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Chan
Do Chan
Do Chan
陳到,傳道人,基督教樂隊 Hallelujah Get-out 成員。以文字、音樂為抗爭武器。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chandoremiwp

呼籲信徒:直解聖經

鑒於近日互聯網歪風處處,經常有人曲解聖經,支持同性戀。本座愛慕主道,不忍世風日下,故呼籲仍未向歪風屈膝的信徒團結一致,發起一場屬靈聖戰,堅守聖經真理,不容絲毫歪曲。聖經真理覆蓋,無所不包,我們希望行在正道上,所以我們有以下口號:「實行聖經真理,不容半點歪曲;行道由我做起,堅決忠心至死。」[正經mode:我唔該你地啦,基督徒。要斷章取義,就要把斷章取義進行到底!不要給我看到你們的不認真!我或許還會對你們的傻有一點點尊重!虛偽是甚麼?就是罵人斷章取義,自己都是一樣斷章取義。我唔該你地啦,基督徒,學下睇聖經啦。教會唔教,咪自己睇下書囉。成日話咩咩咩以聖經為權威,但係自己又睇唔明。低唔明唔緊要,你唔好扮明丫嘛。]

基督徒七一上街的理由

這就是我七一,以信徒身份,上街的理由。我希望看官們能慷慨,將這文貼在面書上,讓人討論,讓人思考。這篇文只是個開始,在下希望讀到的信徒,多讀聖經,找出你出來的理由。不要跟從人,不要跟從我,自己找出你的經文,回應這個政府。

即係咁,關於林以諾牧師的反同志言論,他自己就辯解說他並不恐同/反同。可是,他的支持者卻有另一種聲音。以下則是部份他的支持者言論,我選 10個 以上的摘錄,最後的數字為 Like 數,紅色為在下精選。

肉_酸的基督教

近來教會界在公共空間有 noise 呀。最先一單爆野,是林公瑞麟去不了下一屆特區班子,去讀神學,話要供獻教會。及後,來一單 K 小姐強姦案,揭出來據悉原來是陳Y世強牧者在包庇 X先生。一波未停,六四柴玲又撲出來說基督教信仰讓她原諒了李鵬。過了幾天,基督教週報出了一篇廢文《行公義,好憐憫》錯漏百出。還未鬧夠,轉頭林以諾又爆出一段水平極低的反對同性戀言論。

在教內網站讀到奇文《行公義、好憐憫》一篇,下摘原文(黑色),並以紅字點評。筆者陳到怒插廢文,以正視聽,幫信徒解毒,免受毒文所欺。另敦請《基督教週刊》以作者真名出文,令作者文責自負。至於在下真名,我是從不介意公開的。

其實,在香港,也有很多人,既不全盤投入,也不討厭「人民力量」的,我是其中之一。網上也有人「利申」時會說自己「非『人力』信徒」,但支持「人力」的某項行動,我就是這種人。有很多人不介面一次半次成為他們行動的一員,但不會盲目地支持任何他們的行動。不由分說,我是這樣想的。

數學書改革

其實不用那麼政治性,就用上香港實際的數字就可以了,參考 TVB 的那個七百萬人的數字,轉化其內容,即成數學科的題材了。以前曾經有本小書,日本人寫的,叫《如果地球是100人村》,也是好好參考的。筆者眼見小學的數學題很多都只牽涉買賣,和一些和生活不著邊際的應用,例如:「小明家有花園 100 平方米,闊 20 米,請問周界是多少?」媽的!在香港誰有 100 平方米的花園呀?

悼光明之子—-李旺陽先生

廿三年前,有一堆學子在地獄閻王府前,用生命的光,企圖把地獄照亮。閻王不能見光,派鬼卒把學子輾了。「心都停止不跳,何來有光?」閻王想。閻王不懂得,發光的不是身體,是靈魂;把身體輾碎了,靈魂的光照更亮。在地獄的另一角,有人同受感召,在發光。鬼卒知道閻王怕光,牠們自己也怕光。所以,把他關進囹圄。斗室鎖不著光,鬼卒看不過眼,打他,弄他。把他的眼睛毀了,叫他不得見光;把他的耳朵毀了, 叫他聽不到歌;把他的腿毀了,叫他停在一方……鬼卒不懂得,發光的不是身體,是靈魂;把身體破壞了,靈魂的光照更亮。

駁「儀式無用論」

儀式的功能,在凝聚群眾的精神,多於一項實際行動。儀式的舉行,讓人反思,也凝聚群眾,是有助於引發實施運動。六四事件,正是因著悼念胡耀邦這個儀式而引發的。悼念胡的活動引發起當年的學生集會、絕食、要求對話等……這就是儀式發揮作用的地方。支聯會做得不理想,是這一代的支聯會人做得不理想。有種,便取代他們,把政棍推下來,拒絕他們繼續消費六四。支聯會這面旗幟是不能倒的,但誰揸旗,是可以換的!

不要以為我是個性變態的幻想狂,幻想狂才不會一本正經地寫出來呢。我是看完了 the Game of Throne SE2 Ep9 後,聽到有角色談到 “fuck like it is the last day of your life” 因而得此聯想。末日在耶穌來的時候就開始,只是末期還沒有來到。而就算是聖經描述的末日,也是一個 period,可能達數年之久。而我則傾向相信,末日不是一個「突然死亡」,而是一點一點苟延殘喘,一批一批人死去,最後只餘下一些遺民等死。如果是這樣的話,故事便不好寫了。因為呀,你想想在病床的末期病人,你好不好意思問他/她:「嗯,你快死了,有沒有誰你不和她/他造愛你會死不瞑目?」無人會咁架嘛!

近年,本港社運開始蓬勃,教會界亦凝聚了一種比較進步的社關力量。例如一向都關心社會時事的善樂堂,例如「平等分享運動」,例如「路小教會」,例如 Hallelujah Get Out……這些人和社運人士一樣,好聽點叫百花齊放,難聽的叫各有各做。但我想講的是,這種正在萌芽的「另類信徒」,卻在重新劃香港教會界的光譜。

反省信徒離開教會

信徒一世流流長,總有某些時間,不想上教會。有人說那和情侶的七年之癢相若,有時則像青春期反叛,有時則像鞋子進了砂。總之,解釋甚多。至於離開原因,亦是千萬。多數是因為人事,例如是有些你愛的人走了,又例如,有些你不愛的人來管你,又例如是夫妻離異,情侶分手。也有時離開教會是大家情格不合,例如我愛社運,你愛民生,大家焦點不同,和平分手。也有是比較實際的,例如是移了民。不同的觀念,就會衍生不同的領導方法。我以自己為例,在下牧會的時候,強調教會是由一群 volunteer組成的,除了受薪同工外,大家都是願來就來,難聽一點,是來去自如。講真,人要走,教會是沒有能力留得著的(有黑材料除外)。所以,我不太注意出席率,反而我覺得讓他們有感召和有歸屬感來得重要。

香港__黑暗的一天

今晨,曾鈺成主席決定停止討論,中午十二點後開始投票。不少網民即場的反應是:「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我第一個想法是:「下?又係最黑暗?」上個禮拜,皇上入冊,他們是這樣說;之前,梁振英當選,大家是這樣說。再追溯下去,林瑞麟當了政務司啦、曾偉雄黑影論啦、民主黨投共啦、反高鐵無效啦…..一路 trace back,03年SARS啦、八九六四啦、簽中英聯合聲明啦、六七暴動啦……

拉布:荒謬之盛宴

執筆之時已經過了凌晨兩點半,想不到,他們還真的在開會。在下沒有去現場聲援,留在家看直播。整件事到了現在,已經成為一場荒謬的盛宴。到了接近五點,更大的荒謬出現:曾主席竟然出手要終止辯論,立刻投票。簡單點說,就是他說「夠喇,唔准再講,舉手!」。議會?荒謬!改名叫人大算啦!

日前和娘親閒聊,原來她無事在家,也有聽立法會的拉布戰。可是,她的感覺就不太好,她的評語是「係咁講無聊野」。身為兒子,當然沒有學王國興議員一樣「口誅筆伐」母親,但想到她不明白拉布的真義,也屬可惜。反覆思想了一兩日,還是覺得要解釋全盤事實太費神,母親未必有心機聽。於是在下想到了用 TVB 劇的情節來向她解釋。當中比喻當然能完全解釋事態,但比喻的作用,是帶出一點,而非全盤事態,希望看倌明白。

作見證,不是作秀

福音派一個頗為流行的講法,就是要「製造信仰話題」,然後「傳講耶穌基督」最終「得著未信之人」。製造話題的方法層出不窮。所謂製造話題,其實是一個外殼。借一件事講起信仰(about religion)不等如觸到信念的轉向(changing faith),而信徒也許花了很多心力和人「講起信仰」,卻一直未「觸及信念」。當然,要觸及信念是很難的,相比之下「講起信仰」來得輕鬆得多了。而且,和人講起信仰,好像滿足了信徒「傳福音」的要求。我們自我安慰,說「種子已經撒了」。

頁 6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