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麥樂雞打人牙骹軟

當然我這些政治非常不正確的觀點的確是十分唔啱聽,我試過跟某某年輕人同事(一定比我年紀細一截那種)講過「唔好貪平用終囯手機/貪得意用終式山寨軟件啦」,換上的是反唇相稽+不歡而散:「蘋果手機,美國佬夠會偷你資料啦,終囯手機?我又唔係攪政治,驚西咩?」喂阿哥,蘋果美帝就算掌握你所有大數據,香港不是美國當下想侵略的國家吧?更何況你用這種三毛錢臭蟲論替你手上那台問米手機說項,臭蟲論如果說得通,那地球的確太危險,人類文明應該已被終囯人徹底感染了。

共享劉霞

喂阿哥,揄用別人名義籌款,原來事後大家都枉作小人,你玩下㗎咋,慷他人之慨,仲要係被一台國家機器迫害冤屈至死/快死的可憐人,梁國雄和泛民中人年復年聲援乜乜支持物物,香港人都不奢求你帶枝槍帶老虎鉗劫獄救人了,聲援和支持怎樣才是最實際?善長仁翁為什麼把錢交政客手?

帶子雄狼

他倆衣著平凡,笠記短褲,父子倆腳踏普通過普通的Adidas便服鞋,爸爸生怕自己體力精神萎靡不支睡去時,兒子會被誰擄去,他把年約六七歲的兒子緊抱入懷,兒子看來跟爸爸感情不錯,爸爸頹唐地睡去,兒子也在他爸懷中同眠。

偷歡算不上偷情

你想偷,抑或被竊,必須先看臉,臉不夠對就別妄想當悲劇男女主角,你臉皮太厚,刷不出世人同情,只會換來一人一句刻薄地冇人性。

足球的魅力就是Underdog

足球,或者各種運動的魅力到底在哪?今晨曾經同一螢光幕夢挨更抵夜的戰友們都清楚明白:我們除了很喜歡足球比賽中雙方歇盡全力分勝負的浪漫,我們更會對鋤強扶弱惻隱,特別喜歡替Underdog打氣,甚至期望大衛打敗歌利亞,就算一場球賽的勝負其實對太陽從何升起無關痛癢,我們還是會替幾千公里外素昧平生的「戰友」打氣、振奮、激動、慶祝、沮喪甚至抑鬱。

掃風

嬰孩很聰明,初生頭幾天他吃飽每餐奶後都哭鬧得似要死,他不太懂送走體內的胃氣,但他的求生本能也知道不嗝出胃氣,他會死,脆弱的生物擁有求生意志就不會尋死,他每天都在掙扎求存,成年人看來微不足道的一餐飯一口水,對嬰孩來說都是挑戰。

作孽前請先照鏡

有曰「蚤多不癢」,看到鄰國這些人模樣卻欠缺人性的冷血行徑,世上未必有民族DNA,但一定有某種業力令數以億計的人變得不是人,貴國也會地震,43死以上的人連數字也不如,這些賤人一旦被國家埋葬後,他媽的爹的都拿不到他的死亡證,這種嘴巴厲害的人明明心虛到癲,假如明天日本大使館免費派日本公民資格,今日這批仇日先鋒馬上去搶他們認為該死的身份。

懷念荷蘭叻

食慣屎的人吃淡味一點的菜乾都會覺得不妥,四年一度世界杯是次由ViuTV+NOW直播,新人事新作風當然不會有荷蘭叻這種蠢人插科打諢,丫,竟然會有可愛的香港人說「懷念有叻哥的世界杯」。

厲害了,世界第一球迷大國

「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了4万张,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排行第九。比西班牙、英格兰等参赛国家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都多。要知道,一共32个参赛国,咱们没出线参赛,票房就排到了第九。要是参赛,票房不可估量。」

現在是1+4=14,誰還想寫5?

2018年6月11日將會是香港歷史永誌不忘的一天,傀儡港共政權重判三位政治犯入獄,盧建民、梁天琦、黃家駒分別被判七年、六年及三年半。

誰人用抖音,絕交

《抖音》由介面歌曲到表達方式都是非一般的柒,柒不可耐,柒不思議。

北京大屠殺廿九年,廿九年這些嘴炮似乎一事無成,假如有個人應承了閣下一件事廿九幾年都交白卷,在下相信你早已把他的鳩噏當祕笈,但支聯會這座不可質疑、不能反對、不會成功的祭壇,廿九年來始終如一地販賣道德贖罪劵,當然,永續反對海市蜃樓也能賺大錢的。

岳飛是民族英雄嗎?

所謂「中華民族」,就是以漢人在這片被咀咒之地上為家天下打生打死的幫會血淚史,另附近代中國人劣根性的輸打贏要,漢人霸佔兩河流域時,現代中國人就稱之為「朝代」,然而元清兩朝乃關外民族打敗漢人之後實施的殖民統治,中國人卻厚面皮地把滿人蒙古人的歷史挪為己用,自己祖先被姦淫擄掠,卻把這堆醜聞轉化為「中國人的歷史」,原來誰在北京發施號令奴役漢人,他原本是什麼人都變成「中國人」。

當初政府設立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初衷是什麼?看這措施的名字都清楚了吧——讓行人在專用區有路可過,畢竟旺角區如其名,乃旺丁旺財之角落,西洋菜南街-奶路臣街-豉油街一帶人流如鯽,這幾條街的地舖裨益於全九龍半島最暢旺人流之地而生意興隆,遊人愈來愈多但囿於路窄,才有2000年起的行人專用區計劃。

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老實說,我最討厭政治,但看到贏國這種事事鳩噏係唔係都贏的「新聞」,我們不談政治,單單講待人接物態度,贏國早就輸了。

請別把梁天琦君用作造神

坐監當然不是好事,坐政治冤獄更是等而慘之,中共港共對消滅香港人保障自身尊嚴和權益的打擊不遺餘力,匪類思維當然還停留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射人先射馬,牠們以為把一堆意識形態上的「港獨領袖」送進監倉,香港獨立這理想便能被掐死,哀我香港國,一代人才梁天琦君及一眾被港共刻意治重典的旺角騷亂人民皆被送進政治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