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
周回
周回
驚醒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就不能說沒有破毀鐵屋子的希望。 // 有人就問了,因為他們覺得很奇怪。你於是說,啊,啊,這個,這個,國籍嗎。你把身分證明書看了又看,你原來是一個只有城籍的人。

邊一個發明了親戚?

從小到大,我都不喜歡長假期。對於一個小學生來說,不喜歡假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但對我來說,長假期跟「返大陸」劃上了等號,「返大陸」,意味著你要見親戚。我認為我人生大部份的童年陰影、不快回憶、痛苦經歷都是跟親戚有關的。農曆新年可以逗利是和暴食,該是小孩最喜愛節日第一位。但你問我眾多節日最討厭哪一個,我會毫不猶疑說是農曆新年。

呃Like,呃Thoughts

說穿了,like其實一文不值。但放眼今天,我們卻對一個like趨之若鶩:花盡心思拍照煉字,都只為搏君一like。連大學副校長都認為學生願付上法律風險為求呃like。到底,like的價值在哪?

這個反佔中大叔說了好多次「玩」字。然後有一個佔領者好聲好氣開口回應大叔,說:「唔係玩,政府…」誰知個府字還未說完,大叔已經打斷,說「唔好同我講政治,我唔識政治,但我要生活」。又想起一次城市論壇,大嬸發言,那次是軟功:「我交通受阻好慘,雖然我對佔中反佔中無乜認識,但…」當下心想師奶咁唔該你去認識下先大聲講嘢啦。

「沒有自由,就如死亡一般生存。」脫北者池女士堅定的說著。4次逃出3次被遣返,更在北韓被監禁4次。然而,池女士如其他脫北者一樣,屢敗屢試,最終成為了成功脫北的南韓國民。是甚麼能使人戰勝死亡的恐懼?

終於到了運動場內,我先找蛇頭點名,便留心台上的講話。台上的人說:「為了香港不要有暴力,我們要為香港未來走出來!」我頓時感動得鼻子一酸,在場人士只有為入場互相推撞,用傘戮我的頭頂;反觀用雞蛋擲女警的人只是小數,他們實在作了很好的「反暴力」示範。然後,我們起行了。到了維園出口,很多人看到現場的老人家已汗流浹背,實在於心不忍,便忍痛拉大隊離去,使遊行隊伍變得極之鬆動,老人家亦可以舒服遊行。畢竟,場內90%都是國內同胞,國內人口密度較低,忽然如此水洩不通,他們會不習慣的,真是體貼!

今天晚上我流淚,並不再因為我想保護新界東北,而是因為香港法治,一國兩制,香港未來,已經垂危。今夜,我不為東北而哭,我為香港而哭。今夜,一名甚少關心時事的友人,上載了一張香港夜景的照片,並讚賞香港的夜色。但你曾否認真察看你的城市的改變呢?我極不希望香港只空有外殼的美,而內裡的人都愁容滿面,城市的燈光都是冰冷的。

中學LAST DAY 與大學PHOTO DAY

作為中大學生,學期末季節,除了論文考試Project等等等等死線步近外,還有一件事是你揮之不去的——Photo Day。無論你是一年級、二年級,還是畢業班級,Facebok每天總有幾個活動邀請彈出,標題皆為「某某某畢業啦!來跟我合照拍畢業相吧!」之類的。其他大學的學生,縱沒Photo Day,也會於畢業禮大肆拍照一番。

從前我也經常邀請朋友參與Facebook上各式各樣的聯署,反這個反那個,除例必參與外,亦會用上Facebook「invite all」的功能。有甚麼冬瓜豆腐,我亦會一馬當先打頭像換上黑色的。有遊行麼?有良知的都要上街啊!但今天,我已經厭倦了這幅漆黑的頭像了。

誰推香港去死?

有仇不報非君子,可是我們有否想過,是誰把我們的城市推向死亡?你說美食天堂已死,那麼你會否多走一個街口,幫襯小店,還是你認為開店是不用資本租金的,沒有人光顧也能生存,所以你天天貪方便幫襯連鎖快餐店,認為只要在小店倒閉前,爭相上facebook打個卡傷春悲秋一番,就可以讓其起死回生。

大家想為劉進圖爭取甚麼?

有出席遊行的朋友都知道,當天的路線是由政府總部遊行至警察總部。筆者當日負責在終點幫忙,早上坐地鐵前往,在金鐘站下車,徒步行至警察總部,大約只消十分鐘。十分鐘的路程,於遊行來說算是極短,所以到埗的那一刻,我是有點驚訝的。但更驚訝的在後頭:甫踏入警察總部的空地,只見範圍極小,我猜遊行人士的5%也未能擠進去。大惑之下一問,原來遊行後是沒有集會的!行完一段百萬行,貼一下藍絲帶作衝線象徵,活動就完結了。我想問一句,整個行動的意義何在?

離地「耶撚」 見證盡失

令我蒙羞的,並非基督信仰本身,而是親愛的教友們。雙腳離地,俯瞰著地上的凡夫俗子,面對著一句又一句的「耶撚」,不少教徒在此情況則會自我感覺良好地求上帝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曉得。到底是誰不曉得了?是教徒都不曉得「耶撚」這稱呼是怎樣煉成的——不肯面對現實,生於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從不反思為何人家要稱你作「耶撚」。

自瀆成癮的香港人

有些自瀆式行為,則會貽笑大方,淪為大眾笑話。當中佼佼者,可算是「自瀆式社運」。最記憶猶新的例子是由佔中運動主辦的「元旦民間全民投票」。此投票只設有三道問題,全關於行政長官的提名問題。日前佔中運動一方公佈結果,表示有約9成人贊成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應予提升、9成人認為行政長官的提名程序不應設篩選機制,及9成5人認同行政長官的提名程序應包括公民提名元素。結果一出,一些社運人士沾沾自喜,甚正視結果為民意聖經,反映真理,深信這是佔中行動的漂亮起步。

電視精的絕望

甚麼?道地星期日影院竟是《我愛HK開心萬歲》?若你並非電視精,你不會明白此刻我的心情是如何的惡劣!舉個例子讓你明白:看過《家有囍事》沒有?電影中有一幕,常家的電視壞了,關海山和李香琴就不停大叫「世界末日啦」!我的心情,就是這樣。我真的好想看電視啊!

鐵屋港人 繼續熟睡

沒有人可以逃避政治,這次電視發牌是最佳例子。平日討厭政治的香港人,你有否想過,就連看看電視也離不開政治?你不居於新界,亦不愛好遠足,又不打算生育,那一切一切都彷彿與你無關。但這次,政治真的來到你面前了。魯迅先生說:「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醒來吧,香港人!看看面前這個政府,是怎樣的一個政府,是視我們為何物的一個政府!

只是「城籍」而已

每個人也有國籍,每個國家也有自已的國歌和國旗,這大概是常識。香港人呢?說我們是中國人?國內官方語言是普通話,香港官方語言是廣東話; 國內人駕左軚車,香港人駕右軚車; 國內的流通貨幣是人民幣,我們花港幣;國內人寫簡體字,我們寫正體中文;中國國旗有五顆星星,我們的區旗印著一朵洋紫荊,還不要說大相逕庭的文化和習慣差異了。此等種種,我們真的完全是個中國人嗎?97前出生的孩子,出生時都是屬英國人統治的,學英文,拿BNO,可是說自已是英國人又說不過去。你要我由衷地邊凝望著那五顆星星,邊唱《義勇軍進行曲》,邊流眼淚,對不起,我辦不到。

大學必修課 - 人際關係

大學的必修課,其中一課就是學習接受,如海市蜃樓般的人際關係。Facebook的發明很偉大。一個按扭,讓你更新任何人的近況,即便你們已變得陌生,即便你們從來只是點頭之交,即便你根本不知道他事實上過得好不好。去年暑假,因著一個交流團,我在英國待了三星期,期間都住在寄宿家庭中,上著這門課。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