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溪
夢溪
沒有一分文人風骨,但尚存半點凡人良心的廢青

懷念劉江華

觀乎蔣小姐的痛罵長毛的表現,不禁令人聯想起當年抗金名將韓世忠之妻梁紅玉;其氣勢之磅礴,用字之激昂,論述水平之高,卻又稍勝當年紅玉擊鼓退金兵,直逼當年董太的「洗手洗手洗手」,真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短髮可勝長毛」。但隨着筆者年紀漸長,熱情漸滅;對於如此激烈的舌戰已經無甚感覺,老人家難免懷念起當年辯論技巧出眾,卻有道貌岸然,深的曾鈺成真傳的劉江華。

無緣無故的愛與恨?

解決問題要從根本開始,那類垃圾新聞主要是圍繞住「港人身份認同」。而到了最後,也只會演變成愛國與否的問題。田北辰不明白?正常!你永遠不要期待晉惠帝明白肉糜和米飯的價格相差無幾。但喬曉陽不明白嗎?不可能!只要看過《毛澤東語錄》,都知道「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