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
渾水
渾水

就是要批評女拔狀元

網友笑今日係一年一度政治審查狀元的日子。這種說法的底蘊是放尖子一條生路,不要用政治眼鏡去睇他們讀書成就。這可是媒體常用的操作慣技,媒體工作者用來交數刷點擊率。社會共識尖子有才自有德,品德必要兼備。凡事有正反,總有人睇唔過眼,覺得不要擺尖子上台,所以就有這說法。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他們未必自殺,覺悟一大了,就會演化做出比之前做更激動的行為。犧牲不一定意味生命的完結,可以是另一種形式,最極致就是拉壞人落水,一起死,這是文明社會最不樂見,我們不想和恐怖主義拉近距離。

《粵劇特朗普》得到我分數

自從有一日心血來潮打電話去新光戲院,我每一日都好興奮好期待。是的 ,我對cult的東西情有獨鍾,所以我不介意落力幫手吹《粵劇特朗普》,甚至我facebook search #得不到分數 都多是我的帖文,玩到連hastag都幫手推埋,因為件事真係好膠好cult。朋友都問我有無收李居明錢,無,真的無,但我覺得李居明大師至少要請我食飯。

電光火石之間,家寶想到自己的出身。破碎家庭出身的家寶,靠住媽媽的辛勞,供書教學終於讀到三大的神科,然後努力一步一步考專業試成為同輩眼中的中產,但眼前這位老闆是他投資銀行的金主大客。家寶從不相信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相反他只信百無一用是書生。讀書多沒有令家寶人生多了選擇,只是令到他的選擇更難做。家寶心知,84萬不只是肉金,一旦拒絕老闆,即是代表這個關係會被破壞,最近市道不佳金融難做,沒有這個客,就沒有以後……

女拔被人笑投共又有咩所謂

其實成班畢業生同中學距離都10幾廿年,仲執着學校嘅名譽,當然可以係歸屬感啦,但其實骨子裏最介意都係人哋標籤埋你,殃及池魚。

不知為什麼,見到AppleStore的大媽,心頭就有種無名憤怒,我整副身家,就是間接輸在內地人手上,因為我十倍孖展買了那隻老千妖怪輝山乳業(6863),結果單日暴跌七成。因為這隻內地民企妖股,連累我輸了整副身家、輸埋我的至愛,仲有,輸埋我的人生。

我在沽空內銀之中找到快樂

身為基金分析員,我同我上司Fredi據理力爭,力數內銀股不是。睇淡內銀的壞處多不勝數,表外債務質素差又多,太多奇怪的衍生工具連累業績;內銀盈利倒退,息差收窄、連累派息減少;中國經濟向差,內銀作為百業之母,當然仆硬街。內銀管理僵化,因為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內銀不思進取,只好跟著美帝的爛點子Coco Bond,學人玩股換債。這一著,已經幫內銀埋下爆煲的伏線。

學民思潮算唔算借殼?

財經界這些技倆太多,騙不了人,希望學民唔好有樣學樣。「中國梅鐸」黎瑞剛,亦即係tvb個大股東,買完美克(953),搵埋樂易玲樂小姐入董事局,然後改個名「邵氏兄弟」又可以炒一轉股票了。做咩業務?有無前景?唔重要啦。

蔡東豪辭職的財經推算

蔡東豪辭職當日是12月9日,未必太多人留意到,這日是向氏家族向華勝出殯之日,世事是如此巧合。講起向氏家族,實力之強唔洗多講,我也怕得罪人。向氏家族有一間上司公司中國星文化產業(8172)正在賣殼,世事,再一次,就是如此巧合。現在公司處於停牌階段,因為向氏家族正在賣殼,賣比邊個?世事永遠是這麼巧合,就是賣比蔡生的老闆—–高振順。

這條「借殼橋」非常厲害,玉成其事的是英皇證券。英皇和謝霆峰的藝人關係,眾所週知的。謝男神近年的藝人形象非常正面,也有個性,由當年叛逆青年被塑造成年輕企業家,不單TVB《最佳男主角》有介紹這位企業家,連科大商學院也曾邀其作嘉賓,分享其管治哲學。就算婚姻離異也不能傷害其正面形象。

黃台之瓜的自由黨

田大少中伏,弟弟田二少撇清,仲落井下石,屌多兩錢,只能嘆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歷史上兄弟相殘的權力鬥爭難道又少了?玄武門之變、七步成詩,甚至有人搬出隋唐過渡之際宇文化及和宇文士及兩足弟的故事引以為鑒。這段歷史我都唔係好熟,大約係咁:隋末唐初,連連征戰就亂到仆街,宇文氏都是一方勢力,不過當然不夠李唐鬥。阿哥化及算有點風骨傲氣,唔夠打,不過「人生固當死,豈不一日為帝乎!」,所以橫死掂死都做下皇帝,過下癮。

UmbrellaRevolution始於西方媒體,這種命名方式有新聞性考慮、有話題性考慮,所以西媒有誘因用上這個樣字眼。事實上,這可以配合國際關係的分析框架,在「美國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基本方針下,這樣的炒作話題方式很適合尋租(rentseeking),撈油水。然而,UmbrellaRevolution也比「佔中」好,「佔中」一字有被騎劫和代表的意味,這一個討論可見於拙作《續析遮打革命的政治經濟學》一文。不過,既然戴教授也回校教書,意味自己退出,那真是雨傘革命一大快事,那我也用不著鞭屍。

俊和公司垃圾公關的財經解釋

俊和獎學金事件真是極度弱智的公關災難。一間上市公司正常也有公關PR和投資者關係IR,在這政治節骨眼上如此高調,是非常不智的,投資者應該要質疑一下管理層的智力。當然最7的不是這樣,天以為你老大一間公司是要撤一筆大的資助。啊!原來不是,兩萬蚊而且。大佬,你公司都市值11億啦,會唔會寒酸少少?仲要得果兩萬蚊,好心就唔好獻醜啦。更7的是,這封信也寄了給中大,中大馬上澄清原來一直沒有俊和名義的獎學金。天啊!這個城市已經不講文明了,但可不可以聰明少少?真係7到喊啊!

續析遮打革命的政治經濟學

港府面對的矛盾是北京力不從心,被動地沒有實際支援,事件延至多日,統戰部、中宣部、中聯辦等機構毫無表示,我的分析是因為中共內部權鬥的不明朗因素,所以京官不敢輕舉妄動。同時,警察、羅飯、梁班子的矛盾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前日,林鄭宣佈延時第二次政改咨詢,這就意味著戰線將會延長,打持久消耗戰,這是港府逼不得已的做法,以時間換取空間。事實上這個做法,林鄭也是既得利益者。按正路權術思維,延長戰線可以用的招數不多,圍魏救趙是其中一個,這個「魏」自然就是最差勁的丑角,梁振英是也;「趙」就是北京。到時北京來一招壯士斷臂,那運動就可以取得「階段性勝利」,有藉口削減社會戰力,但對真普選的終極目標卻無得益。所以現階段有一說法,梁振英不下台倒反而能凝聚群眾。

遮打革命的政治經濟學淺析

運動遍地開花,市民自發游擊是全賴組織者的退場,包括學民、學聯、政治代理。學民因假訊息,誤以為28號晚上會有槍械式清場,而勸喻市民撒退和自行退場是一大成功關鍵。結果證實,學生組織錯判形勢,不怕死和憤怒的市民不怕警方鎮壓,走上街頭,形成unconstrained的,以市民主導的運動,當晚沒有政黨敢界入騎劫。民主派的政治資本不是來自蛇齋餅等經濟小恩惠,而是來自搶佔道德高地,所以他們永遠不敢把社會運動亂升級或進一步激進。他們第一怕的是因激進而押注太大做成反饋,這本質上是一種金融投機,大家會輕手小注玩「即日鮮」、卻不敢做較「長線」的投資。

主場新聞的另類Business Model

為什麼我可以肯定主場有做上市的潛質呢?是因為前車之鑒。高先生除了有蔡生這名高足外,之前也提過,還有吳征、楊瀾兩位門生。這兩位蔡生的師兄師姊,當年就是透過買殼重組,把良記集團接了回來,然後再把傳媒業務陽光文化網路電視注入,掏空公司資產後再拆骨賣殼圖利。就算蔡生失手不能把主場經IPO上場,重申師兄師姊故技,把主場注入一間空殼公司再拆骨賣盤,這難道不是門大生意嗎?現在創業板殼價都2億了,主板殼價也5億。就算什麼財技勾當也不做,光這一買一賣已經可以賺了個殼價。最重要的是,這是高先生整個集團一直最擅長搞的操作,為什麼不可能?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