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Chan
Do Chan
Do Chan
陳到,傳道人,基督教樂隊 Hallelujah Get-out 成員。以文字、音樂為抗爭武器。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andoremiwp

以宗教之名拉票,絕不可取

以勒基金在明報刊登禱文多年,一直都為香港時事禱告,間中會牽涉政事,但絕少牽涉政黨。他們在 21-8-2012刊登的禱文,先引一段選舉新聞,然後禱文「求主選定合神心意的掌權者」,之後是一堆希望議員從善如流,人和政通的禱告。而問題,就是該新聞指出某一政黨的支持度急跌,而報導並未談及其他政黨,令人有覺得他們偏幫該黨。

今日尖咀,明日香港

坐著、吃著,身邊夾雜著中、港、外國人,我在克制自己,用平常心看陸客,少一點偏見。我發現,大陸人不是特別麻煩,香港人也不見得格外守禮。在搵食的地方,大家其實差不多。陸客、港人,也不是求一個位坐下吃飯?他們未必是壞人,但他們只是客人。香港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過渡地方,去歐美的跳板。客人,哪會給你拿盤子,講清潔?反正吃完就走。他們也許是善良的,他們佔了屬於我們的地方,是鐵一般的事實。food court 不可以設限,但香港和大陸有出入境限制,特區政府可以攔他們。如果香港割了東北一部份出來給大陸人自由入境居住,那麼,香港的未來,就和新港中心今日無異!他們和我們爭位,他們是客,我們是主;他們不用顧念我們建立的香港,我們,卻要包容他們。

釣魚台,應插甚麼旗?

[遊戲文章]保釣行動的啟豐二號,成功登陸釣魚台,精神上宣示了主權。在這一點上,在下感謝他們的付出。在繼續討論之先,我要先戴一戴頭盔。釣魚台,是中國人的。有人認為,插五星紅旗不能代表中國。但是,他們是插了五星旗加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這樣,代表中國嗎?站在國際對抗的立場上,是的,「五旗」加「青旗」代表了「國界中國」。但是,你算我過敏吧,在反國民教育沸沸揚揚的時候,這行為簡直是國民教育的最佳示範呀。而且,阿牛喎,社民連喎,他們不是反對共產黨的嗎?我想像一下,除了「五旗」加「青旗」之外,還可以帶甚麼旗插上去?

原本這些圈是實色的,但後來我認為 blur blur 地更能反映實況—-不是黑白分明,乃是如光譜漸變。好基督徒,大部分,都偏重宣揚福音(天藍部份),有部份重疊了關心貧病孤寡(深藍部份)。有一水人,不太著重福音,只身體力行去關心貧病孤寡(桃紅),這批人有一小撮會兼顧關心制度問題(鮮紅)。只關心制度的,有,但為數不多(黃色),關心制度又傳福音的(綠色),少之又少。能三者都關心的(黑色),更少。圈外有一灰圈,顏色分明,不言而喻。但我現在告訴你,下面那圖,更真實。

執膠@赤柱後灘(5-Aug-2012)

吃了兩回白果,已經有點覺得「膠」,但是,赤柱後灘很近,所以我們也去了。結果,灘上有逾卅市民在執膠,其中包括「美點」林輝。有別於重災區,這兒的膠,需要時間慢慢找。有不少遊人行過,都會問甚麼事。執膠的人,都會和他們解釋,我自己也用了一次英文、一次普通話、一次廣東話講解。有些人知道了,十分驚訝,這裡人是旅客。有些人知道了,立刻停下來幫手,那管只是一會。當然,聽完之後拍拍照走開的,也大有人在。比較特別的,是有幾個青年,他們本來坐在灘邊嘆海風(?),經過了解後,四個穿著四正的人,捲起袖子就工作,很令人鼓舞。

三面千絲萬縷的旗

先賀李慧詩奪銅。對我來說,妳是第二個香港人奪牌。李、高二人,sorry,他們是有香港籍的中國人。見到這三面旗,除了感慨萬千,嘆了一口氣,想了很多糾結的歷史,想了一堆如果。如果鴉片戰爭咁咁咁、如果中英談判咁咁咁、如果基本法咁咁咁、如果事頭婆唔放手、如果香港不用被回歸、如果……望著英國旗,聽著 God save the queen,這些,只能懷緬。現實是:香港旗,和左面那一支,都是紅底的。唉。我想,很多人也一樣地無奈吧?一轉眼,林忌竟然 upload 了下圖,題目是「平行時空下的 2012」看完,我才真的無話可說。一圖勝千言萬語。

致家長《我應罷課嗎?》

近來城中熱話,離不開將要推行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下簡「國民教育」)。此話題有別於平時的新聞,它和貴子女的成長、福祉有關。而且,有團體可能會在九月發起罷課,到時情況可能會讓家長不知所措。所以,為了 閣下能掌握局勢,為子女有最好打算,請撥冗一讀以下內容。

〔真係國民教育〕曾子殺彘

一天,曾子的妻子要到集市去買東西,她的兒子哭鬧著要一起去,曾妻就哄孩子說:「你要是回家去,媽媽回來後就給你殺豬吃。」曾妻回來后,曾子就拿起屠刀去殺豬。曾妻急忙制止道:「我只是哄哄孩子,我才不會真的殺豬呢。」曾子說:「孩子可不是和你玩的呀!他不懂事,什麼都要向父母學習,聽從父母的教導。現在你哄騙他,就是教他以後騙人。母親欺騙兒子,兒子就不相信母親,這就不能把孩子教育成人。」最後,曾子把豬殺了,將豬連同誠信一同奉獻給了兒子。

729 後的冷水一盤

我是支持 hardcore 地罷課的。你今日90,000人行出來,他們都 hea 我地,咁唔罷課點得呀?罷課呢D野,一個人做,就話罰你嗟。所謂法不治眾,你夠薑一百人做,佢咬你食呀?同樣,一間學校罷課,就話會大壓力嗟,你十間罷呢?五十間罷呢?佢點呀?到時佢驚過你啦。老老實實,睇完今日記者會,你千祈唔好以為成功,千祈唔好自我感覺良好呀。政府執迷不悟,要行動成級呀。成件事,依家先岩岩開始咋。

國民教育 No means No!

國民教育,就是思想強姦小朋友。強姦犯說:「其實這不是強姦,是性行為而已。」當我說不,你堅持繼續,這就是強姦。強姦犯說:「唔好咁啦,你拒絕我,我會唔開心。」佢咁講,難道你就給他嗎?不!強姦犯說:「不如咁啦,淨係非禮得唔得呀?」非禮,也是不可以的;所以,國民教育要不得!國情教育也要不得!

致榮耀事工公開信

本人從國度復興報網站讀到「耶穌大巡行 彩虹為證」報導,閱畢後靈裡有催促,要修書一封給 貴機構,作出幾項提問。首先,筆者必須表明,在下尊重 貴機構所得之領受,並對其異象、感動絕不質疑。文中多次提及在遊行中的領受,其中三處,明顯地指出商業機構的名字或口號,分別是「憑信心、匯人材、慶祝英皇盛世70年」、「囍臨門、愛因為你很美、無盡的婚紗店」、「JUST DO IT」,並四次提及樓盤名稱,包括「凱旋門」、「圓方」、「君臨天下」和「天璽」。筆者絕對承認上帝的主權,認為上帝能透過一切萬物向人啟示。但是,如此明顯地指出商業名稱,筆者恐怕教外人見到會以為是植入式廣告、或者信徒會因而受感,對被提及的商戶產生好感,變相帶出廣告的效果。

嚴正表明聖經對鬍鬚的立場

此聲明極其嚴肅,乃受浸聯會宣道會播道會(俗稱三宗)所發的《嚴正表明聖經對同性戀的立場》一文所感。無論同性戀或鬍鬚,兩者聖經都有*明確的教導*,若有信徒剃鬚,乃對上帝律法的不尊不敬,茲事體大,不得不嚴肅處理。教牧更應帶頭留鬚,作群羊榜樣。大凡論到剃了鬚比較斯文、整潔者,乃魔鬼聲音,必須抵抗。而教會更應教導男女教友一律不剃毛,包括腋毛、腳毛、汗毛等,並禁止信徒擁有鬚刨、剃鬚膏、脫毛液,並將之付諸一炬。教會更應大力反對坊間的脫毛事業因為整個事業就是在悖逆神!教會的領袖呀,請你們尊主為大,在世上作鹽作光,做基督的見證。還有,評論一下三宗的同性戀聲明。若根據聖經,「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陳到請三宗首領向政府提出恢復死刑,要求治死同性戀者,以示對經文的認真,嚴肅處理。不要聲明完就算,ok? do something to SHAKE the world.

擁有民主之前,恕我無禮

我聽個很多人講過一句很好聽的話,叫「民主必須要建立在尊重之上」,而講這些話的人,所指的尊重,其實只是禮貌。真正的民主當然講尊重,但是講要尊重少數的聲音,不是尊重權力,或有禮貌。民主和禮貌,其實無關。禮貌,讓溝通變得容易,這是真的。但這正正就是問題所在,我們親愛的政府,會真正和市民溝通嗎?寫封信去叫梁振英下台,有用嗎?打九九九投訴曾偉雄,有用嗎?當權力不肯溝通的時候,激烈的表達,就是必要的。我告訴你,說著「警察都係打工」的人,其實,梁振英也只是在打工的,不是嗎?當日有喊過「梁振英,下台」的,為了保持個人邏輯一致,就請不要講警察打工論。警察被鄙視,是因為他們濫權,向警車插旗,其實是市民在反抗濫權,自我充權。意不在令該警員難堪,而在讓警方知道,群眾才是真正的主人。

文字獄係咩呀?係因為講錯野,得罪權力而要坐監。現在是甚麼世紀呀?你一言,我一語,我阻不了你,你阻不了我。人家關浩然在時壇,刻意逐字記錄了你的言論,發文鬧你,你有種,就在時壇回嘛。幹嗎登在自己的網站呀?我投呢篇文去 upwill,你又肯唔肯登先?人家時壇平台開放,可以不戰,何來獄?相反,你的平台,大概就沒有這種雅量了。還有,逐字記錄,就係唔想斷章取義屈你。白紙黑字寫了出來對,對完,你都係錯,唉。認錯啦。

今年 HGO 被基督路小教會邀請,在《敢至係七一祈禱會》幫手音樂部份。你要知道,路小教會,幾乎係無包袱的。想點玩就點玩。我們唱了 Beyond 的「不可一世」和「聲音」作開場,之後有不同的人祈禱,之後又到我們。這次我們玩自己歌,歌,就是我們的禱詞。第一首《割盡田角》,記念香港的貧窮人。之後《最緊要順服》恥笑一下媚共親政府的基督徒。最後是新歌《你呃人》,好明顯,就是唱衰 CY。歌中最後一句是「立即普選,我地唔想再等」就是心聲了吧。

十五歲,香港亭亭玉立

香港,前世就咁叫香港。十五年前,投胎,被冠了姓,現在全名叫「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沒有父母,但有一個爺爺,叫中共。香港的姓,就是爺爺給她的。香港今年十五歲了,作為一個少女,亭亭玉立,相當標緻。我想,是上世結下的善緣吧。香港的爺爺,身體不好,是個垂死老翁。回想當年,他迫香港和他同住,老翁把自己吃的毒物餵給香港吃,起初是一點點,後來劑量加大,香港竟然防不勝防,上癮了。香港以為自己一定要食爺爺餵的毒物。

頁 5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