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戈
異戈
為文為學無甚成就,撰文以自奮。

廢老不是第一天存在的

阿寶就當然問返佢哋:「你哋係咪淨係識為自己諗架屌!你估我係為自己先揸高達呀?我都係為咗大家,包括埋你班廢老先出去架咋!」呢個時候廢老當然係答:「我嘅感受係點你明條春咩!」「明明降落好快喳嘛」、「我淨係要個仔平平安安」。。。

唔知你地有無試過細個煮飯仔話要娶你個同學做老婆,或者應承左初戀要愛佢一生一世?今日睇返,可能我哋都只會(只可以)一笑置之。性格係呢啲成長嘅過程、甚至成人後都會翻天覆地咁變,但我哋都會覺得,嗰陣嘅我同今日嘅我係同一個人嚟。最有力嘅證明,可能係有啲事只有我自己知。但我地其實好多時都會唔記得以前嘅事,我地又點可以證明自己係同一個人?

從一種創作形式跳到另一種創作形式,我哋既眼光總係不自覺咁習慣用習慣去取代感受同理智。但如果只能夠欣賞用電影表達嘅馬戲,咁我哋會唔會同戲中嘅劇評家一樣咁可悲? 保持一個靈活嘅心去接觸事物本身嘅「內容」,我諗緊會令我地喺乜都可以假嘅社會入面,搵到一啲更加真實既事物。

如果香港地底不屬香港

我每天八點起床,整理儀容後,乘電梯出境到LG取車,境外車位的月租比境內的便宜不少。剛剛開回境內上路,入油燈便亮起了,我趕緊開到最近的油站,職員說:「先生請等等,我們馬上從境外把油運過來。」我有點擔心,不知道要多久呢,幸好他十分專業,三爬兩撥便將車入滿油。我看看手錶,時間不多了,付過了油費和原油的進口稅後,便急急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