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Chan
Do Chan
Do Chan
陳到,傳道人,基督教樂隊 Hallelujah Get-out 成員。以文字、音樂為抗爭武器。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andoremiwp

論偽合一

基督徒,要按聖經所說,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然而,若合一一語不按正意分解,則很容易成為消聲維穩的口號、或統一的代詞。是故,小文一篇,意在指出合一不是什麼。至於合一是什麼、怎麼樣締造合一,則由看倌自行恩索,或許,有日在下另文論之,亦未嘗不可。

外界的反對聲音,主要是針對佈道會和籌款晚會混合、把 Nick 商品化和三億擴堂花費太大。在下認為,以上三點,其實只有第一點是死罪,其餘兩點是情有可原的。阿 Nick 的確是商品,邀請出席聚會有明確價目,是明買明賣、願者上釣,可是,Nick 也會做 pro-bono。埔浸請他作招徠,冷靜一點想,只是一盤生意,想籌多一點錢。至於三億擴堂,大家雖然覺得很浪費,但在下認為,其實如果有本事拿得出三億來起,倒是你自己的「家事」,我不能說好說歹的。現在的問題是,你埔浸無咁大個頭,但又想戴咁大頂帽,咁其他人咪睇唔過眼囉。

聚會的定位是「佈道暨擴堂籌款」聚會,這一點是令很多人勃然大怒的。我猜想,其實主辦方並不是想非信徒買票聽福音,他們的目標其實是教會內的富貴會友,他們買票捐錢給教會,教會還以阿 Nick 親身講見證,本意是想雙贏,但結果卻釀成公關大災難。敝教有規,福音免費,佈道會不收費,幾乎是通例,唯林以諾這等神棍,才會收費搞佈道會的。將籌款和佈道捆綁,實在超不智,甚至可以說是超弱智,把聽見證當是捐款的「回禮」,更是大錯。教會對佈道的純全性,仍然是有要求的,不能「買豬肉搭舊骨」,而且今次還夾雜籌錢,更是罪加一等。

食慾 vs 性慾(陳到注釋)

高主教又獻新猶,講「食慾 vs 性慾」,在下略略注解一下。(以下黑字為高主教原POST)(紅筆為陳到短評)

他把比喻和現實混為一談。耶穌作為一個人,他並沒有娶妻生子。這是一回事。施洗約翰、耶穌自己、保羅都用新郎新婦比喻談及基督和教會的關係。按照新郎新婦比喻,基督第一次來是和新婦訂婚,他現在離開了,是「去為你們預備地方」。按照猶太人的傳統,訂婚後,新郎會離開未婚妻,去起屋(離開父母),起好,就正式娶。比喻的主要目是講基督愛教會,其親蜜猶如夫婦。天國的盛宴則是指將來屬神的人要歡慶。

路德大破高皓正

老實說,他學精了,他不會再大刺刺地擺出一副「全世界都要聽我話,戒j」樣子,他收斂地講這是他的個人經歷,也沒有定性打j是犯罪。他只是用滑坡理論,讓人覺得打j 的人,最終還是會變成禽獸。既然他擺出一副只屬個人見解,「不喜勿插」的低姿態,人家罵起他來,他就更易扮演受害者。的確,他的面書上,不但支持者眾,而且還集體信誓旦旦地揚言要立刻戒j,儼如高登的戒j post 一樣。

稅吏撒該,與陳振聰

我們幾乎已經可以 foresee 到,陳振聰將會是下一個被大量消費的「信主名人」。你諗下,他的反差幾大?你諗下,他的故事幾傳奇?加上陳振聰一把超厲害的口,一把可以氹到幾億身家返來的口,所以,你可以諗到,他簡直是「見證界」的金童!叫他講由信風水變信耶穌,打迷信牌,得;他講又窮變富又變窮,打金錢牌,又得;他講面對官司得平安,打平安牌,又得;他講掂到本聖經觸電,打靈恩牌,又得。好話唔好聽,一個唔該,佢太太譚妙清信埋主,家庭大復和,打家庭牌,仲得。佢根本係一個見證金礦。勁呢!

要是窮得連朋友也攀不到,怎樣算?哼,中產資格,是可以飲回來的!曾俊華話,中產的生活型態是飲咖啡!所以,你做到那種生活型態,就可以了。所以,去茶餐廳食晏,唔好飲咩凍檸茶喇,一律飲咖啡,你就是中產了。不喝咖啡?不用怕,中產資格除了可以喝回來,也可以看回來!看法國電影吧!我告訴你,咖啡還要用錢買,但法國電影可以上網 download 呀~所以話,要做中產,其實唔難。

心理分析馬恩國

他和長毛整段對話,不斷強調他的澳洲大律師資格,用以羞辱長毛。長毛叫他做律師,他立刻糾正長毛,強調「大」律師,而且,他又針對長毛無大學學位,不像他一樣專業。其後,他又暗諷自己聽不明長毛的英文,用意應該也是要羞辱他。那邊廂,長毛用馬的言行來攻擊他的人格,指他是懦夫、大話精。馬沒有正面回應長毛,而是反用長毛的話反指長毛是懦夫。後來,他開始強調自己愛國愛港,不斷宣稱自己愛黨愛國,攻擊長毛不宣之於口。後來,就爆出 soundbite ‘You are not even a f***ing Chinese!’。他是用口號式的叫喊來表示自己愛國,但有趣的是,他愛的國,包括澳洲、香港、中國。唔信?自己聽多次。

戀愛切勿求印證

在戀愛的事上,千萬別拿上帝出來。不要求問神,絕對不要。原因是,在戀愛中的人,對於祈禱的答覆相當主觀,主觀到一個地步,會騙了自己而不自知。屬靈人拍拖,不因異象而思遷,但會委身於伴侶。在下結婚前後,不少人問我怎樣知道他就是神所命定,在下一概答:我不知道。

縮短行程,同買竹漏數,兩者都衰,但衰的性質不同。在基督教的罪觀中,罪分兩種:一為「不該做的,做了」,二為「該做的,沒做」。上述情況,他不該去花市,但他去了,是為「不該做的,做了」;他應該付 $140 而付款不足,是為「該做的,沒做」。在短短一行,就示範兩種不同的犯罪方法,CY果真有罪魁的風範。

駁小豪子「眼紅論」

他絕對誤會了自治。城邦自治講香港的自主性,除軍事和外交外,中國不干涉香港任何內政,香港也不干涉中國,絕非曾志豪所說「不和中國發生任何連繫」,所以,香港自閉一說,不成立。解決水貨賊是「實」,切斷現今的中國殖民關係,也是「實」,但兩者有先後次序。水貨賊威脅到的,是嬰孩是食,是人道問題,必需急急解決;現今的中國殖民關係令香港加速大陸化,也不能怠慢。

高皓正,受苦的不是你,唔該你收聲!你咁講同默認共產黨現在的邪惡有甚麼分別?按你邏輯,愈多迫害,咪愈多愛主信徒,愈多黨員信主,咁咪快d傳回耶路撒冷囉。係咪好感謝主,係咪要祈爆佢先?痴線!無論如何,用甚麼方法,都不能認同共產黨的政權。共產黨作的孽,他們一定要在地獄還。我對大陸受苦的信徒相當尊重,為他們留了不少禱告和眼淚,但我絕不會說甚麼神用共產黨訓練信徒的話。這些話,只有在苦難當中的有資格說。

不以基督為恥,但……

教會輸掉這班人,輸掉的不只是一個半個人,而是輸掉了一個時代。教會叫人傳福音的時候,總會說「有九十九隻羊,走失了一隻」,但面對這班中立信徒,教會又會怎處理?我心眼壞,我見到教會不珍惜會批判的人,他們走,教會衰起上來甚至暗自慶幸。少一個會思考的人,少一分阻力,教眾更易控制。誰的離開,他們會覺得傷呢?當然是乖乖聽話那一群。他們要找的「一隻羊」,其實就是一隻乖乖羊。

113 反同集會後的點點滴滴

基督新教教會,根本不應有龍頭,這樣一班人走出來,佔了龍頭之地位,是把整個討論的光譜極化。處理所謂家庭倫理問題,各家各派本來就有不同的處理。就以離婚為例,也是影響家庭價值的,但新教教會根本沒統一做法,有些教會很包容,有些教會很嚴謹,甚至要紀律處分教徒,從來都沒有共識,也沒有人試過搞甚麼祈禱會去表示立場。但是,為甚麼對同性戀要如此高調、要如此講「合一」呢?而且,更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教會一向擅於搞大型集會,但今次不選大球場、紅館、伊館、expo等搞大型集會,偏要選在政府總部,政治意圖不是很明顯嗎?背後的動機我就不去猜想了,但信徒可以循這方向問問,為甚麼偏要在政總。

給五萬人中的您

從面書上,我看到你去參加113「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照片,您說「今日我們不懼世俗眼光,站出來捍衛聖經真理,不贊同不等於歧視」。看罷,我很心痛。那個會思考,有反省的大好青年,是在哪時開始被灌輸這樣的意識的?是誰,給您這樣的教導的?去完昨天的聚會後,您平安嗎?是否感到為真理站出來,作主見證的感覺很棒?反對同性戀是我們基督教很需要捍衛的價值,對不?

頁 2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