傳」。結果,短短兩日,點擊率已經超過一百五十萬,比起早前發布的音效檔走勢更強。

粗口流利的頹廢青年

現在,阿傑說話總是夾著幾句粗口。在街上傾電話時,總是被旁邊的人睥著, 直至最近,他決定戒掉粗口。阿傑雖然反叛,但從不犯法。當他最近讀報,知道說粗口的後果,一時要高官寫報告,一時又要重案組介入的時候,情況比手上紋著青龍白虎還要遭針對。他開始後悔自己說了十多年的粗口,也忽然驚覺自己一直對媽媽的勸告置若罔聞。他心中還是有點怨言,如果媽媽當年跟他說,說粗口是會被重案組調查的時候,他一定不會再說半句粗口。

雖然演唱會名為 Eason’s Life,但是唱出的卻不盡是Eason一個人的生活,當中的歌也不是用以讓他孤芳自賞;相反,Eason 藉著演唱會同時唱出了台下歌迷的生活。所以,這一次大熱情歌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連情歌也少,更多的是他以有點沙啞的聲音對我們唱出人生的無奈。

今天,濕了又濕,再濕了又濕。中午時份,熱得汗流浹背,下午大雨,衣服上沾滿了雨水,鞋子由二時半的大雨,濕到回家的時候。企街站和遊行的時候,很累但不辛苦,見了很多張不認識的臉孔,也有一些認識的臉孔,為了信念,一同站在這裡,爭取心中民主的訴求。當然不會自滿的特首,還是這樣厚顏無恥,說自己會繼續做好,但不緊要的,我們總不是孤單。

這輯節目的籌備,顯然比上輯精密,以致各主角的本性(被安排的「本性」?)完全盡現於鏡頭前。有別於上輯的遊船海,酒會等,這一輯加插不少別出心裁的活動,如 Dating in the dark,以及最後一同遠赴龍目島共處八天,引起相處的張力。同住幾天,讓一單分房的小事,變成「女神」墮落的開始。每集播完以後,也能引發不多不少的評論,就如一句 ”No! Not this way! Are you crazy? The other way.” 足以讓網民笑足幾天;兩位「女神」的 五十步笑一百步「港女論」亦被網民無限批評,齊聲媽叉。節目的氣氛層層遞進,娛樂性十足,追看的動力比三線劇集的劇情更高。

頁 5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