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達仁
陳達仁
大學生,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現任國是學會內務副主席及逸夫書院社會學系系會外務副會長。非典型民主派,以務實求進為左右銘,力圖運用建制力量實現自由民主等理想,妄想運用手中鋼筆揭露真相,深信終有一天可改變社會。

早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說香港人需要接受一國兩制的「再啟蒙」。沒錯,「反對派」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另類詮釋」很有效地誤導了香港人,讓香港人錯信了中國共產黨執政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張榮順說得很對,「我們應該把『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基本法》到底是怎麼規定,講清楚、弄明白。」弄清了「一國兩制」的目標後,香港人更能明白到香港的制度如何的野蠻。這才是港人該受的「再啟蒙」。

冷漠縱容跋扈

電視台作為大眾傳媒,理應視廣大市民為米飯班主,到底一個以娛樂大眾為本的行業,為何能夠如此目中無人,逆民意而行? 無線正如政治權貴、地產霸權一樣,在缺乏民意認識下逐漸驕傲自大,行徑愈發囂張跋扈,日漸忘記了自己輝煌的成就其實是建基於民眾的。無線不知道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人討厭以感情線為劇集主線,以絕症作轉捩點,以燒烤作結局,以及一大堆技術「穿崩」,所以他們敢於播放粗製濫做的劇集;他們不知道香港人憤怒到何等地步,所以敢於在東張西望內大放厥詞;他們不知道市民的力量,所以他們敢於向號召台慶熄電視的市民「挑機」。

特首無中立

特首作為特別行政區首長,是否僅僅是政府公務員?如果是,特首又如何履行地區元首的職責協調各利益團體的衝突呢?如果不是,特首又憑甚麼要「政治中立」呢?特首作為一區首長,應做的不是決定堆填區建在將軍澳還是屯門,也不是制訂貧窮線是月入多少,更不是四處盲搶地,反而是思考香港整體社會應該朝那一個方向發展下去。如此一來,特首如何能不作價值判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