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曌
王曌
1994年生,美國加州大學二年級學生,祖家北京,電影專業

生為一個自由人是種恩賜,《被奪走的十二年》(12 Years a Slave)中的男主角Solomon Northup便是如此。十七世紀,奴隸制成為社會爭議的尖端,Solomon與他的家人住在北方廢奴州的夾縫中,地位雖然低人一等,但全家人不用被奴隸主奴役肉體,那個時候,他是自由人,是勞動者,是音樂家。

聊來聊去,師哥師姐們都在抱怨國內學術制度的弊病,比如教授和多少女學生上床,女學生們的罩杯有多大,或者貪腐問題,比如被解密的中共高官的海外資產名單上為何沒有周永康,宋祖英會不會上今年的春晚。偶爾蹦出來幾個」顛覆性」的關鍵詞如「許志永」或是「新公民」,又或是最最不能提及的神棍詞語「法輪功」,飯桌一眾人就像Gem所唱的一樣是「一剎花火」間收聲。

站在「明知解放軍不會開槍」,還是裝作大義凌然的虛偽道德高地,大言不慚地說:「闖入駐港部隊總部前做了最壞準備,即『他們(解放軍)會開槍』,但為了幫助香港人克服對駐港部隊的『心魔』,明知是犯法也要『拼命』」。大陸叫這種行為傻逼,香港人叫這個On99。

習主席屁股坐熱過的那把椅子

中國商賈都有的一個願景,就是把一切可能賣出去的商品套上浪漫主義的名號,杜牧曾飲過的杏花村酒,楊貴妃曾經吃過的荔枝,食客在享用的過程中,也不知不覺感染了古人飲食餐飯的心境。但倘若在北京城吃到毛澤東愛吃的紅燒肉,臭豆腐,卻又不免想起城中央他老人家水晶棺中的屍體,不知道那具成了精的臘肉會不會影響食慾。試想,從夾雜著北京的有風沙味道的霧霾中趕去包子鋪,湊熱鬧去花21元錢食餐「主席套餐」,耳邊定會響起嘖嘖稱讚主席親民或不屑他作秀的議論聲。

反觀香港,路西姆,一個被宜家定義成「路姆西個性靦腆,家境貧窮但好學,每天日出而作,負責送牛奶及報紙,希望透過上學長知識,成為了不起的人。」的,渾身上下充滿著萌點的公仔,卻被認作是香港的反政府象徵,讓人不得不無奈的笑著承認:原來我香港人再努力,也做不到V怪客的Chill與嚴肅,我地精神內核是「無厘頭」的,是「沒有來頭」的,是娛樂大於政治的,是」大笑「多於「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