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Chan
Do Chan
Do Chan
陳到,傳道人,基督教樂隊 Hallelujah Get-out 成員。以文字、音樂為抗爭武器。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andoremiwp

先道歉,然後捅多刀

香港主流教會,對於時事一向靜若處子,面對紛亂的時局,他們喜以「政教分離」、「順服掌權」甚至「沒有負擔」等原由拒絕關心。獨有一事,他們每次都動若脫兔地回應,那就是同志議題。有說政府將訂立性傾向歧視法,多年來「兄弟爬山」的教會們,罕見地同氣連枝、主內一家起來,以「反對同性戀特權運動」為旗,搞一系列衝著這立法而來的動作。

給高皓正埋單,兼勸信徒

他又巧言令色地說行公義,好憐憫如何重要,其實,他做了甚麼?CY 白白撒謊,警權過大,黑社會收錢遊行撐政府,高先生行了甚麼公義?貧富懸殊,政府對窮人趕盡殺絕,印度女子遭輪姦致死,他又好了甚麼憐憫?全部都是口號。 你說,他在建立基督教文化,在影響很多年青人噢。他在建立一種怎麼樣的基督教文化?這就是一種講外表包裝,講求要和政權和諧,同時又見不到世界真象的基督教。咁樣信耶穌,難怪人家叫我們「耶撚」的。高先生口口聲聲說要建立基督教文化,他只建立到「耶撚文化」。that’s all.

高皓正的奴性神學

有朋友多番勸我,不要再浪費時間在高主教身上。其實,我也不想人家想起陳到,就聯想到高皓正,那對在下來說不是甚麼榮譽。昨晚,高主教繼續大談他對順服的高見,繼續講多錯多。在下思前想後,撫心自問,自己是否非寫不可,我得到以下結論:如果你在街上見到寶藥黨,兜售假藥,而且一點也不臉紅,說得七情上面,你,會不會上前踢爆?有人說,他只是小販一個,搵食嗟;有人說,他又不是毒販,藥雖假,但吃不死人;有人說,要打就打幕後黑手,不要捉這嘍囉。我會說,反正碰到,為何不踢?

報佳音:一個犬儒觀點

嗱,你當我係傳道,問我搞唔搞,我就照直答。我一開始就問一個最 fundamental 的問題:點解要搞?你答左我幾樣野,樣樣都好似有道理,但係我就覺得你地係為搞而搞,唔搞唔安樂,係為左自己的安全感而搞囉。你既然講到自己係要作見證,其實你係咪要諗下呢個社區其實需要d乜?要同社區連結,靠咁樣一年一劑報佳音,係唔 work 架。你要做,就平時做,咁樣係平安夜晒馬,會唔會只係自 high 多過為他人?為甚麼要報佳音,這是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高皓正:「蝙蝠俠係耶穌」

電影可以有深層意義,但最起碼,也要符合基本劇情吧。一個有正常理解力的人,無論怎樣解讀,絕對讀不出高主教的解釋。高先生這不叫聯想,叫幻想。今日他可以幻想蝙蝠俠是基督,他日你難保他當 teletubbies 係末日四騎士的。是這已經不是釋經問題,也不是對電影解讀的問題,是腦筋問題。

關於男人鹹濕…

高皓正:「你知道其實上帝造男人造得那麼急色,就是要讓男人有愛的能力!」我懷疑,這是高主教午夜夢迴,想起當年的風流韻事,想到自己當年的猴擒,當年的快槍,當年的鹹濕吧?男快女慢?我沒聽過比這更糟糕的性別定型了。你自己急色,你群埋d人急色,就咪框死所有男人啦。另外,你咪扮啦!你食女咁多,我就唔信個個都係慢熱喇。以下我想做個小小邏輯練習,分析一下他的語意邏輯。

[文化研究] 濕濕的 hot culture

把耶穌塑造得好勁,其實反映他們內心對耶穌的不信,他們不信一個受苦的神的 power,他們認為他們的神要正面,要威風,要型,要不敗,這是對耶穌的大誤解。所謂神的軟弱比人的剛強更強,真正信仰基督,認識基督的人,不會避開他的死亡和苦難。

「型的相反是甚麼?是老套,俗一點講叫柒。型的相反就是柒。古人求信仰,愈古老的愈有價值,新教派反而不受落。現在的人求信仰求表面的 presentation 要 chic,要有 gimmick,五光十色吸引人。我不反對,畢竟傳播的方法是重要的,但福音不是一件產品,這是關於生命的體會,當人要找生命的時候,他們要的是真知灼見,不是表面功夫。表面功夫可以引人入門,但內裡無墨,則只會帶人到人面前。還有,只有心底裡覺得基督教柒的人,才會想把基督教變型。『型』對於基督教,根半無關宏旨。一個真正的型人,是靠做出來的事,不是一句兩句口號。」「你覺得高皓正型嗎?」「我覺得義載老人家的小巴阿叔型一點。」

「不只是CY犯罪作孽,是我們所有香港人都犯罪作孽。」言下之意,香港人今日落得如此田地,不能單怪 CY,是所有香港人共同作的孽。喂,阿林生,你有無搞錯呀?神學上,在上主面前,我和 CY 的確一樣渺小;但在現實生活中,CY 卻有著影響七百萬港人的權力,他作的孽,分分鐘禍連三代,在下一介草民,又怎能比? CY 誠信破產,又無政績,但他不是民選的!CY犯的罪,作的孽,頂多和那 1200 個選委有關,不要算到我頭上。現在政府一遢糊塗,我無 say 的。而且,把 CY 的罪和我的罪相比? come on,我犯的是 sin,是上主看不過眼的罪; CY 犯的是 crime,是人人都看不過眼的罪。林以諾你不要 sin crime 不分,混淆視聽。

同志:陳到觀點

其實,我就是中間派。我很怕一刀切同志問題。有罪?無罪?come on,i am not God himself. 我無答案給你。基督徒們,其實,你的良心給你一個甚麼答案?同性戀這罪大惡極嗎?我告訴你兩個故事,真人真事:某直男在大學時代玩女無數,食處女多過你食女,後來信主,金盤洗J,娶了個靚女,四圍出來叫人不要濫交,要貞潔。第二個故事,一男生在中學時發現自己是同志,偷偷和另一個男生發展,勞斯來斯何韻詩了十年,拍了十年拖,躲於衣櫃裡躲於失落裡。有一天,二人出櫃,被道德審判得體無完膚。同志圈的感情生活怎樣我真的不清楚,但是,我問你,以人頭計,那個故事的人造成的傷害較大?

把「二人成為一體」升 level 變成「三位一體」是超錯的!神和二人之結合,不人合之而稱「三位一體」。三位一體是自有永有,完全同等的 being,任憑你用甚麼 analogy,你也不能說和婚姻相若,除非,你的婚姻是三人行吧。高先生的講法,會讓人想到多人婚姻,非常不智。其實,我們可以說夫婦二人結合,而中間有上帝,基督為我家之主,所以是一個「三個人」的家庭,這個講法雖然很 creepy,但仍然講得通,不會惹人誤會。高先生的講法,是完全說不通的。就算你相信你們的婚姻是創世之時就命中注定,神學上,你和你太太的靈魂也只是受造物,受造之物,不能僭越攀登三位一體。

三件事,或多或少都和基督教信仰拉上關係,但不幸地,三件都不是甚麼好人美事。三件事都反映出基督教有某一部份人的思想,和世界脫軌。支持以色列侵略、恐同、希望消滅法輪功,三者反映一種為我獨尊,絕不包容的世界觀。唯(他們版本的)基督教價值,才是世界的出路。他們理想中的世界,就是聖經字面上的世界:以色列會大復興,同志要死,神擊殺異教徒。他們的思維,比其他人慢了約 1000年。你不要以為沒有這些人,有,我肯定,而且大有人在。他們的世界大概只有一件事:傳福音。一定要把全世界 convert 成基督徒,然後世界末日 BBQ,他們上天堂,沒決志的,下地獄。

他們又愛說同性戀平權會破壞了傳統家庭價值。破壞了甚麼?現在不容許一夫一妻制嗎?還是你們白痴到認為如果今日通過了這動議,就有一天會不容許一夫一妻?這樣的滑坡,太滑了吧?給其他人有空間說話,等於破壞了甚麼價值,這是極專制又不文明的想法。如果,香港是你明光社 own 的,fine,你立法禁止打飛機也可以。但香港不是你 own 的,你就要讓其他人有機會出聲吧?

若我們不再捍衞婚姻制度、異性戀、誠信,那麼離婚、同性戀、欺詐便成為正常的主流文化!「燈不放在斗底下」,基督徒必然在塑造文化——天國文化!---《主導生活》雜誌2012年10月號某頁。基督徒鍾意攻擊同志,有幾個原因:第一,同性戀易定義;第二,他們是小眾。簡單講,基督徒欺善怕惡。咁鍾意捍衛家庭價值,何不聲討離婚者?何不要求立法禁止離婚?基督徒關懷社會,CY 講大話喎,為甚麼不聯署要他倒台?四個字:欺善怕惡。神學上,我也承認罪無分大小,但實際生活上,過犯有輕重。殺因犯的判刑,不會和亂拋垃圾一樣的。放開宗教,同性戀者犯了甚麼罪傷害了誰?沒有。

與神對話 — 關於 HPV疫苗

我:如果有一支針,一打就會濫交,那應該叫春藥吧?神:孩子,那不是春藥,是用來預防子宮頸癌的。我:吓?那為甚麼有人會覺得打 HPV 疫苗會引至濫交?神:是咁的。按他們的邏輯,女童打了針,就不怕有性病,不怕性病,她們的小男友就可以打她們肉針,永無後患了。啊,「打肉針」就是造愛,這個你知道吧?

做「愛的療程」

歷世歷代,都不乏有人借宗教做生意,人們對此反應很不一。解簽、睇相、打齋、燒衣,全都要錢,但善信是樂意付鈔的;福音書、CD、輔導、精品,甚至佈道會都可以收錢,一樣有 market。市面亦不乏福音髮廊、福音餐廳、福音地產、福音車房,一直也相安無事,至少,未有人強烈恥笑。福音美容究竟做錯了甚麼?為甚麼「八福炒飯」唔好笑,但係「美麗傳奇護理系列」會咁有喜咁呢?福音和車房,不是更離譜嗎?

頁 3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