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奇木
迪奇木
90後,全職廢青,兼職宅男,人稱學渣。想用筆墨紀錄筆者生活有幾咁頹廢。

「我雖則話做三行佬咋,但我請親假,老闆都頭曬痕㗎。如果你缺席,會搞到教練抝曬頭嘅,咁你咪係一個有價值嘅球員囉。」

誰擁有權力去決定整盤《大富翁》的規則?就是政治範疇的另一環,最為人熟悉的有君主制度、極權制度、民主制度等等,林林總總的政治制度,讀起上來確會有點頭暈眼花。我簡單解說了兩套制度,西方奉行的民主,「來來來,投個票,少數服從多數吧…」;而東方的大國則傾向欽點下任接班人,「Hao,見你一表人才,是某某之後,下一任你來做…」。即使《大富翁》多麼不過癮,你不喜歡可以quit game推倒重來,但現實世界不可以

留學是個頗大的課題,畢竟每個人的留學經驗都有所不同,至少我可以分類出chur同埋Chill。係,留學都可以chur,有時仲好辛苦。有時會後悔,有時會埋怨自己做乜亂咁揀。當你留學異地,父母必定不在自己身邊,出了問題多半靠自己解決。而我,也不想家老憂心,只好時常報喜不報憂,畢竟自己也是個二十歲多的成年人了。當出現很多問題、課業壓力又憋在心頭,有苦無路訴,此刻,你的知己,你的朋友,就是你的救命草。

老實講,望住人地講到,寫到,但自己又做唔到果種挫敗感真係好撚沮喪,有時真係會沮喪到懷疑人生。

平時班鬼佬,求撚其沖下水,抹下隻碟放埋一邊,我覺得算係好俾面,始終標準不同,不能要求更多,各盡己責固然啦。但當有住客開始唔洗碗,唔抹檯就係惡夢嘅開始,你幫佢處理左一次,黎緊就會有千千萬萬次。我同roomate講:「大佬,你仲有四個月窩,你幫得幾多次呀?」

劈頭一句就話「我細細個就開始睇…」,點知Start Up 老世真係俾面覆佢,仲問:「我最近砌左個project,你有無興趣黎幫手。」哇,當佢講起呢單嘢,地下啲葡萄汁就黎要搵條毛巾先抹得乾

話說上集笑完隔離房嘅內地同學,繼續講下啲絕塵,遙不可及嘅成功人士(未來),唔係我,唔洗望。總之一睇,一聽你已經知佢他朝有日會成功。當我因為exchange 脫離屋企,又因為窮嘅緣故,每日仲諗緊落超市買邊款Pizza 翻屋企焗嘅時候,同樣去exchange 嘅呢條友(化名Jason)已經學識煮飯,仲煮埋俾佢阿姆斯特丹嘅同學食,offset 自己平時買餸嘅開支。

最近因為留學,搬咗去法國,除左語言有啲唔慣,食野有啲唔慣,搭車有啲唔慣之外,應該都還好。反正大鄉里出到城就見到乜都覺得驚奇。但最有趣嘅係住喺八個人嘅apartment,見盡好多地方鄉土嘅特色。今期講講點解你窮,點解你廢,點解你俾人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