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唔死,就係勝利

槍炮冇眼,人命之於戰火猶如輕於鴻毛,世上那有裝外掛的戰爭英雄,現實世界戰場上其實只有數以萬計想殺了對方,又怕對方隨時殺掉自己的亡命之徒而已,路蘭沒有使用一般下味精和狗血的「戰爭電影」套路,還原 Dunkirk 呢場被迫破釜沈舟困獸鬥的絕望實況。

一地兩撿

他一地兩撿,一位看似是家道中落的名門之後,她疑似已被那位丟她出門口的平頭裝柒頭皮狎玩夠本,她還帶着醉意呢喃「順從老爺就不會受辱」,哈哈,向惡霸卑躬屈膝,他可不會釋出善意,惡霸的「善意」只會向平起平坐的對手示範,這頭蠢過豬的女人被灌藥被撿屍也是活該。

愛利物浦賊

講返西布朗對水晶宮,開波冇耐,呢班愛利賊就令非利球迷側目——西隊後衛 莊尼伊雲斯 及 宮隊中場 韋費特沙夏,愛利賊竟然係不分青紅皂白見二人掂波就狂噓甚至狂屌(雖然你用中文屌佢老母,兩位外國人都黑人問號.jpg),他們只係前曼聯球員,而愛利賊呢,就擺明係見山非山,打過曼聯工嘅人都當仇家,沙夏踢過四場曼聯波咁大把,伊雲斯係曼聯領隊改朝換代之後水土不服嘅棄將,二人前塵往事早已了,呢班所謂球迷卻彷彿中蠱般如此針對,莊尼伊雲斯踢咗十零分鐘仲要傷出埋,嘩啦啦,佢被隊醫扶出場嘅時候,愛利賊直情上哂腦瘋狂歡呼。

黃碧雲,九西最西西人

民主黨,你要搵嗟來之食,出賣人民也罷了,請你別再一邊搵人笨柒,一路罵反你檯的人係鬼係仆街,還要繼續假惺惺扮作爭取我嘅「民主」——我係民,你係主,你不配再獲得人民一張選票一絲尊重,該黨吸人民血還要屌血,恬不知恥之極致,當真比閹得乾淨的岳不群還要虛偽。

一國兩制的最後花紙

中共港共向香港人和販民主派示範什麼才是政治——得勢不饒人,只有你死或我亡,趕盡殺絕,梁游之死是熱身,DQ四人組是食髓知味,繼續玩下去就是以「不真心宣誓」呢把曉轉彎嘅刀劈哂所有非共匪族類嘅「被反對派」「被港獨派」,司法覆核當然也不是販民的特權,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販民玩呢招十幾廿年玩到爛哂,難道敵人就不懂偷師麼。

你以為受慣大車虧待的私家車司機會有品一些?少年你太年輕了,我不知道該稱呼缺德私家車司機做害群之馬,還是整群馬天生賤格,催命般的兇鈴、偷襲式插線、毫無壓力下還是要跟單車手近距離接觸,反正他們就是把被大車欺負的鬱悶,照辦煮碗發洩到單車上。

後DQ 時代

這結果在去年十一月梁頌恆和游蕙禎被共匪強行拉下議席已經寫下了,當法庭成為政治武器,再荒謬的「先例」都是不可抗力,共匪釋法的DNA已經入侵香港僅餘的所謂司法獨立,還有人煞有介事地嗌「香港已死」?香港廿年前早已死了。

香港人精神,零舍愛拜神

同一套路,呢班傳心棍被踢爆騙局以後,各位居然還有大量搬弄更多不成籍口的籍口(例如:有線記者用假龜呃人可恥論、偽科學名詞哂冷論、信不信由你論、動物潛意識你識條鐵論)去護短,奇文共賞,教人大開眼界,假如這些人恥笑性交轉運或者各式大迷信時用返同一個龍門,在下還會對他們有一滴尊敬 —- 最少閣下是偽君子假到底。

騙子磁石

是日最呃click話題一定是「動物傳心術」,看看有線新聞的優秀報導就夠了,老實說,這種東西(技巧?意識?思維?)我無法苟同,呢班動物傳心棍是低級的騙子仆街利用別人的同情心和惻隱騙財,論卑鄙無恥,他們和終囯那些持行乞文憑學位來港開工的海外勞工的質地分別不大,前者趁火打劫,後者靠視覺虐待情感勒索。

被迫寫過的「我的志願」

據說每個小孩出生時都有對翼,但他們的父母首個任務就是替小孩拔翅——什麼贏在起跑線贏在射精前,小孩在奉信家長這種邪教的父母眼中全都不算是生命,只是一塊牙牙學語的炫耀工具,荒謬的成年人把癡線價值觀寄生到沒有反抗本錢的小孩身上,美其名曰「為佢好」,其實這種人對自己的虛榮心最好。

現任中共龍頭習近平連前話事人鄧小平的蹈光養晦國策都可話變就變,該國跟聯合國五大老之頭的所謂合約和承諾也只是一夜變廢紙,區區香港什麼一國兩制基本法算是什麼?看看這幾天雜種君臨天下擾民大會,儼然終囯殖民地上閱兵做Show,A貨俄帝普京式睥睨天下,香港在牠眼中似乎是再花力強姦牠都嫌悶的老妓,這廿年港殤以來,太多褲都除唔切的港妓自動送西波,共匪鄙視現在把持港事呢班廢人垃圾也是合情合理之舉。

一夜總會的舞小姐全部大專學歷以上,恩客不解,夜店東主曰他從來不需直接請舞小姐,他的招聘廣告只請女文員,應徵的女孩全部都是真·寫字樓工作,直至他開始要再教育這些良家婦女。

黃之鋒,被造壞了的神

黃氏一黨仍以為時間仍凍結在2014年9月28日,可惜就算真有時光倒流,都冇人想回到這一天了,他們是次一連串動作根本稱不上示威,只是公車上書式社渾,看看他們那些訴求:釋放劉曉波(干涉終囯內政),我要真普選(繼續求專制政權施捨民主),這些口號借民主包裝紙包來包去,其宗旨始終沒有跳出「不奉中共為主則無法成功爭取」的範疇,毫無力量的在野人士與虎謀皮是什麼下場,看看泛民主派這三十年來究竟爭取了什麼,就是人辦。

王維基的光環到此為止

2016大學畢業生入息中位數竟然同廿年前雷同,但樓價由兩三千蚊呎翻到乜柒樓都一萬蚊呎以上基本消費,一間折墮百五呎蚊房隨時鎖死一位年輕人的財力大半世,「住」明明只是生存基本需要之一,對唔想靠父幹母幹俾人幹嘅香港後生仔來說竟然是奢望,由王維基呢種身家豐厚嘅富翁屌年輕人「唔儲錢所以買唔到樓所以抵撚死」,哈哈,晉惠帝和瑪莉皇后又怎會寂寞呢?

當七一慶回歸那些判頭都不臉紅地高調用Whatsapp搵人開工,這種廣傳都唔怕你泛支左民陣營嘅人攞嚟笑——反正你們呢班社運失敗者笑笑笑笑,共產黨就員係想要一張高空航拍千軍萬馬一片紅帽紅海大合照,理撚得你網上啪啪啪打飛機俾哈,馮自宮發言人當然也是理曲氣壯,牠出緊共匪梁匪振英嘅糧,難道閣下以為龜蛋孵得出一條龍?

古語有云「一樣米養百樣人」,香港地乜人都有,至於癡撚線之日常的首推叫自己做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