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
江澄
江澄
是個超級矛盾綜合體的雙子座女生: 讀經濟,又愛戲劇; 喜歡看電視,又怕多看電視腦袋會懶惰; 想做法國電影編劇,又不懂法文; 學了日文,又沒地方用; 自小念英國文學,又偏偏要寫中文小說; 知道寫書辛苦,但不停出書。

《金枝慾孽貳》活脫就是一個怨婦集中營,戲裡的角色,不論年紀,不論性別,九成都是怨婦。不看《金枝慾孽貳》,還不知怨婦有千姿百態,老處女怨婦、奶媽怨婦、名伶怨婦、名伶之妻怨婦、太監怨婦……,可能是史上寫怨婦寫得最成功最深入的電視劇。可怨婦真的不是我那杯茶。

到底任何人,包括創作人,有資格討厭政治嗎?《向政府說不》的男主角Rene是出色的廣告創作人,反對派邀請他幫手策劃和製作一系列廣告,鼓動國民在公投日投反對票。鏡頭所見,Rene跟反對派一直保持友善但不親密的關係,除製作廣告外沒有參與太多其他政治活動。他盡心盡力拍攝政治廣告,每天都想到新點子,但他構思汽水和肥皂劇廣告也同樣熱誠。他的付出到底是來自政治信念抑或專業精神?一時也說不上來。甚至到最後反對派獲勝,所有人歡呼,Rene卻表現得很冷靜,沒有狂歡,只是抱著兒子靜靜地後退離開。觀眾甚至感覺到群眾的沸騰給了Rene一點壓力,他投入不到,唯有離開。及至下一組鏡頭,觀眾豁然開朗。Rene一個人踩著滑板穿梭鬧市街頭,是整齣電影中他最放鬆,最自由自在的一刻。

《一代宗師》:去蕪存菁

一橫一直,武術為經,愛情為緯;時代變遷為經,三位宗師的選擇為緯(張震在戲中是很重要的!)茫茫雪景有禪意,章子怡美得素淨,金句一錘定音,落地有聲。可王家衛以前的電影不是這樣的。他早期兩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阿飛正傳》和《東邪西毒》都是大堆頭製作。他給我們過度豐盛的愛情盛宴,眾生浮沉愛海,各有不同表相。這樣的盛宴,看醉了,吃撐了,也是值得。畢竟人生難得幾回聚?果然,隨著逝的逝,走的走,某種類型的角色是永遠不會在王家衛的電影中再出現了。

在港大校外課程唸戲劇時,譚國根教授曾教過《雷雨》、《日出》和《原野》是曹禺的天地人三部曲。《雷雨》是人與天命的永恆鬥爭﹝天﹞;《日出》講人與社會的關係﹝地﹞;《原野》表面是復仇故事,實質是寫主角仇虎的內心世界,講人的恐懼、潛意識,以至對我是誰的質問﹝人﹞。當時對此說法印象甚深,主要原因是譚教授用「宇宙殘酷」形容《雷雨》的結局,我一聽到就覺得這四個字很型。剛過去的星期天看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甫出戲院我跟丈夫說,「李安的《斷背山》、《色,戒》和現在的《少年Pi奇幻漂流》就是他的天地人三部曲。」

相信許多人已發現到《一路向西》的故事跟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有驚人的相似。Frankie被豬西奪去初夜,羞恥得要遠走他鄉;佟振保亦形容他跟巴黎妓女的第一次是「最羞恥的經驗」。還有大食Margaret 跟玫瑰,二人同是中英混血兒。振保面對玫瑰始終把持得住;Frankie 也在鏡頭前力抗Margaret 的引誘。Zeta 跟小思,誰是平淡如水的煙鸝,誰是人盡可夫的嬌蕊,更是呼之欲出,毋庸贅言了。但《一路向西》跟《紅玫瑰與白玫瑰》的相似處亦止於此,是故事和人物的相似。在精神面貌上,《一路向西》跟張小嫻一系列三枝花式愛情小說﹝《麵包樹系列》、《三個A級的女人》、《我的愛如此麻辣》等﹞更一脈相承,堪稱姊妹作。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