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ine Li
Clarine Li

今時今日做大學生好難,講緊既唔係考公開試,唔夠學位或者要同強國人競爭,而係唔理你做乜,無論講句野,打篇文,甚至親身參與活動都會比人責備,甚至劈頭罵你一句廢青垃圾。

除左文職之外,大型活動助理其實都好搶手,唔係講笑,時薪五十至六十五,但甚少有月薪﹙除非係乜乜社福機構請暑期合約助理幫手舉辦活動﹚,睇荔園招聘就知喇,吸引到過千人排隊應徵,薪金係就係可觀,係樂園返工仲好似幾開心,但日曬雨淋,同埋只係返得一個月左右,可以放下假!

裝睡的人真的叫不醒

「有去嗎?佔中。」我沒作聲,然後他又說:「我中午去了,賺了二千」當時身邊旁人不禁對望了一眼。然後男侍應又說:「去拆東西』我微笑回應,而他語畢便離去。

鍵盤戰士看學運

筆者很想走到政總,但既然不可能,筆者願意做支援人員,筆者願意徹夜更新在場朋友消息,有必要時便衝去保釋他們,這是除了當鍵盤戰士之外唯一我能做到的,無論分身角色是甚麼,大家其實也可以出一分力。

我住咁耐上水,問心個句我係有見過婆婆公公跌親,但真係無見過大陸人會停低扶起佢地,反而我成日見到既係拖住車仔一箱二箱既大陸人撞到人而唔道歉,甚至就係呢啲拖住車仔一箱二箱既大陸人撞跌人囉!

筆者一邊看著新聞直播,一邊佩服記者的專業,也許是肥皂劇看多了,筆者曾幻想過屋內是一群殺手,也幻想過案件牽涉綁架案,更幻想過行兇者一邊看著比監視器更清晰的直播一邊策劃反擊,豈料槍手最後竟吞槍自殺,如果這是TBB劇情,相信結局或會引來千萬投訴,因為一個字「爛」!無論如何槍手已死,尊重死者好像是常識,豈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死者繼續成為城中熱話。

對於鄭家富先生,我真係充份感受到咩係「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係點解。其實「自由行」真係已經嚴重影響港人生活,先不說甚麼上水變為水貨城,只講大量自由行拉喼購物,同埋佢地既行為同不可一世有錢大哂既態度,就己經令港人十分煩厭。筆者唔清楚鄭家富先生一直對「自由行」既立場係咩,但對於佢講既「如果依家自由行充斥既香港社會衝入黎我地海怡,我就不能接受」,筆者就真係覺得好不合理。

你們的水貨活動是為了討生活,我們阻止不了,俗語︰「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你們背後既有「強國政府」撐腰,我們亦不想當殺人兇手,我們縱使不滿亦只好「忍」。久而久之,我們不當殺手兇手,你們卻毫不留情地千方百計把奶粉運回內地,絲毫不顧慮我們的嬰兒,難道只得強國人有需求而香港人沒有?是的,這老掉牙的話題就連筆者也生厭,但眼見水貨問題仍日益嚴重,真的令我很懷疑政府所謂「奶粉管制措施」的成效,看來港人真的要拭目以待。

其實真係唔難發現汗流浹背地爬上祖墳前又汗流不止地走下山既就真係只有青年人和大批中年人士,中國傳統思想「百行以孝為先」,我即刻諗點解就不見老年人和傷殘人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