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興
陳國興

中文科考試被譽為「死亡之卷」,上年中文科只有五成二人左右拎到「第三級」或以上既成績,明明中文係我地母語黎,日常都會用到,點解學生中文落得如斯田地?其實,正正就係因為母語,(萬惡既)考評局緊係唔會放過考生,當然將個標準唔會係用英文般「第二語言」既標準。但話雖如此,心水清既讀者都會覺得,就算真係只係考母語而提高要求,都唔會搞到得一半人可以過到個大學最低要求門檻架,須知道,過左大學最低要求門檻好多時候唔會入到大學,意味住有更多人因為中文入唔到大學,咁我地就要問,點解既?點解既?

立法會普選本身有他的重要性。重要的是,即使特首普選,若立法會沒有正常的選舉方式,有民意授權的特首,提出獲市民支持的政策,卻被與民意脫節的立法會拖後腿,這根本不能有效管治。「打算」執政的在野黨,在立法會有功能組別,即使是有普選但有篩選的功能組別,你,還會有效執政嗎?

在張慶忠用三十秒聲稱通過服貿後,示威者便開始衝入立法院。相信這些,在支持太陽花學運的人皆清清楚楚。學生們抗議的,是談判缺透明度;是行政專橫;是立法機關草率通過,淪為橡皮圖章。回到香港,我們的東北計劃咨詢時,有五萬份反對意見書,只有七份贊成意見書;審議時;吳亮星作為港鐵、數碼通的非執董,則自己裁決自己沒有利益衝突;吳亮星更為了盡快通過東北計劃,多次作出違反議事規則的解釋,甚至法律顧問的不表苟同。這些,就是行政專橫、決策欠透明,立法機關淪為橡皮圖章的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