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健
朱家健
朱家健

BNO可不是UNO

透過BNO移居英國,初步消息指要在當地居住五年再申請入籍,期間不能享受當地的醫療等福利,其要支持到一家人的五年生活開支,以及每年透過律師事務所向當局的備案,此外,除非BNO持有人在英國當地持有住宅物業,否則在當地租樓要找朋友擔保或自行預繳一年租金,可見申請BNO要花費千金,日後花費更是源源不絕

曾志偉的九龍財寶

王龍以小核彈威脅並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把九龍城寨從香港特別行政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已屬觸犯了分裂國家罪。

駐港國安公署是一個衙門

其實,國家安全法律並唔係什麼人權問題,而是法律和程序問題,君不見其他執法機構譬如證監會、廉政公署、競爭事務委員會、勞工處、環保署和各大紀律部隊都有搜查同埋搜證權,唔係咩野新鮮事,起碼國家安全法有實施細則,令我哋安心,並唔係無字天書

香港特區將仿效澳門特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架構和職能也類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將擔任這高層次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主席,成員包括三司司長、保安局局長、警務處處長、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單位負責人、入境事務處處長、海關關長、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等,職責除了負責分析研判香港舟區的維護國安形勢、規劃有關工作,制定香港特區維護國安政策

燕瘦環肥的樸克牌人物

那些政客的肖像點解會在公仔牌上,真係描述各不同,有的被標誌「分裂國家」、「顛覆政權」、「勾結外國」、「恐怖活動」,這套牌的設計,或未有與時並進,應該像《遊戲王》的遊戲卡加上屬性、五行、攻擊、防守、生命值等,也可無限新增新的角色,超越只能印上54人的上限。

正值新型肺炎陰霾籠罩,「二手檸檬茶」食店卻罔顧公共衛生和食物處理,幫助食客交換體液,增加傳播疾病風險,今次是「二手檸檬茶」,若下次仍未檢討衛生問題,又唔知夥計奉上什麼二手飯,將成為繼佛堂後,令該黑店成為另一社區集體感染黑點。如果唔知,還以為「二手檸檬茶」食店是《法證先鋒4》幫忙搜集DNA的橋段。

這屆立法會經歷了兩次補選,耗用了額外逾億元的選舉宣傳和開支,也開啟了令泛民形容為噩夢的選舉確認書制度,選舉前報名也要觸目驚心,步步為營,甚至安排雙保險的PLAN B,歸根究底,都是梁國雄、姚松炎、梁頌恆、游蕙禎、羅冠聰、劉小麗惹的禍

黃之鋒的死亡之吻

每天或有很多人與黃之鋒同車或搭枱,也不代表他們會支持河生的政治立場,但在選舉中,候選人也會把黃之鋒的支持視為死亡之吻,紛紛與河生割蓆,因為選民或會把「被合照」的候選人的理念混沌,以為他們是一夥的,因為當中有前香港眾志成員,選民的mindset或未能及時調整,以為候選人仍與香港眾志藕斷絲連。

長毛參選性質是空降,即平時不見做地區服務,只在參選前偶爾亮相,再交選舉按金和交表。目標是拉下李大姐,阻止她連任,以斷她超區之路。

泛民雙保險變絆腳石

區議會選舉是單議席單票制,並不是比例代表制,即是說,每個議席只可有一名當選者,得票最多的候選人當選,更沒有遞補機制,即如果得票最多的候選人因生病或被稍後取消資格,也不是由得票第二高的候選人補上議席的。

黃之鋒、羅冠聰等人斷正!被發現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附近的金鐘某酒店,與西洋美女見面,還開開心心獲邀入酒店房間,四男一女鬼鬼祟祟在酒店房間,是GATHERING還是談心,真是只有幾名當事人才知道,其中一名獲接見的無名小卒,見到西洋美女可能太開心,或不懂反應還是有反應,竟「休褲」,好L尷尬,是否動L他自己才知,出醜於人前。

現時,港澳特區仍未有長期引渡協議,澳門特區也未能申請移交捲入歐文龍案的兩名香港商人。其實,現時很多香港賭徒拖欠澳門娛樂公司的一筆賭資和借款,部分可能因以其他文件等作擔保,或已涉刑事,或另涉風化案,或涉香港人在香港犯罪後藏匿澳門,若港澳兩特區日後簽妥長期引渡協議,這些人或許才是港澳兩特區移交的目標。

莫被政棍擺布利用

黃之鋒出獄短短數天,便急不及待「扮大佬」,奈何事與願違,未能率領一眾來自三教九流的示威者,更淪為政壇笑柄;黃之鋒在放監首天,未用碌柚葉沖個靚涼,已匆匆到金鐘看「有沒有水可抽」,結果混了個桔,撲了個凶,可謂相當唔老利,迷信的人或會認為他吃回頭草的機會相當高。結果,他又在警察總部外「指指點點」,雖然警總的閉路電視被膠紙層層封住,但黃之鋒的衰野已上晒電視,且看他幾時「時辰到」,是否很快步「佔中二丑」的後塵,稍後被控公眾妨擾罪,再回到獄中和戴陳兩妖gathering。

我們可不要忘記梁耀忠在現屆立法會第一次會議時,在立法會主席仍未透過選舉誕生前,本應由立法會當時作為最資深議員(涂謹申因故缺席會議)的梁耀忠主持,然而,梁耀忠卻耍手擰頭,把主持一職拱手讓人予建制派的石禮謙,而不是當上主持人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程序,或辭去主持人崗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石禮謙當時冷手執個熱煎堆,而梁耀忠是腳痛還是喉嚨痛則不得而知,但他本人更莫名其妙地被冠以「豬隊友」和「民主罪人」之名。

官員要明白,土地要發展,即使農地用作耕種或有機種植,已不是那些年的稻草人時代,不是弄個「涂主席」假人便能驅趕牛鬼蛇神、飛鳥走獸,也不是像長毛披頭散髮便百鳥不侵,現代的稻草人是接駁電源的,是會動的,不然嚇跑不了禽鳥,最低成本的都要掛兩隻反光DVD吧!禽鳥的智商都會有進化,真難猜測為何官員的智慧仍停留在那個階段。

特區政府向來鼓勵本地綠色產業發展,向沒甚麼實質措施,政策更見混亂,可以「自生自滅」來形容其對本地農戶的援助。須知道,本地農業發展並不是「天跌下來的」,是需要投資者投入股本、資本和心思,特區政府的部門執行不對位,沒有統籌部門,令投資者求助無援,在暫緩清拆農用構築物時,農戶既不能種植農作物,既要交租以及支付其他固定成本,但農地卻「曬太陽」,在沒有產出下,每月只能眼巴巴倒貼,血本無歸。大前提是那塊農地是私人土地,且符合作農用的土地用途。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