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鳥籠民主非民主

香港呢個夏天乃累積廿三十年各種政治痼疾之患,始作俑者當然係中共及其傀儡白手套港共政權,幫兇除了土共一干賣港賊之外,泛民之流曲線維穩也災不可沒,解決問題首要面對問題,偏偏泛民刻意老點之,呢三十年政棍們來刻意帶香港人行冤枉路甚至死路,歷史一直在笑,還請各位戒之慎之,萬勿重蹈覆轍。

沉迷查案,賭_落海

陳女冤案,行兇者刻意錯漏百出,牠甚至不在乎刻意做得馬虎粗疏,牠唯一目的就是令對冤案非常上心的人們「原來點做都係徒勞無功」,在下幾可肯定這種荒謬絕倫「被自殺案」會陸續有來,越是置身這八陣圖中的人,越努力越徒然,無力感重複習得,殺人為下,攻心為上。

和平必須建基於武力,能戰才能談和,戰不一定只有通贏或通輸,就算強者能贏,但弱者靠鬥爭令強者贏的成本極高,那強者也會選擇以戰鬥以外方法去獲利,清談和理非只是和平原教旨主義者,你無法帶成本給敵人,敵人就會以最濫來輾過你。

港人必須杯葛所有港共猴戲

香港境內最不想時代革命完結的人就是林鄭月娥,牠每次難得出場都是抱薪救火,這頭聲稱打政府工接近四十年的暴君能夠每個決定的動機和時機都超錯,真箇超世之傑。

愛國柒

當慣愛國賊的人,對自由恐懼,坐慣精神囚牢的鳥,寧願一起柒,總比獨自醒較有「安全感」,對,這就是寧柒莫醒,寧左勿右的愛國賊,整個文明世界都笑鳩他們

以前我玩三國志11PK,當閣下徵兵徵得狼過狼震鷹,城池民忠跌到30以下,不單人口會不斷流失,仲會不定期發生民變——民變 = 各種內政數字瘋狂下跌,城一藍,腦就殘,齋徵兵,唔攪內政,唔加民忠,咁你座城就會變成真·焦土,齋駐軍養守將都會負錢糧收入,未守已失,醫返都嘥藥費

點解香港攪成咁?

會用長輩圖、共匪謬論、假新聞圖去同你「爭辯」嘅人,其實真係無法吐糟

悲哀的老麥

「請問有冇人?」
『冇呀,你坐啦。』

販民老人,離地如塵

老泛民之流藍血堅離地人的「政治邏輯」,每每教水深火熱香港人不禁怒火中燒,是日炎上政棍鳩噏之星非老泛民余若薇莫屬 —— 香港(抗爭者)不能靠外國和暴力,要靠全港道德反抗,看到這種離地接近月面基地的老泛民尚有顏面指點江山,怪不得最新燒析之類永恆鳩噏當祕笈維園阿伯式呃飯食浪費airtime節目還有一大堆點擊。

永續宋江

保護身份而蒙面/戴口罩出席示威已經是現在香港之日常,香港人的敵人是毫無道德底線的心狠手辣港共皇軍政權,這兩個多月來由皇軍無差別打傷的人不計其數,嚴重傷殘的例子已不少,開槍放彈混臥底埋伏甚至插贓嫁禍砌生豬肉,嗱渣招數層出不窮,當燒街衣都會被皇軍鎮壓,武嚇暴打已經瘋狂,這時候某某匿名帳號大舉鼓吹示威者裸防出現,來一場戰場上的快樂打靶,居心已經叵測。

現在敵人是冇底線殺戮,你卻還在文青式斯斯文文綁手綁腳「抗爭」,文青以為戰場是社會運動實驗室,但敵人在戰場上就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牠們已經把不對稱武力提升到危害每個香港人程度,假如只是堆個路障放把火拖延時間也要被顧忌「民意」,這種會害死人的「民意」不要也罷,就算你裝乖寶寶扮到10分了,那些依舊冷漠鄙視抗爭的社會利益 Free rider 會為你擋一棍嗎?

拍電影怎看也是藝術事業,攪創作的人理應最怕兼最憎極權專制,偏偏由彭扯旗到一大票拿着香港身份證的賣港賊偽人最喜歡親共投共,為最討厭言論自由的獨夫以脷省鞋,這些唯利是圖偽人大抵都是慣了精神分裂,明明自己賴以維生的專業最需要言論和創作自由,但牠們賣港獻菊卻比尋常人更起勁,當然這批為人民幣屎都食的兩腳羊絕不介意自己無恥。

中共的香港人心工程已破產

香港淪為中共二次殖民地以降,2003年廿三條國安條例草案嚴重侵害言論自由、2014年831決定正式處死所謂中共式偽雙普選、2019年反送中條例草案逆權鬥爭,中共一直企圖以人民幣買起香港,許多唯利是圖的人還是很不客氣地飾演吳三桂,但當政治分贓去到影響香港存亡價值甚至人身安全,吳三桂們嗅到棺木檀香還是懂得垂死掙扎。

當皇軍政權的邪惡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眉來眼去和私相授受乃必然,共匪為香港裁嫁衣裳大半世紀,現在區區一個皇軍軍頭+鄉屎黑何君堯就起了共匪尾注,世事何其諷刺,大家別忘了何君堯也是立法會新界西直選議員,偽人陳小春為其拉票,以三萬六千票「當選」的。

懲罰賣港賊不拘一格

欲驅外侮,先除國賊,CCTVB 早已不是香港人的頻道,懲罰賣港議員用選選票,懲罰 CCTVB 這種全面投共的商業機構,當然是斷其糧道。

香港警察,遲早公然謀殺

股沒有任何制度制衡的港共皇軍警暴,刀劍冇眼,加上皇軍已為了洩慾而泯滅人性,在下非常擔憂因港共龜縮而漸趨頻密的大量示威遊行,皇軍繼續把活人當靶已是牠的大勢所趨,雙方強弱絕對懸殊的武力分野之下,失控而不會負責任的皇軍早晚會在示威現場攪出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