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點解香港攪成咁?

會用長輩圖、共匪謬論、假新聞圖去同你「爭辯」嘅人,其實真係無法吐糟

悲哀的老麥

「請問有冇人?」
『冇呀,你坐啦。』

販民老人,離地如塵

老泛民之流藍血堅離地人的「政治邏輯」,每每教水深火熱香港人不禁怒火中燒,是日炎上政棍鳩噏之星非老泛民余若薇莫屬 —— 香港(抗爭者)不能靠外國和暴力,要靠全港道德反抗,看到這種離地接近月面基地的老泛民尚有顏面指點江山,怪不得最新燒析之類永恆鳩噏當祕笈維園阿伯式呃飯食浪費airtime節目還有一大堆點擊。

永續宋江

保護身份而蒙面/戴口罩出席示威已經是現在香港之日常,香港人的敵人是毫無道德底線的心狠手辣港共皇軍政權,這兩個多月來由皇軍無差別打傷的人不計其數,嚴重傷殘的例子已不少,開槍放彈混臥底埋伏甚至插贓嫁禍砌生豬肉,嗱渣招數層出不窮,當燒街衣都會被皇軍鎮壓,武嚇暴打已經瘋狂,這時候某某匿名帳號大舉鼓吹示威者裸防出現,來一場戰場上的快樂打靶,居心已經叵測。

現在敵人是冇底線殺戮,你卻還在文青式斯斯文文綁手綁腳「抗爭」,文青以為戰場是社會運動實驗室,但敵人在戰場上就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牠們已經把不對稱武力提升到危害每個香港人程度,假如只是堆個路障放把火拖延時間也要被顧忌「民意」,這種會害死人的「民意」不要也罷,就算你裝乖寶寶扮到10分了,那些依舊冷漠鄙視抗爭的社會利益 Free rider 會為你擋一棍嗎?

拍電影怎看也是藝術事業,攪創作的人理應最怕兼最憎極權專制,偏偏由彭扯旗到一大票拿着香港身份證的賣港賊偽人最喜歡親共投共,為最討厭言論自由的獨夫以脷省鞋,這些唯利是圖偽人大抵都是慣了精神分裂,明明自己賴以維生的專業最需要言論和創作自由,但牠們賣港獻菊卻比尋常人更起勁,當然這批為人民幣屎都食的兩腳羊絕不介意自己無恥。

中共的香港人心工程已破產

香港淪為中共二次殖民地以降,2003年廿三條國安條例草案嚴重侵害言論自由、2014年831決定正式處死所謂中共式偽雙普選、2019年反送中條例草案逆權鬥爭,中共一直企圖以人民幣買起香港,許多唯利是圖的人還是很不客氣地飾演吳三桂,但當政治分贓去到影響香港存亡價值甚至人身安全,吳三桂們嗅到棺木檀香還是懂得垂死掙扎。

當皇軍政權的邪惡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眉來眼去和私相授受乃必然,共匪為香港裁嫁衣裳大半世紀,現在區區一個皇軍軍頭+鄉屎黑何君堯就起了共匪尾注,世事何其諷刺,大家別忘了何君堯也是立法會新界西直選議員,偽人陳小春為其拉票,以三萬六千票「當選」的。

懲罰賣港賊不拘一格

欲驅外侮,先除國賊,CCTVB 早已不是香港人的頻道,懲罰賣港議員用選選票,懲罰 CCTVB 這種全面投共的商業機構,當然是斷其糧道。

香港警察,遲早公然謀殺

股沒有任何制度制衡的港共皇軍警暴,刀劍冇眼,加上皇軍已為了洩慾而泯滅人性,在下非常擔憂因港共龜縮而漸趨頻密的大量示威遊行,皇軍繼續把活人當靶已是牠的大勢所趨,雙方強弱絕對懸殊的武力分野之下,失控而不會負責任的皇軍早晚會在示威現場攪出人命。

7月7日尖沙咀和理非遊行在即,港共政權則繼續駛橫手與民為敵,圖中乃柯士甸港鐵站售票機近照——港共為了令示威者散會後無法買單程票隱藏行蹤,牠竟然指使港鐵禁了售票機服務。

民不懼死,奈何以死懼之,我做了三十七年香港人,從未想像過呢份荊軻刺秦般風蕭蕭兮易水寒嘅悲壯,竟然會在香港咁優秀嘅抗爭者身上,容我再次為昨日所有義人致敬

義人進化,匪類退化

香港示威者在這個抗暴政六月極速成長,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多謝共匪騙首,感恩暴秦暴警,牠們以竊據公共財政絕對優勢胡來硬幹,卻淪為替香港示威者刷數據升呢的實況鍛練,港共你卑鄙你無恥你荒謬絕倫,視溫吞馴羊香港善信如浮雲,這個離心離德殖民傀儡政權教香港人同仇敵愾,各種各樣脫離在野政棍販民大台蠱惑的民間無頭創意不合作運動如雨後春筍盛放,香港人不分左中右耶釋道大合作,擺脫販民獨沽求敗式永瀆社渾,香港人輕逐漸自發做到成功向暴政施壓的社運手段和公關手腕,箇中示威者的進化教人眼前一亮。

逃避現實不能解決問題,失去生命當然不該,既然港共共匪一心只想解決問問題的人,仇人想你走要你死,你執念地活下去,才是最強反擊。

河神娶妻式社運

他們念茲在茲日J夜J 丁到2046的「2003 廿三條五十萬人上街拉倒23條」奇蹟,正是祭師抽乾水的政棍神蹟,那次令港共撒回草案是因爲自由黨田北俊陣前兵變,港共哪怕七百萬人上街,只懼偽議會假投票中都唔夠票贏,泛民這種政棍祭師卻依然故我,繼續 hard sell 亂 sell 和理非非乖孩子有糖吃,獨夫就會施捨「民主」,沒有主權主體的國家不配有民主,這已經是祭師支持民主回歸騙局的結果。

我住緊呢個屋苑,政府垃圾桶四寶每棟樓樓下都有,好啦,我呢三年來好有心咁日日垃圾分類,So?剛才我攞已分類垃圾落樓,巧遇清潔阿姐,佢話「畀哂(啲回收物)我得啦」,咁我直接畀佢啦,丫佢一手丟哂落什錦垃圾大車,我馬上補返一句「阿姐妳要幫我分類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