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Dan
DanDan
關心時事的香港女孩

三堆一爐,係咪就掂哂?

於2013環境局推出《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訂下減廢目標,期望於2022年底前實現每人每日棄置量為0.8公斤或以下,而中期目標則為於2017前每人每日棄置量減少至1公斤或以下。可惜現實不似預期

房委會於2018/19年度可編配單位為34,679伙單位,而本年度房委會估算單位大減30%,只有24,100個。當中只有不足一成,即2,190伙給非長者一人申請者。年青人與如果沒有與家人一起申請輪候公屋,輪候時間將接近30年,即大約於50歲的時候才可以獲得公屋單位。 可是現時剛畢業的大學生起身點平均數為15,000港幣,已超過公屋入息限額的11,830元。這代表公屋的申請制度沒有回應單身青年的住屋需求,逼使他們一直與家人同住或租住劏房,香港大學研究報告指出近八成三十歲以下的青年仍與父母居住。他們處於進退兩難的局面,嚴重缺乏獨立空間。

醫管局的《風險通報》透露,2016年第二季公立醫院共發生29宗藥物事故,比第一季多18宗,創四個季度新高。到了2017年第二季一共發生13宗嚴重醫療事故,當中有9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其中一宗更在手術的六天後才發現有一件用作腦骨切除術的鉗被留在病人頭顱內。而去年的第四季共發生5宗嚴重醫療事故,有三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一宗為病人接受錯誤的治療。是因為醫生人手不夠,開工時間長才導致的嗎?頻頻發生的嚴重醫療事故,令大眾不禁懷疑香港的醫療制度改革引進的的公私營醫療系統,是進步還是不斷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