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想個政府幫我地?食胡椒噴霧就有你份!2014年我地上過街頭,想攞返我地應有嘅雙普選,等我地嘅聲音可以直接透過民主制度去影響施政,結果個政府就用黑警同埋催淚彈黎回應我地。係中國治下,我地係政治上根本見唔到我地呢一代有咩出路。一國兩制失效吖嘛?你教下我地仲可以點樣搵到我地嘅未來。

是年,基於對支聯會六四晚會形式僵化、中國人身份認同及「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之不滿,大專學界一致決定不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惟不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絕非代表學界就此無視六四:我等十一間大專院校,將合辦六四學界論壇,誠盼能藉是年之機會,以理性之眼光,從本土之脈絡,理清六四諸港人之影響及意義。

中大校董會昨晚召開會議,於會上通過提名委員會之建議,提名梁乃鵬先生出任下一任校董會主席,並上呈行政長官等待委任。中大學生會代表亦有列席會議,並於會議前及會議上向校方及校董會要求押後通過提名,待提名人選接受同學及教職員直接諮詢後方於校董會上再作討論。然而,校董會拒絕中大學生會要求,漠視同學聲音,置社會質疑於不顧,強行於社會、中大師生甚至校董會成員均沒有充足討論的情況下粗暴通過提名,我們深感遺憾,並對此作出嚴正抗議。我們謹此作出聲明如下

本會在此促請校方:1. 盡快正面回應師生、校友、社會人士對中大(深圳)發展、開校目的、畢業生畢業證書、學則等疑慮;2. 保證中大校譽不會因為深圳分校的出現而受影響;3. 盡快澄清中大(深圳)的同學與中大同學的權責、畢業證書、學位等分別;4. 回應中大是否在中大(深圳)項目中取得財務和財務以外的利益。

我們對中大出現假學歷入學事件表示遺憾,事件已對中大的校譽和公信力造成一定傷害。行使假學歷入學是嚴重的刑事罪行,絕對不應姑息。假學歷入學案件已經進入委員會處理程序, 我們作為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的學生代表, 基於保密原則,我們不便就事件作出評論,以保護涉案同學之私隱。我們認為中大作為一間國際知名而具公信力的學府,校方應盡快公開交代是次事件,以釋除各校友、同學、教職員和公眾人士的憂慮。

(作者按:善衡同學公投將至,寫下這篇文章,是希望在聲明以外用一個更人性化的角度去討論這件事。我真的希望這件事不要再被演繹成中大內部各群體的爭議,雖然有很多對於我的不實指控和抹黑在流傳,但我依然希望將討論集中於starbucks的好壞、應否進來中大。我會繼續用自己的身位嘗試以真實的理據進行說服,但抉擇的權利是大家的。)

善衡書院學生會批評本會到咖啡店正式開業時才採取行動反對,乃不負責任的做法。本會澄清,本會自去年開始一直有跟進咖啡店事宜,在過去兩個月亦有就此積極與善衡學生會聯絡;而我們在今月8日晚上收到善衡學生會對中央三莊(幹事會、學生報、電台)邀請,於10號舉行會議。但由於中央三莊代表未能共同出席會議,因此回覆會議需要改期,唯被指成「拒絕面談」。對於善衡學生會的指責,實在感到莫名其妙。我們重申,我們無意針對善衡書院學生會或追究責任,只希望同學間的誤解和紛爭能及早完結,讓大家能重新聚焦在有關咖啡店的討論上。

時間:晚上7時開始 地點:范克廉樓地庫中大學生會室 傾莊,不只是為了上莊而已,而是對這所大學、學生組織、社會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反思。我們談過何謂學生組織、學生會;我們反思過何謂秩序、辯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據。每一次傾莊,我們希望透過深究不同的議題,令兩、三小時的討論成為思想的盛宴,令參與者有所裨益。

9月9日是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有人說每個人的一票都很重要,甚至輸掉就會是「香港黑暗的一天」云云;有人說立法會不是幹實事的地方,可以休矣。究竟我們手握的一票代表著甚麼?為甚麼我們有權利投票?我們應該投票嗎?無論如何,我們都習慣了四年一度被各候選人動員我們投票,彷彿我們只是候選人的粉絲,投票的作用就是保送他們入立法會,讓他們玩一場屬於他們的遊戲,然後我們就回家靜待下一個四年。實情是,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們參與政治的渠道是否就限於投票?投票以外,我們還可以如何參與?有用嗎?有意義嗎?我們希望各位香港市民除了運用自己手上的選票外,還可以因應自己的能力和意願,實踐不同形式的政治參與,一同為不公義抗爭!

大家有沒有想過,大學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大學提供自由的空間,沒有邊界的思維,其實都導向了一個目標:就是讓我們反思自己、反思現狀、與別人擦出火花而創造新的知識。也許我對普通的迎新營有點偏見,但根據我自身的經驗,大O和細O著重的是玩得開心、玩得放、以及擴大社交圈子為主,卻沒有花太多的時間處理一些基本的新生問題,例如:「這個我將會停留三、四年的大學,是個怎樣的地方?」、「我希望在這所大學內做些什麼?」、「我希望三、四年後的我,經過大學的洗禮,將會走一條怎樣的路?」、以至「作為一個大學生,我和社會的關係是怎樣?」

80年代末以來我們對於政治參與的理解,投票就是民主的代名詞,和平集會就是行使集會自由。沒有申請的集會,是非法集會。當議會內有惡法被通過,我們除了哀號卻無甚可做,惟有發動遊行示威──當然要是和平的,向政府表達我們的聲音。由此,「和平、理性、非暴力」被視為金科玉律。不論當時的背景是怎樣,只要當示威者試圖衝出示威區,又或議員嘗試阻撓議事,總之不按政府規定的程序行事,就會被指滋事分子、不理性,破壞社會秩序。

中大學生會對李旺陽事件的分析和呼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