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 Chi Wai Yung
Derek Chi Wai Yung
自由攝影師

日本大阪城公園內有一個遊樂場設有一個環形鋼架,最高的位置8尺多以上,一排排小朋友爬完一個架中間沒有離開的地方,要繼續要爬另一段有差不多20尺距離才有機會離去,當然可以繼續爬去最後目的地滑梯。那天看見最排頭位的小朋友只得2-3歲,慢慢的爬,後面的小朋友沒有催促,只停下來等她慢慢的前進。架下沒有虎媽緊張的保護,她的媽媽只是遠遠的觀看,直至小朋友真的沒有氣力才從鋼架的空位接她下來。

林鄭連扮野都費事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陪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出來會見記者。以為有什麼特別消息。原來又是成立一個國民教育科的委員會。同先推行後檢討有什麼分別?只是多了一個永遠討論不出結果的委員會。再者這麼快開一個記者會,可以在6點半新聞時段播出,令沒有遊行的市民覺得政府反應很快。極速回應市民,感覺政府比前朝好。完全是連做戲也不做,快些完事,連等多幾小時,扮有考慮遊行人數,扮有考慮政策,都不做。根本就是要硬推政策,重演03年23條的情況。就算不成功,最多是消失一個教育局局長,政務司司長地位不變。

老左吳康民稱「國民教育問題已被政客騎劫」,但他是真心忘記了,還是佯作不知道,國民教育根本就被中國共產黨這個全中國最大的政黨騎劫?這問題已被官員,中共偷偷啟航,不劫船,如何回正軌。他還說他們老一輩的,大中小學都按受國民教育。上課要唸總理遺囑,大學要上黨義課……如此接受16年的國民黨教育,還不是思想走到了國民黨對立面。對了,老一輩身受其害十多年,已知國民教育不可強來,現在還要當代學生學習,幾十年前的事情,沒有進步嗎。老左的思想,就是「反對的便是錯」嗎?

吉隆坡雀鳥公園

在吉隆坡的一天,在沒有計劃下就決定去KL Bird Park。吉隆坡雀鳥公園,面積20.9英畝。園內有3000隻雀鳥,約200種不同雀鳥,當中90%馬來西亞原生鳥類,10%外來品種。進入公園尤如入了一個巨型鳥籠一樣。不像香港公園與鳥隔開。這是一個重要元素,在行人路上會有雀鳥在旁飛過,會同雀鳥共用一條道路,所以時刻也要留意頭頂會否有鳥糞會否從上跌下來。幸好筆者在園內沒有中頭獎連安慰獎也沒有。進入正門迎接我們的是美麗的鸚鵡。

八號風球下TVB記者報導期間,被兩名人士高舉「七一上街」和「平反六四」的標語干擾。單從相片睇沒有太大問題,但睇影片就發覺兩位人士,遮記者鏡頭,然後令記者被逼移開。站在電視台角度,CUT了直播我覺得好正常。言論自由唔等於唔尊重人,你舉牌自由表達,記者也有報導自由。在不干擾新聞報導下去表達可以接受的。

香港國際藝術展 12

今年的香港國際藝術展(展期至本星期日五月二十日)感覺上失色了,可能有一些展品見慣見熟了,沒有十分大的驚喜,雖然這樣說,但也有作品值得關注的。例如艾未未的作品「琮」和沈少民的「我睡自己的皮毛上」。

六四紀念館

六四紀念館正好為慢慢淡忘這斷歷史的人,回憶起那年的事件。也可令年青人知道中國有這一件事情發生。回想當年也在風雨中在維園跟著遊行,對整件事情也不什了解,只是覺得沒有理由要用槍火清場。六四燭光晚會差不多年年也會出席……只是沒有一次安靜坐在草地。總是拍攝燭光晚會的情況。這樣就二十三年了……希望香港這一點燭光能照亮這一段歷史。直至平反。

整個演唱會開心與傷感交雜一起,是值得反思。開心背後的真實?達明一派演唱會道出了當下香港的狀況。雖然歌曲大多都是十多年前的。「大亞灣之戀」、「天花亂墜」、「十個救火的少年」……人群從通道慢慢離去,好像螞蟻一樣,只跟著前面。非常有秩序。但也感到現今的香港社會是否大規範化?沒有了個人特色?只是跟著前面。跟著大隊?不理好與壞。不分是與非?

當我們細閱宣傳字句,「風味地方菜」,沒有說明是新店的地方菜定老店的地方菜,只要加XX地方的名字就是地方菜;再者領匯內跟本沒有老店的生存空間。「拜訪經典老字號」,沒有騙大家:大家樂、麥當勞等食肆,在香港發展了二三十年,可以稱得上老字號了……歡迎拜訪。「細味領匯食肆幾代情」:直程反映飲食界酒樓業的歷史,隔幾年酒樓總會結業,再開新一間,往往新一間是同一集團只是改了姓換了名,真係父生子,子生孫一代代傳下去。今天在商場拍下尋味時光的橫額,「順德經典」是福苑集團旗下的,「叻沙味道」在黃大仙中心開業只有四個月,是叙福樓集團旗下的,另一間「意八」只知道在藍田有分店。

昔日的喜帖街 

喜帖街外的小公園 無參天古木 卻有高樓直柱 它們只有片刻看見世界 很快 就會成為身後的高樓 深藏石屎之中 永遠不見天日 圍板 割開了休憩與勞動  喜帖街的屏風樓 卻劃破香港的今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