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懲罰賣港賊不拘一格

欲驅外侮,先除國賊,CCTVB 早已不是香港人的頻道,懲罰賣港議員用選選票,懲罰 CCTVB 這種全面投共的商業機構,當然是斷其糧道。

香港警察,遲早公然謀殺

股沒有任何制度制衡的港共皇軍警暴,刀劍冇眼,加上皇軍已為了洩慾而泯滅人性,在下非常擔憂因港共龜縮而漸趨頻密的大量示威遊行,皇軍繼續把活人當靶已是牠的大勢所趨,雙方強弱絕對懸殊的武力分野之下,失控而不會負責任的皇軍早晚會在示威現場攪出人命。

7月7日尖沙咀和理非遊行在即,港共政權則繼續駛橫手與民為敵,圖中乃柯士甸港鐵站售票機近照——港共為了令示威者散會後無法買單程票隱藏行蹤,牠竟然指使港鐵禁了售票機服務。

民不懼死,奈何以死懼之,我做了三十七年香港人,從未想像過呢份荊軻刺秦般風蕭蕭兮易水寒嘅悲壯,竟然會在香港咁優秀嘅抗爭者身上,容我再次為昨日所有義人致敬

義人進化,匪類退化

香港示威者在這個抗暴政六月極速成長,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多謝共匪騙首,感恩暴秦暴警,牠們以竊據公共財政絕對優勢胡來硬幹,卻淪為替香港示威者刷數據升呢的實況鍛練,港共你卑鄙你無恥你荒謬絕倫,視溫吞馴羊香港善信如浮雲,這個離心離德殖民傀儡政權教香港人同仇敵愾,各種各樣脫離在野政棍販民大台蠱惑的民間無頭創意不合作運動如雨後春筍盛放,香港人不分左中右耶釋道大合作,擺脫販民獨沽求敗式永瀆社渾,香港人輕逐漸自發做到成功向暴政施壓的社運手段和公關手腕,箇中示威者的進化教人眼前一亮。

逃避現實不能解決問題,失去生命當然不該,既然港共共匪一心只想解決問問題的人,仇人想你走要你死,你執念地活下去,才是最強反擊。

河神娶妻式社運

他們念茲在茲日J夜J 丁到2046的「2003 廿三條五十萬人上街拉倒23條」奇蹟,正是祭師抽乾水的政棍神蹟,那次令港共撒回草案是因爲自由黨田北俊陣前兵變,港共哪怕七百萬人上街,只懼偽議會假投票中都唔夠票贏,泛民這種政棍祭師卻依然故我,繼續 hard sell 亂 sell 和理非非乖孩子有糖吃,獨夫就會施捨「民主」,沒有主權主體的國家不配有民主,這已經是祭師支持民主回歸騙局的結果。

我住緊呢個屋苑,政府垃圾桶四寶每棟樓樓下都有,好啦,我呢三年來好有心咁日日垃圾分類,So?剛才我攞已分類垃圾落樓,巧遇清潔阿姐,佢話「畀哂(啲回收物)我得啦」,咁我直接畀佢啦,丫佢一手丟哂落什錦垃圾大車,我馬上補返一句「阿姐妳要幫我分類㗎」。

社渾廢老陳雲根「阿叻化」

好端端的老人阿叻化,其實也是香港文明風土病,阿叻化老人病癥之一就是唔曉照鏡,明明那些別人成就跟自己毫無關係,老人們只是一味空座維園妄語朝政,他們吹着吹着為了維繫小圈子信徒,吹得就吹,吹大了也要繼續吹,一隻兩隻龐氏騙局社渾版本,亂噏當祕笈,廢老一號一時就話全世界都派密使睇緊佢面書學治國,一時又話全世界都係偽乜偽物只有佢係真,然後永瀆基本法低票落選。

曹某藝人你睇共媒大台「新聞」當自己通識世事,仲要衝出來柒,真箇笑你戇鳩也怕你嬲嬲,香港地三權合作,港共依法治人,早已不是新聞,你曹某對「香港」嘅認知只係周融屈穎妍嘅下欄廚餘水平,你難得發言,卻原來只是維園愛終囯阿伯叫人去死去死和去死水平,不如收嗲,省得拿自己做火種炎上自己。

Freakonomics 之嘲笑無用

泛民幾子議會終於舒展筋骨,獻世派陳痕賓之流則繼續養尊處優地插水抽水,阿賓「聲稱」自己左手在議會衝突中受傷,佢煞有介事「包紮」傷手出來接受訪問,偏偏佢那副求其到令人慘不忍睹嘅三角巾功夫,而佢報稱右手受傷但紮起左手也是比臨時演員更跑龍套嘅行徑,如果我係外媒,真係會以為香港嘅議員原來係弱智的(其實大部份都係)。

五四已是中共飛機杯

新時代青年要熱愛偉大祖國,對新時代中國青年來說,熱愛祖國是立身之本、成才之基。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胸懷憂國憂民之心、愛國愛民之情,不斷奉獻祖國、奉獻人民。

稍為有點廉恥的人都懂入鄉隨俗,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都明白自己在家不恥的事,出國都不該無恥,偏偏中國人在自家門內卻早已慣了受盡黨國權貴屈辱折磨,一堆堆的「生活智慧」教他們認為這一切中國境內的不正常都是「正常」,既然中國人早已習慣到處撒野,他們不趁(自以爲)沒有後果時瘋狂發作,還真的不像樣。

從唯一證據片段蛛絲馬跡之中能夠作合理推測,肇事二人由錄影開始已是半醉半醒兼開始發功,如果我係男方食花生由得你死你賤嘅酒肉朋友,根本唔會揀同安心同車走,肥仔哥刻意搭單上車,其實係為了力挽狂瀾

泛民這種笑話

記得這一兩年來許多被港共依法政治迫害的年輕人身陷囹圄時,泛民那些九萬八從業員一隻兩隻揹着一副不可一世氣焰嘴臉,一邊唸着之乎者也,一路講乜撚嘢「案底令人生更精彩」「旺角黑夜被捕者暴動罪成合理」,他媽的落井下石,替泛民挽鞋的奴才和盲躉就是「公義」,其他香港人着了港共招數就是「犯法暴民抵撚死」,泛民那種三刀六面手段實在教香港人齒冷。

楊岳橋好似係公民黨黨魁暨泛民龍頭之一吧,佢竟然會在終審法院判決後作出附圖如此發言 —— 乜嘢叫「(保安局)要做一些既保障香港人上網的自由,亦可保障我們安全的法例」,港共三權已得司法行政,立法會經禠奪大法後已等於徹底殘廢無效,港共已掌握無限公共財和公權力,它擁有隨時依法玩鳩死任何反抗中共殖民統治嘅人嘅所有權力,身為所謂在野黨的代議士唔係盡力去控減弱權力野獸的合法力量,反而係公開呼籲「請您立其他新法例去『保障』香港人嘅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