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恭喜共匪自絕於香港人心

香港被中共殖民廿年,渡河蠍子亦不必再藏起牠的尾後針,圖窮匕現,香港之於中共的價值僅存「人滾地留」,閣下不用驚訝也別以為是我危言聳聽,你去中大學生會FB專頁或者蘋果日報跟民主牆之亂有關的新聞留言版看看,那種帝國專制的傲慢,煽惑人心的民族主義蠱毒,早已滲透每個自稱「終囯人」的靈魂,牠們對侵略別人的自豪,泯滅人性的自滿,早已病入膏肓。

咁都算報應?

所謂賤人該有賤報,報應與否,只是兩件完全無關的事,賣港賊做壞事所以仔女自殺是報應?那假如她從此不賣港做返良心教師,她兒子就會復生嗎?各位別腦補太多,母子溝通欠佳、親情不睦、生活壓力之類才是合理一點的臆測,做個事業有成的仆街冚家鏟會死親人?梁振英冚家尚未鏟呢。

黑擇明,從黑暗中選擇光明

黑暗中光明磊落,表面上又是錦衣夜行,其實詞人在勸世——唯一中和情緒病的方法就是別再為別人的眼光而活,別再扭曲自己心性做返真我,或可不藥而癒。

國歌法就是廿三條

國歌法「立法」後,日後民間任何政治活動,公安也不必嚴陣以待了,爪牙們只需在手機儲存終囯國歌,刁民們不聽話,公安甲馬上拿出手機播歌,公安乙擺定攝錄機拍攝那些刁民「侮辱國歌」(其實他們只是沒有肅然起敬馬上跟着唱而已),人證民證片段證俱在,ip都唔駛check,刁民馬上中伏,拉得鎖得,悉隨尊便,既方便又快捷。

深夜打 Perfect Eleven 的男人

假如你開始懷舊,證明你老了,當年他當然不憧——那時候他的確是太年輕的少年,舊,或者可懷的舊,對他來說太新鮮。

香港那些趁風加價嘅的士佬好像已經是風土病,九龍塘去旺角才兩三公里路,的士佬竟然要收四百車費,一吋馬路一吋金,濫收車資乞人憎,最攪笑的是每當有人聲討的士佬犯法兼離譜,總有人忙不迭撲出來為荒謬辯駁「的士佬颱風時開工冇保險賠」「的士佬搵命搏服務你,你仲要嘈嘈嘈」「的士佬都有家人」,以歪理去以為自己合理。

跟性伴侶拍春宮照這回事,男未婚女未嫁,二人床第房事,實屬私隱之最,那管他倆玩毒龍鑽還是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旁人根本無緣置喙,論當年淫照外洩事件,陳冠希對手機保安掉以輕心,固然自取滅亡,但無論怎樣說——陳鍾二人被卑鄙小人盜竊數碼財產,被賊人竊用私隱並公諸於世,他倆才是被竊者暨受害人。

十倍返才是港人正經事

新科行騙長官一邊扮大和解,一路消滅所有政界敵人,佢冇錯喎,政治就是爾虞我詐,誰會真以為愛與和平可穿透坦克?林鄭果然是真方丈兼有口齒,牠剛就位就成功執行牠版本的「大和解」——把所有唔啱聽或得罪過佢嘅人收監/終身剝奪政治權利/人格謀殺,全世界靜哂,真係和諧過和諧號,假如還有人以為林鄭婦人總有點仁,我勸你快些寫篇《梁振英回朝》,那種滅團消音高效率,比梁匪鳩噏到散場都未見的「香港(集中)營」不知強大多少倍,別忘記,港共首位女殖民長官才剛適度有為個半月而已。

為了贏,你願意輸多少

聽起來很不舒服,你想贏,就要向曾經背脊插你一刀的人借刀,或最少令他們不投向敵陣,這種並非敵我矛盾,而是等價交換——你要未認同你理念的人跟你組成講利益不講光環的不神聖同盟,你就要給呢種人直接口腔期的誘餌。

黑暗過後,隨時是更黑暗

左膠式永續社渾,搶鏡頭不沾鍋,夠哂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了吧?無論你主張的是自決自治自立還是自瀆,對港共政權殖民買辦來說,你就是分權,就是不安因素,把一切變數消滅於萌芽階段是獨裁者必然之選,泛民主派大律師大教授大牧師那種自以為「犬儒式和平原教旨社運」,沒用的,只要你不戴共匪帽子,自旺角魚蛋騷亂起,共匪早已下定決心無差別攻擊所有被扣「反對派」帽子的敵人。

林鄭提款機:餘額無限

終囯前總理溫家寶講過該國乃「多難興邦」,啱呀,講到發死人財,貴國當真無出其右,共匪於2008汶川地震歛了香港庫房一百億作地震稅,之後重建豆腐渣平房俾災民,待下次「天災」後再次死得人多,無限輪迴搵丁,共匪同時買名車建豪華政府大樓,讓共匪幹部首先富起來,當中或許還有部份贓款循貪官污吏來港消費消費,公帑蜈蚣,貪贓大法好,愈地震愈快樂,教文明社會正常人集體側目。

歡樂只有今宵

《歡樂今宵》(下簡稱《歡》)是古巨基廿三年歌唱生涯中我最喜歡的歌,首次聽這首歌的時候我只有中四,那是一片純過蒸餾水的青蔥歲月,對情關都未闖過的死小孩來說,《歡》只是一首旋律優美兼半懂不懂的年度情歌金曲,然而經典歌曲猶如醇酒,昨日今日明日細味,竟然人生五官六感七葷八素盡在其中。

我不是說老人就不能參與政治,但馮某這種無能無賢無恥無賴之暮年政治老油條,其畢生事業就是三十幾載廟堂之中沽名釣譽卻尸位素餐,對香港前途寸功不立,其臨立會助紂為虐及2011政改投共更是罄竹難書之歷史罪大,稍為正常的選民早已背棄這種政治四不像,去年立會民協全敗,正是馮檢基政治技窮領導無方之下場

突然之間

突然之間,我們都老了。突然之間,從前高聳入雲的樹長矮了。突然之間,新邨成老邨,老邨被破磚。突然之間,剛入伙的新樓原來三十歲了。突然之間,二八年華的母親已行將八二。突然之間,小孩一夜長大,成人返老還童。突然之間,幼稚園不再幼稚。

動漫節乃Giffen Good 實驗

神奇嘅係幾間劏水魚店生意好到要打蛇餅排隊,我就喺側邊黑人問號.jpg。

鳩噏邊緣化,賣港無極限

香港佔終囯GDP總量比例愈來愈低更是笑話:喂阿哥,你全國三十年前百廢待興,發展中國家式全民大煉金唯利是圖,終囯傾國之力谷數督數做大GDP分母,你用十三億人死做爛做——唔係淘寶抄抄抄侵權劣貨,就係美帝手機0.001%代工下欄收入——去「突顯」香港對終囯經濟疑似無關痛癢,不如睇返人均生產總值高低,同埋貴國不惜一切督數之後,剩下一片日日毒霧天天沙塵暴嘅非人生活江山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