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臣賊子
亂臣賊子
亂臣賊子

有說為左政治正確,《美女與野獸》中硬加左男同性戀劇情,引起部份家長鞭韃。雖則畀細路知道同性戀嘅存在係唔會令到佢地變同性戀(即係我睇《美》係唔會突然接受人獸戀),但我對於呢種政治正確嘅行為真係感到萬分討厭。事實上呢種政治正確嘅行為就係另類嘅政治審查,完全係妨礙創作自由,一個現成嘅故事好地地硬是要加插啲「小眾元素」落去嚟顯示「平等」無疑係畫蛇添足。

近年嚟,唔少本地老牌老字號都敵不過貴鋪租以及進口廉價商品競爭而被逼結業,而我地香港人就好被動咁邊間要執先撲埋去搶舊貨懷念,但事情原本就唔應該係咁,應該係我地主動地去支持本地商品嘅市場,避免佢地喺不斷失去本色嘅香港中消逝,於是我就有製作呢個清單嘅念頭。

跟緬甸新相識談及彼國內羅興亞難民問題,方發覺現今所謂自由通訊社會中資訊亦頗為封閉,基本上緬甸人立場多被曲解或忽視。

第一次自己鋪無縫地板嚟講,我係打boss的,因為我鋪村屋,環境濕度比較高,而且啲牆身係歪的,換而言之間房係梯型,所以我要做嘅野又多左。

“They_feed_us_with_ourselves,”_聽落好撚恐怖,但現實就係用另一種的方式發生在我們身上:所謂的勞動,實際上就係我地去將自己嘅時間、體力和精神變成生產力的轉化。生產成本之中工資係固定的,而實際上工資亦係從我地嘅生產成果而來,但多餘出嚟嘅盈利就係被主宰生產同交易嘅資產階段所奪去。仲不得止,資產階級亦只需要撥出0.001 %嘅資源作社會福利,生產效率就可能大大提高,盈利亦自然大增,但落工人袋的亦只有源至工人的「工人專用食物(工資及福利)」。

陳雲呢個人之所以得罪人多,好多時都係佢講野言辭會用更加激烈更粗卑鄙嘅方式去警示世人:「中國式陰道」曾經引起無數「知識分子」討伐,指其侮辱女性,但事實上由八十年代到依家,你隨便問個香港人「一個後生大陸妹嫁俾香港老柴為乜?」,大家都會斬釘截鐵同你講為左錢,而大家身邊都一定會識人係娶左個大陸女人後輕則家不成家,重則層樓都冇埋,呢啲事耳熟能詳,仲普遍過傷風感冒,大家就係因為個「道德仁義」就無視曬呢啲自己心中其實一直相信嘅事實,就好似左膠咁,其實咪就係自己呃自己。係啊,佢講野係極唔尊重,父權,有時市井,仲有啲仆街,但佢講嘅係事實,講左一啲你難以宣之於口嘅仇恨出嚟。出於超我,出於社教化培養嘅道德,你會屌,但問心,十個有九個咁其實係認同,講咩「佢可以用個尊重啲嘅態度表達」啫,你見佢講得出自己出左名冇得叫雞,就知呢個人比你班口講「性工作是工作」嘅知識分子更坦蕩蕩,唔興塗脂抹粉。

仲記得有一次某師弟破完處inbox我話覺得好撚失望。第一次望到真實嘅女體,佢先發覺原來patpat可以咁大,大到好誇張,但個胸又不合比例地細,而個乳暈係啡色而唔係粉紅,仲要大過波板糖。唉,少年真係後生,你唔係以為有豐乳就一定有肥臀吧?其實有大pat就幾可肯定會有象腿,仲可能會有啲橙皮紋添。

不知應笑此等黃絲天真,還是固執,或者斥之奸狡才是。說之奸狡,不少指控對梁「好失望」的泛民支持者由頭到尾都未有支持過梁天琦或本民前。其中不少的facebook 頭像都是那些「守護理性7」等暗指二月補選時支持公民黨楊岳橋才是理性之舉的泛民擁躉。既無支持過,何來失望?

多人去M記點餐,前面個老野喺到猛咁問「我想要個牛肉包」(即係咩包啊阿嬸?)、「冇毫子喎我平啲得唔得?」(已經有老人卡優惠架啦你仲想點啊?)、「餐平過齋買…… 我又食唔曬…… 咁買包定買餐好?」(你鍾意啦)、「我想要上次食個個包……有塊肉喺中間嘅呢……」(隻隻包都係咁架啦!)、「一個包要成十蚊架……咁熱氣」(係買就買唔買就過主啦!)等等白痴問題。

「事事要將仔女放首位」——呢條金科玉律令到好多母親都唔識得放手。放左仔女喺首位,其它野可以唔洗理,而仔女成長,大個獨立嘅時候,母親會失去自己一直放喺首位嘅仔女,如此一來,造成部分母親喺仔女成長應獨立後亦事事干預,唔只仔女煩,個母親亦事實上失去左可以獨立嘅機會,於是變得依賴,長久只會變得容易產生磨擦。

鄉議局無能,在於一班鄉紳只顧自己個人好處,出賣一眾鄉民集體利益:大部分荃灣、葵涌同青衣等等已高度發展嘅新市鎮並冇地俾原居民起丁屋。而班鄉紳喺到做乜鳩?有冇幫手爭取過?有冇示過下威佔過下地盤馬路?冇,簡直連左膠都不如。不過佢地好忙,忙住投共,忙著反佔中,仲要係戇鳩到自己仆埋去反,貼出嚟反。你話反佔中對原居民有冇好處?冇架其實,啲原居民村喺曬新界,班廢老走出港島認唔到路,分分鐘有啲一年走出自己條村都唔知有冇十次(認真)。不過,鄉議局中大把人就覺得,走出嚟反佔中,就自己利益大有好處!

「嘩,勢估唔到今年七一得咁撚少人啊!球場仔都企唔滿!」還記得,修政治學某課,教授提到“Voter_fatigue”,若按字面解作「選民疲憊」的話都基本上估到大概內容,大意就係當選舉次數太繁密,選民經常要投票,就會覺得好煩,然後直程唔理或唔投;另外,在選舉之中選民感到自己被排除在外,亦可能產生Voter fatigue,舉個例啦,情況可能係整個選舉都冇候選人代表某個少數族群,該族群自覺喺個選舉中宛若排除在外,自然理撚得個選舉;甚至乎,選民經歷過多個選舉多次投票,但到最後覺得投極都係咁,改變唔到社會,爭取唔到任何變革,於是,選民就可能真係有票都唔要,一於唔投票。

佔中三子現時再冇道德號召力,即使泛民和蘋果力挽狂瀾亦不能再取市民信任,特別是大家自發的佔領行動無一顯出佔中三子獨特的五大規條-有口罩有鐵馬不等拉,佔中三子再度登場指點江山將會自取其辱。群龍不可無首,而學聯勝任作表角色,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大學生本身的光環-無錯,光環是吸引市民參加的要點,光環就是關鍵。

《沒有太陽的日子》乃係六四事件發生後一個月至半年之內拍攝完成,當中有講香港人如何看六四,如葉德嫻和張堅庭;中國知識分子如何看六四,如詩人多多;也有海外成長,不諳中文,無論文化上政治上對中國都無歸屬感的海外華僑看待中國人身份。

致元洲邨的華太太

當我心中忙著,卻眼看到在封鎖線外的MK仔望著地上的血,還在嬉笑玩樂;阿叔阿嬸埋頭議論,恐怕君之死未有挑起他們對生命之珍視,未有使他們更親愛家人朋友。反之,你的離世只淪了茶餘飯後,閒聊講話的話題。車上的人紛紛拿起電話- iphone、samsung、LG,山寨電話,一下子傾巢而出,眾人似是獵奇,想將這突如奇來的畫面拍下。想到這,我更感覺悕憈- 面對死亡時,大眾的反應,就是拍攝,上傳。

敝人為「多謝梁美芬反對立法會特權法令政府繼續隱瞞點解唔發牌哈哈哈哈……」之作者。有鑑梁氏美芬所謂之「嚴正聲明」聲東擊西,作為九龍西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員竟視一篇只張貼於豆潤民主牆上微不足道的大字報為文革批鬥,謂我所作所為「恐怖」,具脅迫性兼夾騷擾云云,一字未有解釋發牌事宜上強違民意反對引用特權法,心胸狹窄令人咋舌不在話下。今鄙人則書回應一篇,送佢一程。

頁 3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