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win Fung
Darwin Fung

贏在生產線上的起跑線

我樂隊The Smoking Bear剛發佈了新作品:《生產線》。今天的家長,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線」,會把孩子的時間表塞得滿滿。除了大灑金錢送孩子上play group,還要孩子參加一大堆興趣班:學畫畫、學樂器、學跳舞,還有各項體育運動。要孩子學這些東西,是要訓練孩子將來成為畫家、音樂家、舞蹈家、奧運選手或球星嗎?不,這些職業在香港被認為係搵唔到食,哪有家長會真心希望自己的孩子長大後從事藝術或體育運動發展的!是要孩子培養興趣、陶冶性情,促進身心健康嗎?非也,逼孩子去學這學那,把他們鍛煉成十項全能,純粹為要他們成功搶分入讀名牌幼稚園,之後上名牌小學、band 1中學、DSE拎星星入大學,第日拎住張沙紙出來搵好工。

《做夢》

《做夢》是一首描繪性愛的歌曲,但我們樂隊喜歡玩嘲諷,所以到歌曲末段,就把真相揭曉:多麼誘人的前奏、美麗而激蕩的過程,原來只是南柯一夢,通通都是一場空。

正能量!?

「正能量」,原意大概是用來形容樂觀心態。我從不反對樂觀心態,我自己也是樂天派的人。但我們所面對逆境,是否有「正能量」就能解決?餓著肚皮、瑟縮街角的露宿者,難道聽到你「報佳音」,大跳大唱地散發「正能量」就可得飽足?我冇錢買樓,有「正能量」又如何?啲樓價咪又係咁貴!

就二零一三年七月廿九日晚上,香港大球場舉行傑志對曼聯足球比賽期間,有等候入場的球迷衝破警方防線及辱罵在場維持秩序的前線警員,本人特此致函促請貴會發表聲明,公開譴責滋事球迷的粗暴行為,向社會大眾表達以下信息,以捍衛警隊尊嚴及香港法治精神

我很愛RubberBand。怎能不愛?這一池死水的香港樂壇,在Beyond 解散後的今天居然還有band sound 能打進主流,編曲和現場彈奏水準都很上乘。而且歌曲內容都甚有社會意識,講本土、講民生,以音樂鼓勵大眾從歌舞昇平中睜開眼醒覺過來,比起那隊於去年幫過政府寫歌慶「回歸」的所謂樂隊,RubberBand 實在太值得我們去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