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皓炘 Corey
羅皓炘 Corey
香港人。最鍾意香港,最憎人唔鍾意香港。

甘羕丁子系吾岩牙

年少一代見到某啲字可以唔打口字邊,overgeneralize(以偏概全)成其他粵字邊旁都可以省略,打出「吾系甘牙」等字,即使「唔係咁呀」只需大五碼就可輕易輸入同顯示。

上星期一PokemonGo登陸香港,我咁啱請咗病假,等醫生時順便捉精靈,沿路只有零星放緊暑假嘅少年人一齊捉。反觀同事分享寫字樓外盛況,頂我未試過咁想返工!朋友話你屋企嗰邊都有精靈架,問題唔係精靈呀,我想感受花潮嗰種空氣、壓力、誘惑啊。

點解男人鍾意樣靚身材正嘅女人?因為以幾萬年前嘅醫療水平,生仔對母子都好危險,搵個青春健康嘅女人可以增加順利承傳基因嘅機會。一把秀麗長髮代表過去幾年都健健康康,堅挺胸部代表後生,苗條纖腰代表並未懷孕。

細細個已經成日聽,男仔遲發育,所以小學階段女仔叻啲,但大個啲男仔就會追翻上嚟。2002年之前,中學派位一直都係男女分兩條隊嘅,背後因由就係咁,話要畀個「平等」嘅機會男仔去追。即係,即使一個男仔成績banding差過一個女仔,兩者選校一樣,但男仔有機會入到叻啲嘅學校。直至平機會話咁樣係性別歧視,2002年開始男女合併派位。

我前幾日都去咗,重向村民問路,佢地都好熱心教路。A唔識路,幫我地問B,然後A同B傾傾吓重教我地掟石仔添!村民C路過,先插口話:「人地都話唔好掟石仔咯,你重教人掟。」留意,A、B教我地掟石,C即使阻止都只係提起「人哋」話唔好。弄潮騷擾村民?村民唔係咁諗喎。

當年重未係人人手執一部智能電話嘅年代,中年男人眼紅嘅,只係以而家眼光嚟睇有如弱智嘅非智能手提電話。唔知今時今日司機叔叔過得點呢?智能電話有幾方便我們生活,唔使我講啦。然而總有人跟唔上時間巨輪,被拋於科技背後。佢哋就葡萄我哋擁有方便嘅生活,於是佢哋用道德枷鎖作為金剛箍。你要方便嗎,佢哋就唸咒唸到你頭痛,「低頭族低頭族低頭族低頭族……」

去到所謂嘅金紫荊示威現場,即係三百米外嘅會議道(其實勁遠,八點播國歌我朋友直情聽唔到唔知到開始左),有一大堆人圍埋左討論緊。當中有人會指示發言權,「哩位先生舉左好耐手,畀佢講先」「佢講緊野你唔好插嘴」等等。佢地不停喺度泥漿摔角,大概就係由不同發言者喺度loop「大家唔好衝擊」「都冇人話要衝擊」,而後者似乎係屬於少數。我比較深刻嘅發言,係有人指出哩個係「我地嘅國家」升旗,同埋有人呼籲唔好喺金紫荊哩邊堵路,被反駁哩幾日都係堵路,佢話「所以唔好錯落去」。

北韓遊記

有人話旅客去北韓見到嘅嘢都係假嘅,成個平壤都係演員嚟嘅。我冇哩個感覺,如果係演員,咁都扮得非常細緻,例如佢哋知道大城市嘅地鐵站嘅人潮需要行得好快,地鐵站裏面嘅北韓人步速比得上香港人架!至於唔俾遊客離團私下同當地人接觸,我諗當局驚當地人見到出面嘅世界,多過驚外地人見到北韓真面目。畢竟金氏想維持一個非資本主義社會,就需要「保護」國民,正如「快樂之國」不丹都係十幾年前先有電視同互聯網啦。又有人話去北韓只係睇最光鮮嘅一面,見唔到真章,咁正如遊客嚟香港,都係去山頂睇維港架啦,唔通帶佢睇深水埗籠屋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