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Chan
Do Chan
Do Chan
陳到,傳道人,基督教樂隊 Hallelujah Get-out 成員。以文字、音樂為抗爭武器。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andoremiwp

吳宗文牧師寫了鴻文一篇,題為《「國民教育」爭議帶來之反思》,文章擁護國民教育。本來,一篇挺國教的文章,是不值得在下討論的。但他貴為播道會港福堂之首,該會達官貴人甚多,是故,吳牧師在教內、社會影響的確不少。文章之不通、矛盾之處若不指出,則會絆倒信徒和誤導社會大眾。該文甚長,不宜逐點破之,在下拋磚引玉,先指出幾個明顯錯謬,其他的,待有心人再撰文成論吧。

《時代論壇》網站上登了一篇名為「愛國?!基督徒的憐憫在哪裡?」的文章,由一位署名周翠珊的駐非洲宣教士所撰,在下建議大家先讀該文。誰是我的鄰舍?重新思想這個比喻,我發現香港似那個受了傷的人,更甚於可以幫人的那位。而強盜,則不言而喻了。香港受了傷,又有誰能治理?盼望在道德高地的人?也許,我們都既是傷者,也是那好撒瑪利亞人。在受傷中彼此一拐一拐地走吧,不要再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同情那賊了。

真心信徒怕假鬼

遮遮掩掩、藏頭露尾、反啲唔反啲,說穿了,咪又係那套基督徒「不可給魔鬼留地步」的所謂信條。每年,基督徒都在打這些「假鬼」,花時候教育信徒 Halloween 的「禍害」。但,真正吃掉香港的惡魔,教會卻處處圍護它,用「和諧」「平安」麻醉信徒對社會的不滿,用「聖工」來分散信徒對社會議題的關心。教會甚至為了資源,甘願淪為它的維穩機器。到底是誰「給魔鬼留地步」?

蔡志森,請小心你的飯碗

在下本著基督之愛,用我可以接受,最最最保守的角度勸大家。我就當任何人也不應上鹹網,任何人也應該婚後破處,任何人也要異性戀,好未?就算係用咁既 standard 去評論,黃成智和他的所謂群體,也是超白痴。他們所指的「鹹網」,其實是指人網的 forum,而forum 有成人版,僅此而已。我告訴你,全香港最多家長的「親子王國」 forum 也有成人版的!只不過,他們把它包裝在「兩性關係」之下,叫「健康談性」而已。

高皓正的破瓜情結

睇到一段舊片,real 舊,2008年。那年,在下還在神學院未開竅,高皓正還未娶他的靚女老婆。高皓正有份製作的一段短片。我先假設一點,就是他不是演員,他是真心想帶出該信息。短片中他拿了兩瓶水,截著途人,叫他們揀。隨後,有幾個人出來,輪流喝其中一瓶,之後,高皓正叫途人再揀。短片中,途人們一律揀未喝過那一支,原因包括:飲過那支可能有菌、多人喝過不是好東西、好多口水。

慢必出櫃,蔡森出火

據報導「蔡志森指,愈來愈多藝人、公眾人物公開同性戀者身份,反映社會對同性戀的「歧視」並不嚴重,沒有迫切性為「性傾反歧視」立例。 」蔡志森呢D咩邏輯?出櫃呢個舉動,本身就代表著同性戀仍然是禁忌,所以才人「出櫃」的說法。你又唔見鍾意養貓要「出櫃」?而愈來愈多人出櫃,也只是反映同志愈來愈勇敢,並不等如歧視不嚴重。我認為,同志仍是在明在暗地,都是受著歧視的,特別是受著明光社之流,打著所謂家庭價值旗號歧視他們。就係一日有你地明光社,一日就要為同志爭平權。

(本文比喻口味獨特,所用詞彙未必人人樂見。)有些事,要用重口味的性比喻,才能顯出事情的醜陋。所以,關於中港抗爭,還是用比喻吧。滿口「兒化語」,不懂看繁體字的北方怪叔叔,靠他的私生子振英,按著香港。怪叔叔向香港舌頭、兩手、並那殘肢並用,國民教育、東北割地、赤化議會……務求要盡快把他那話兒插進香港,使「二人成為一體」。香港用僅有的餘力頑抗那私生子和怪叔叔,但怪叔叔帶來觀看強姦的觀眾,卻說「你睇下呢個香港,幾無家教!人地想親你,你要配合的嘛……」香港聽著這些師奶的評語,心想,我要是掙脫了怪叔叔,我一定會摑你一巴,重的。

中港抗爭之別:尊嚴

香港人對他們的「愛國行為」不但不認同,而且覺得可笑。其實基本上,只要腦筋正常的,都會覺得這班強國國民可笑。我們笑他們甚麼呢?我們笑他們用著日貨反日貨的虛偽、我們笑他們為求自保而叫口號、我們笑他們不分青紅皂白、我們笑他們的暴力、我們笑他們反日不是對準日本人。我們也很詫異,詫異於他們的無知、他們的盲目、他們的暴力、他們對蒼井小姐的執迷……在恥笑之中,我們知道,這,就是國民教育的結果 - 一班缺德又腦殘,而且會趁火打劫的「國民」。換個角度思考,我們也見到,除了反日,也有反共的旗幟走上街,嚷著要「民主、自由、人權、憲政」。但這些聲音,比起純粹要趁火打劫的暴徒,其實只是少數。趁火打劫的人比趁亂要爭民主的人多,這就是大陸。

我不團結

我是熱血公民的一份子,但全沒有內情,我知道的都是大家上網能見到的。有些事,是可以觀察得到的。黃洋達由頭到尾,都只係和毓民一起,沒有和其他人力參選人一起。毓民搭皇上,蕭生劉翁搭慢必,大舊自己搞自己。表面看似是策略,其實知道人網多少少,就知道黃洋達同人網一系,是口和心不和的。但為了選舉,一路谷住唔講而已。既然選完,而黃洋達又敗選,那還有甚麼團結的理由?黃洋達領軍的熱血公民,雖然是在黃洋達在主持「早朝天下」的時候成軍,但一定不是靠人網壯大的。黃洋達看形勢是會和人民力量疏遠,這當然會被人話他反骨。但仔細一想,不走,留來幹啥?

於政總發言,講禁食

上星期日晚,我知道有市民接力絕食,心有感召要加入,但我要返工,所以,我決定自行在家絕食,由星期一到現在,已經137小時了。絕食,是抗爭,禁食卻關乎愛。我愛學生,更勝食物!我愛香港,更勝食物!我愛自由,更勝食物!我感召大家,按著自己的良心,去選擇做正確的事。我講完喇。

愛仇敵:香港政府

愛,就是為一個人著想。愛仇敵,就是為仇敵著想,為他們酬謀最好的。所以,我愛梁振英,我認為他最好還是下台,不要再為中共的狗,在臨老幾年或許能挽回一點做人的尊嚴。梁振英,我是愛你才叫你下台的。我沒有叫你食屎、叫你仆_,因為那不是對你最好的。最好,就是梁振英立刻下台。其他為國民教育護航的人,我也是這樣勸你們,咪_再做啦,返屋企啦!你知我地基督教幾維護家庭價值架,所以,快D走,返歸啦!愛仇敵真的很難,其實我心底是想梁振英仆倒而亡的(好像亞拿尼亞夫婦一樣),但本著基督愛仇敵的教導,我都係唔好咒佢死,我們(用愛心)大叫梁振英下台好了。

宣佈禁食,求告上主!

與其「絕食」給政府看,不如「禁食」向上主禱告。對呀,平時喪鬧教會的我,是相信禱告會改變一切的人。我信我的主,耶穌基督,是聽禱告的神。所以,我要按聖經教導,克己禁食,向上主舉哀,為我城祈禱。四十日,水!無價講。九月三日開始。今天開始,我會繫上紅布,寫著「為國民教育禁食禱告」四十天。這不是一個抗爭,這是關於愛香港,愛學生,哀我城的信仰回應。我希望,你,可以和我走一段路,和我一同禁食禱告,哀求上主。你可以一天,兩天,每天一餐。我深信此舉出於上主,我現在呼召你,和我一起。

十卜以外:開學禮有感

我要毫不掩飾的講出我的想法。被人 _死也要說!個嘉年華,個個 booth 講來講去三幅被,大家都講國民教育點衰,駛唔駛開多個講阿媽係女人呀?D booth 好少人講點樣 practically 咁推翻佢囉。去到個「開學禮」,大家淨係叫政府撤回,大佬呀,佢地班仆_,會聽先算啦。連三子絕食都唔理,你一個音樂會,和和諧諧,唔敢發難,佢地笑_緊你地啦。

政府對九萬市民上街視而不見,對學民思潮收集的簽名視而不見、對他們的長征視而不見。這個無人性的政府,最終要迫學民思潮發動絕食。學民的宣言,真摰、有力,其堅定態度,能讓政客們汗顏。在下對他們絕食之舉,100%認同。連中學生也要出來絕食,足證這個中央控制的特區政府麻木不仁,只顧實踐其政治任務,滅絕人性。在這刻,身為市民,在下能給予的支持,就是加入他們的絕食。由出 post 這一分鐘起,本人宣佈絕食,定規和學民思潮一樣,只喝水和鹽水。他們完,我完。本人之行動無鏡頭拍攝,非為出位,只願和他們同行。

信徒要監察候選基督徒

立法會選舉在即,部份候選人亦開始打告急牌,部份候選人就打信仰牌,希望搏得教會支持。我要說的道理很簡單:不要因信仰立場相同而投票。在下不反對信徒參政,而且認為那是件相當進步的事。但是,投票的信徒,你要搞清楚,我們不是選個執事替你爭取興建座堂,他們在議會內傾的,很少很少是會直接和「宗教」有關。說到底,立法會沒有甚麼直接和信仰有關的。但是,立法會很需要有正直、真正有基督精神的人,為人投票。所以,還是那一句,他claim 自己是基督徒不重要,你教會牧師支持他,也不重要,就算是教你教會牧師神學的那個神學博士支持他,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自己去監察這個基督徒,他是不是個可信的人。

上帝苦待台灣,為了香港?

某基督教平台,感謝主,說風不打香港,是吹回台灣了。難道台灣是個荒島沒有人?神保守了香港,難道祂順道懲罰台灣?堂堂一個自稱「和諧頻道」的基督教機構出言竟然如此涼薄,哀哉。但是,究竟他們為甚麼要如此感恩呢?

頁 4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