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健
朱家健
朱家健

應該掩眼還是遮展品?

M+博物館的個別館藏,因涉裸露、情色、宗教和粗鄙,成為眾矢之的,先不計較天價收購館藏是否物有所仁值,但看來購買館藏審批程序卻不似預期,部分藏品是否可稱得上「藝術」,見仁見智,頗值得斟酌,如果具收藏價值,個別展品或勉強可摱車邊稱為「藝術品」,不懂得欣賞的根本就是垃圾。

個別泛民政客朋友或會擔心,日後在立法會和選委會改革後,泛民政黨或無政黨人士是否能透過選舉晉身各級議會,泛民政客能否通過選委會的參選人資格審核。筆者認為,制度原意無意摒除泛民人士參選,只是作為一個篩走叛國亂港者的基本資格門檻,體現香港特色民主制度

像NETFLIX和HMVOD這些平台,更是孕育數碼創意之源,也至少不用像多年前以非法下載、BT劇集,冒著電腦被裝上木馬程式或中毒的風險,又或在沒有字幕下,看著雞同鴨講的外語。現今,免費電視不再獨大,收費電視和其他歌影視娛樂已隨著平板電腦和手機的普及,讓外國劇集和電影入屋,更大眾化,觀眾可足不出戶便可以在家煲劇,企、躺、坐、側身瞓、扒身姿勢也可以欣賞節目

有人建議在英國興建「香港城」,即由香港人購買或租住為主的住宅區,類型唐人街,這個建議未免太幼嫩,不設實際,更妙想天開想大賺香港人錢,難道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嗎?當然,也有人建議在廣東省惠州等城市興建香港管理模式的公屋邨,但同樣需要解決司法管轄權問題。

這龐大建造成本,日後或會因成本上漲和所衍生利益,或被以環評、原居民利益或其他理由以司法覆核等挑戰,令造價更進一步上調,而且,市民或無從知道那造價和升幅的明細,如果想這些資訊透明化,在獲得資訊時,市民又要具有一個角色和身份。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TWITTER帳戶被封殺;美國又有聲音批評FACEBOOK封殺特朗普帳戶;WHATSAPP又被用戶集體「退群」;香港也傳出盈富基金的美資信託人道富環球突然更改投資規則,上述提及的社交媒體和基金信託人,雖然屬私營性質,但其權力和影響力不遜於公權力,甚至可形容為「次公權力」,舉足輕重。

煙、電子煙、加熱煙

疫情爆發後,很多遊客蹲著抽煙的奇景已不再;現在,橫街窄巷,常常見到個別人士違反「限聚令」和「口罩令」,原來是拉下口罩、圍著垃圾桶抽煙短聚,疫情前,也會見到美容師為了避免手指直接接觸煙蒂造成手部有煙燻味,會以金屬鉗夾著煙頭抽煙,而疫情下,美容院停業,「打邊爐」的主角變成了剛下場的廚師、侍應生和地產代理,而手上「那枝煙」有的像塑膠棒、有的像手機充電器。

公民黨的三退

在網上翻查公民黨退黨成員,不泛熟悉的名字,包括何啟明、林雨陽、司馬文、譚香文、張超雄、朱韶洪、張漢賢、湯家驊、陳祖為、曾健超、毛孟靜、陳家駒、伍月蘭、陳淑莊、陳諾恆等;如果他們加入新退黨同盟,可能將會是大戶。

同是公民,不同抉擇

另一邊廂,政黨名稱也有「公民」兩字,熱血公民的鄭松泰沒有跟隨總辭大隊,選擇留下來成為碩果僅存的非建制派兩人之一,熱血公民搖身一變,成了議會內在野第一大黨,多麼厲害!

近日,有三名人士因涉串謀詐騙被警務處商業罪案調查科探員上門逮捕,據報導,案件涉選舉開支的申報;有評論隨即大造文章,又暗喻警務處成為「超級執法部門」,其實這種說法未免太誇張,原則上,當警務處接獲市民舉報、投訴或報案,已案件涉刑事成分,已可就案件展開刑事調查和搜證,或轉介海關等執法部門,或聯合執法,不涉警隊權力擴張或越權行為。

股票市場猶如賭埸

股票市場危機四伏,稍一不留意,同樣可以輸掉身家。螞蟻上市觸礁,雖然被凍結的股資可全額退款,但若果是借了孖展擬認購,真需要承擔利息;捲入一馬基金事件的高盛因監控問題也被香港證監會譴責和處以巨額罰款;另一羅生門要數停牌了近三年,股東繼而對簿公堂的康宏環球,帳面雖然有大量現金,上市委員會鑑於該公司已停牌十八個月而根據「上市規則第6.01A條」取消其上市地位,據稱該公司正向上市覆核委員會遞交覆核除牌決定的呈述,現時繼續停牌,不管事態發展如何,無論在公司停牌、除牌、覆核除牌決定、日後若被除牌,小股東處境被動,權益也被蒸發,更不知道公司資產現況;強如獅王也失霸氣的年代,香港股票市場可不純是一個遊樂場。

最為人熟悉的包括最近警方和食環署聯合行動,對違反食肆限聚令的人士票控;警方、食環署和禁煙辦如接到食肆內有人吸煙的投訴,也會聯合執法;入境處和勞工處也會採取聯合行動去堵截非法勞工;警務處和海關在肅毒、打擊走私也有很多合作的機會;所以飛行服務隊和警方即使有合作,也是日常職務的正常合作。

沒有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教協兩巨頭跳出來護短,不知道是站在家長和學童的角度、道德的角度,還是代表教協的立場。現時,即使醫生、牙醫、護士、執業律師、大律師、會計師等專業人士,作出違法、專業失德或有違公序良俗的缺德行為,將會轉到公會或委員會進行聆訊,如證據充分,可被勒令停牌或終身吊銷牌照,尤其犯風化案或利益衝突者,去保障接受服務的受眾,也保護了所屬專業的名聲。

唔該泛民議員願打服輸

若功能界別的梁繼昌、莫乃光、葉建源把是否接受廷任交給業界選民做決定,其實,他們並沒有損失,梁繼昌原本被選舉主任裁定遞交的選舉提名無效,換言之,本身很大機會不能留任;莫乃光更「已交棒」,不打算尋求連任;葉建源同樣可以瀟瀟灑灑放棄議席,繼續服務教協,更何況,功能界別議員本身有所屬專業訓練,不做議員也有退路,回到專業界別,不用十八年也是一條好漢。

BNO可不是UNO

透過BNO移居英國,初步消息指要在當地居住五年再申請入籍,期間不能享受當地的醫療等福利,其要支持到一家人的五年生活開支,以及每年透過律師事務所向當局的備案,此外,除非BNO持有人在英國當地持有住宅物業,否則在當地租樓要找朋友擔保或自行預繳一年租金,可見申請BNO要花費千金,日後花費更是源源不絕

曾志偉的九龍財寶

王龍以小核彈威脅並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把九龍城寨從香港特別行政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已屬觸犯了分裂國家罪。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