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健
朱家健
朱家健

黃之鋒的死亡之吻

每天或有很多人與黃之鋒同車或搭枱,也不代表他們會支持河生的政治立場,但在選舉中,候選人也會把黃之鋒的支持視為死亡之吻,紛紛與河生割蓆,因為選民或會把「被合照」的候選人的理念混沌,以為他們是一夥的,因為當中有前香港眾志成員,選民的mindset或未能及時調整,以為候選人仍與香港眾志藕斷絲連。

長毛參選性質是空降,即平時不見做地區服務,只在參選前偶爾亮相,再交選舉按金和交表。目標是拉下李大姐,阻止她連任,以斷她超區之路。

泛民雙保險變絆腳石

區議會選舉是單議席單票制,並不是比例代表制,即是說,每個議席只可有一名當選者,得票最多的候選人當選,更沒有遞補機制,即如果得票最多的候選人因生病或被稍後取消資格,也不是由得票第二高的候選人補上議席的。

黃之鋒、羅冠聰等人斷正!被發現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附近的金鐘某酒店,與西洋美女見面,還開開心心獲邀入酒店房間,四男一女鬼鬼祟祟在酒店房間,是GATHERING還是談心,真是只有幾名當事人才知道,其中一名獲接見的無名小卒,見到西洋美女可能太開心,或不懂反應還是有反應,竟「休褲」,好L尷尬,是否動L他自己才知,出醜於人前。

現時,港澳特區仍未有長期引渡協議,澳門特區也未能申請移交捲入歐文龍案的兩名香港商人。其實,現時很多香港賭徒拖欠澳門娛樂公司的一筆賭資和借款,部分可能因以其他文件等作擔保,或已涉刑事,或另涉風化案,或涉香港人在香港犯罪後藏匿澳門,若港澳兩特區日後簽妥長期引渡協議,這些人或許才是港澳兩特區移交的目標。

莫被政棍擺布利用

黃之鋒出獄短短數天,便急不及待「扮大佬」,奈何事與願違,未能率領一眾來自三教九流的示威者,更淪為政壇笑柄;黃之鋒在放監首天,未用碌柚葉沖個靚涼,已匆匆到金鐘看「有沒有水可抽」,結果混了個桔,撲了個凶,可謂相當唔老利,迷信的人或會認為他吃回頭草的機會相當高。結果,他又在警察總部外「指指點點」,雖然警總的閉路電視被膠紙層層封住,但黃之鋒的衰野已上晒電視,且看他幾時「時辰到」,是否很快步「佔中二丑」的後塵,稍後被控公眾妨擾罪,再回到獄中和戴陳兩妖gathering。

我們可不要忘記梁耀忠在現屆立法會第一次會議時,在立法會主席仍未透過選舉誕生前,本應由立法會當時作為最資深議員(涂謹申因故缺席會議)的梁耀忠主持,然而,梁耀忠卻耍手擰頭,把主持一職拱手讓人予建制派的石禮謙,而不是當上主持人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程序,或辭去主持人崗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石禮謙當時冷手執個熱煎堆,而梁耀忠是腳痛還是喉嚨痛則不得而知,但他本人更莫名其妙地被冠以「豬隊友」和「民主罪人」之名。

官員要明白,土地要發展,即使農地用作耕種或有機種植,已不是那些年的稻草人時代,不是弄個「涂主席」假人便能驅趕牛鬼蛇神、飛鳥走獸,也不是像長毛披頭散髮便百鳥不侵,現代的稻草人是接駁電源的,是會動的,不然嚇跑不了禽鳥,最低成本的都要掛兩隻反光DVD吧!禽鳥的智商都會有進化,真難猜測為何官員的智慧仍停留在那個階段。

特區政府向來鼓勵本地綠色產業發展,向沒甚麼實質措施,政策更見混亂,可以「自生自滅」來形容其對本地農戶的援助。須知道,本地農業發展並不是「天跌下來的」,是需要投資者投入股本、資本和心思,特區政府的部門執行不對位,沒有統籌部門,令投資者求助無援,在暫緩清拆農用構築物時,農戶既不能種植農作物,既要交租以及支付其他固定成本,但農地卻「曬太陽」,在沒有產出下,每月只能眼巴巴倒貼,血本無歸。大前提是那塊農地是私人土地,且符合作農用的土地用途。

澳門有政客信口開河,在沒有真憑實據下,胡說八道,誣陷珠海排洪間接令澳門汛情惡化,搞到人心惶惶,後來蘇嘉豪又自打嘴巴出來澄清。喂,這些事可大可小,不能下巴輕輕,口痕發牙痕,可能會打亂人家的防災部署,不能發噏風當秘笈。

香港政客的不濟,空談民主,澳門前車可鑑。若看看某非建制的政綱,又是虛無縹緲,慘不忍睹。COME_ON,要參選,要勝出做議員,不能馬虎,要尊重議席,要尊重選民,要尊重自己,俾你吹下水呃個位翻尼又點?又咪好似香港班政棍,爭相出醜。

選美與選票

選美興選票,投票制度要公平,若「呀蘇」玩「一人兩票」的技倆,骯髒還是乾淨見仁見智,是否公平,已立竹見影。

危難中,喜見好人好事,包括義工隊自發性清理街道的雜物,有駕駛者主動提供「義載」服務,部分食肆堅持不坐地起價;可是亦見不近人情的一面,網上有謠言散播,有藝人信口雌黃以訛傳訛,有的士司機臨時加價趁火打劫,有網民幸災樂禍,有傳當地年輕政客借災難「抽水」擬辦追悼活動宣傳以催谷人氣,也有澳門政客在災區「打卡」臉帶笑容,令人聯想到去年九龍灣迷你倉火災現場外的「四大抽水金剛」。

不同宗教宜共融相互尊重

不同宗教也是在提倡行善積福,和睦友愛,不要出賣身邊的朋友,不要一朝得志,高朋滿座時,便像政客般的變臉。但當然社會有害群之馬,君不見媒體曾揭發假和尚、偽信徒,或自稱「主內弟兄」目的為子女入學「加分」,這等技倆,與政客講一套做一套無異。

張德江作為國家領導人,並身兼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並非普通的欽差大臣,而是掌握港澳事務決定實權的中央大員,地位特殊,各界均關注張德江是次南下會否就下屆特首欽點人選的明示或暗示,筆者預期張德江仍在觀察,並藉這次訪港收集民意,香港各界還要繼續猜謎「估領袖」。

「一帶一路」的方向,現階段仍眾說紛紜,但筆者認為,若香港能早悉先機,能透過中國的關係,在「一帶一路」有角色持份,能參與大型基建、鐵路、公路的興建、顧問、標準釐定、融資、法律文件簽署和執行、紛爭解決等,透過不同形式的合作項目,總能分一杯羹,或飲頭啖湯。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