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駐點
俊駐點
俊駐點
本來只是一個漫畫出版社編輯部聯線時用來分享檔案的資料夾,不知何時開始同事把什麼東西都放在裡面,久而久之【俊駐點】就成為了應有盡有的代名詞。

喜歡看《火鳳燎原》的讀者,見三奇賈詡使出第一計「荊軻刺秦,公子獻頭。」之後,都會感到無比的震撼,故事中賈詡連發四道計才能令呂布敗陣,第一計是連退數寨令呂布大意、第二計是以大義說服牛輔獻頭、第三計是引敵深入險阻之地擊之,而最意想不到的第四道計,就是董越獻頭。看到這裡,不得不佩服陳某重重對計謀的刻劃,讀者除了拍案叫絕之外,已經不知道要怎樣去表達心情。

華雄在史書上是被孫堅殺死,在演義中就是死於關羽手上,不過死在哪一個人的手上其實不重要,最要就是死得其所。《火鳳》故事中的華雄就是先被關羽斬去一臂,再被張遼取去首級。他在第四十七回中段被斬斷手臂,然後故事結尾再被張遼出奇不意地施以後襲,這一「先殘其軀」就是故事完結的第一個高潮。而在陳某的安排下,第四十八回卻還有一整段華雄的回憶和他與張遼的對話,讓讀者跟隨著華雄的回憶,去慢慢洞悉呂布的陰謀,直至陰謀揭露,張遼再取其首級,令故事完結前推向第二次高潮,即華雄真真正正的死亡。

棋盤上的棋子。

其實大台一直人才輩出,但卻被投閒置散。當大台仍然認為全香港唯一的平台是自己的時候,其實互聯網早已漸漸取代了它的地位。以我所知,聽商台的大多是年輕人,他們喜歡坤哥一定不會是因為「愛回家」,坤哥在youtube經常拍片唱歌,雖然是唱別人的歌,但其實力在網民心中已有數,因此當有新歌派台時,支持度自然相當高,這也是坤哥個人努力的成果。

壞事做盡的佛教徒笮融!

曹操攻徐州時,笮融領男女數萬人、馬三千匹逃往廣陵郡,廣陵郡郡長趙昱把他待為上賓,但笮融因貪郡中物資殺害趙昱,更大掠廣陵。接著過江投靠秣陵的彭城相薛禮,又與薛禮一起投靠揚州刺史劉繇,奉其為盟主。

看《三國演義》第五回的時候,大家都會不約而同看得熱血沸騰,因為曹操刺董失敗逃離洛陽之後,在陳留發矯詔給各地,號召各路英雄共同討伐董卓,很快便有十八路諸侯分別起兵響應,更集結到洛陽附近,安營下寨,真是聲勢浩大,一時無兩。不過,《三國演義》始終是一本小說,史書倒沒有出現過「十八路諸侯」,那麼……到底當時起兵響應的又有哪些諸侯?

孫堅生於吳郡富春縣,十七歲隨父親孫鍾一起乘船去錢塘,正好碰上海盜搶掠商人財物,在岸上分贓。孫堅拿刀衝上岸,故作指揮其他人行動,令海盜們嚇得立刻拋棄財物逃跑,孫堅追捕海賊,並斬下一個海盜的首級,從此「以驟勇敢為見重於州郡」,被任命為郡縣的司馬、縣丞。

生於三國亂世的話,當老大的卻不一定有權,可能更會送上寶貴的性命。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三國和晉朝能稱帝的皇帝同樣都是老二?這到底是天意還是命數?

「羽扇綸巾」的廢青!

三國第一廢,就是生於八十後的臥龍(聽到道號就猜知一二……),臥龍系出名師水鏡。未出山已經自比管仲,更自稱一代文青,是剛成立的劉氏大企業公司的管理層,身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要職,很多元老級員工也不太喜歡與他共事。由於手中常拿著羽扇,頭戴方巾,後人更用「羽扇綸巾」形容他的衣著。

一連串的計謀環環相扣就叫連環計,美人計只是其中的起手式而已。另外,司徒原來不是姓,而是官職,古代人習慣把官職放於姓氏後面,如王司徒、劉豫州、孔北海等等(幸好當年沒有姓鍾的人出仕南海一地……)。這次俊注典要解構的其實不是連環計,而是王允這個人

《火鳳》至今畫了接近十五年,不過故事中卻一直都沒有提過劉、關、張三人「桃園結義」的情節。反而多次表明張飛真正身份是「桃園畫家」,第一百三十一回【稚智珠璣】內容中,張飛記起當年曾幫一位司馬家公子畫過兩幅畫,更回憶起家中的桃花。證明了張飛家中的確是有一個桃園,恩若兄弟再加上桃園⋯⋯那麼,他們三人如何結識的故事,就等讀者自己想像了。

《火鳳燎原》第一回故事中第一個登場的角色就是夢中的怪物,其次就是司馬太傅的兩個兒子,眾所周知,夢中的司馬太傅如無意外或者可能很大機會應該就是故事中的主角之一「司馬懿」,而所有曾讀過中國歷史的人都應該知道司馬懿的長子叫司馬師、次子叫司馬昭(其餘七個兒子分別是:司馬榦、司馬亮、司馬岫、司馬京、司馬駿、司馬肜、司馬倫)。

「三馬同槽」就是第一回故事開始時的第一句旁白:「世人篤信夢,曾有曹姓者夢見三馬同食一槽,因槽與曹同音,唯恐被馬吃掉。故此,凡見名字有馬者皆避之,甚至取其性命!」曹姓者指的就是曹操,至於三馬是誰?據《晉書.宣帝紀》記載,曹操知道司馬懿素有雄心壯志,且擁有「狼顧之相」(此典故往後再解),又曾夢見「三馬同食一槽」,因此對其非常防範,又警告兒子曹丕,說司馬懿非甘做臣下之人,將來必會干預曹家執政。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