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
程思傳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關於這些Secret Page,有人質疑秘密浮面以後,就不叫秘密。當然這樣的迷思,沒有困擾太久,只要稍為在面書看一下,也就證實了那些所謂的「秘密」,大多都是供各人娛樂之用。這類型的Page,早在外國盛行,只是不以Secret為名,直接稱為Confession。在面書翻查,關於Confession的 Page不少,其中一個名為Confessions of A Uni Student,集合了大學生的軼事,甚至其中一個Page,更稱為Confessions Of A Hogwarts Student,以霍格華茲為名,用以滿足一眾哈利波特的書迷,以及自認為巫師的網民。

後哥迷記

哥哥曾經說過,自己小時候很孤獨,這種害怕寂寞的感覺,不知為什麼總是纏著他。他於告別演唱會上,說「當一個藝人在最光輝的時候引退,他與他的支持者都會很傷心,但是當他跌下來再消失,傷心的只是那個藝人。」不知怎地,當我聽見這一句,感覺很悲傷,但無可否認,他的纖弱,不介意跟大家分享,讓人更喜歡他。他總是這樣的坦率,沒有考慮隨之以後的結果,有時候,他的坦白得到見諒,但很多時候,卻換來很多壓力,然而他沒有遮掩著真正的他。

從 Running Man 看成龍

節目中,Running Man 的七位常任主持,對於成龍的出現,顯得極度的興奮,爭論不斷。一見成龍,他們先是驚叫,繼而幾乎逐一擁抱,鏡頭前難忍他們的雀躍。遊戲之中,焦點一直在於成龍之中。每隔幾句,必然把話題拉回成龍的身上,或讚賞他,或談他的電影,他亦親民,企圖和他們打成一片。成龍的出現,成功主導了整集節目,另一嘉賓崔始源無可奈何地,慘被冷待。

劉夢熊的陽光花生

今期《陽光時務週刊》寫劉夢熊與梁振英,出版後立即熱爆網絡,一紙風行。讀完兩篇有關報導以後,看見劉夢熊求愛不遂式的言論雖然想笑,但笑不出。報導內容雖然態度認真,但娛樂性的確豐富,也許與平日看八卦週刊無異。范太接受訪問時說得好,單憑劉先生一面之詞,根本不應該罔下評論。事實上,多名梁粉,或是牽涉在內的人已紛紛發聲明。不過,無論事實如何,有幾點仍然想說

莫言說:「有很多的中國作家關在監獄裡,這個我沒聽說過。而且我想每個人進監獄,其中都有很複雜的原因,我在沒有了解清楚之前,我不能隨便地發表言論。我們不要認為只要是作家,就是一個高尚的人。」

畢業袍下的毛公仔

畢業生抱著毛公仔拍照的潮流從哪年開始,已是無從考究,反倒這現象近年在各大院校愈來愈盛行,引起迴響亦不少。小熊維尼、史迪仔、三眼仔等早已消失在同學的生命的迪士尼主角重出江湖,偶有哈囉吉蒂,或是芝麻街等卡通,紛紛化身成畢業公仔。至於今年,粗粗的淡棕色眉毛下露出一副奸狡相,但勝在電影販賣與男主角的友情,勾起了觀眾與毛公仔的獨特感情,讓剛冒起的《賤熊30》的小熊主角Ted躍升為最火紅的畢業毛公仔,幾步之中睥見一隻。

情節顯然花了心思,在尾段欲把兩段疑似沒有關聯的片段相扣,讓整件事情水落石出,然而聰明的橋段卻不能掩蓋中間情節流於表面的缺點。Rory 在電影中亦未能造於一種刻苦與懷才不遇的感覺,以致讓人覺得他於絕路才盜用手稿是無可奈何。靈光一現,深刻不足。

(劇透注意)Life of Pi 的主角Pi,出生於印度,父親開設一間動物園。他自小對宗教擁有濃烈的興趣,同時信奉基督教、印度教和回教。有一天,父親決定全家移居至加拿大。他們一家四口攜帶動物園的動物一同乘船出發,在菲律賓附近遇上了風暴。Pi 與斑馬、紅毛猩猩、鬣狗與孟加拉虎最後同坐於一艘救生艇,首三隻動物先後死去,剩下 Pi 與孟加拉虎 Richard Parker 一同生活於海中。經歷了227天的漂流,最終漂至墨西哥,成功獲救。

Argo 救參任務

(劇透注意)電影 Argo 以拯救那 6 名逃脫了的使館人員故事為藍圖。那 6 名使館人員一直躲於加拿大領事 Ken Taylor 的住所,但伊朗政府佔領了美國使館後,以童工拼貼所有以碎紙機的文件,發現大使館中有美國人逃脫,加上加拿大政府亦籲 Ken Taylor 不再收留任何美國人,美國中情局設法營救。營救專家 Tony Mendez 提出假扮加拿大電影製作隊,在德黑蘭安全把 6 個人帶回美國,而電影則以一套中東科技片 Argo 為劇本。

談.小香港人的勞力何價

重陽節在家中花了幾小時翻閱《明報周刊》(2293期),不禁被封面專題「勞力何價」的題目深深吸引。當我仔細看畢這篇專題,讚嘆記者筆觸的細膩後還沒有消化心中的思緒,再往後一頁翻去又是一件件動輒上萬元的衣服介紹,彷彿剛才只是花了時間消費了那班低下階層的苦況,當作對時下社會的丁點了解而沒有什麼實質的改變,就如那個「映香港攝影比賽」,拍攝城中窮人的照片以贏得兩萬元的獎金。這個城市依然畸型,各人繼續以別人慘況成就自己,就如那班無良商人壓榨低下階層,然後自己肚滿腸肥的情況無異。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是一齣悲劇。縱然它不是那種哭得死來活去的悲劇,甚至戲中有不少笑位,但觀眾就是無法輕輕鬆鬆地離開電影院。這不是讓你懷緬舊時的青春電影,若然觀眾以為這如某些評論所說是美國版的「那些年」,那麼我只能說完全不是那回事。這電影講述三位可憐人的故事,他們年輕但是他們很沉重,各自背著自身的大包袱渡過人生中的每一天。一向自閉而且接受精神治療的 Charlie ( Logan Lerman 飾) 升上高中以後認識了高年級的 Sam ( Emma Watson 飾) 與 Patrick ( Ezra Miller 飾),他認識了一班朋友,漸漸離開好朋友自殺的陰霾。

頁 6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