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識做愛一定唔會同環保膠做

呢位令大家擴闊對避孕套嘅想像嘅仁兄,實在顛覆哂所有男人嘅性知識——避孕套原來可以循環再用,仲要喺同一件性事上馬上環保,整件事簡直應該俾大嘥鬼環保局局長當作教育市民環保意識嘅教材:成年男女交歡敦倫,用套套嘅安全性行為,既可避免傳染性病,又可減少地球人口繼續增加,我相信就算避孕套生產商都未試過把那塊0.03毫米的乳膠重用,上文這位愛護地球資源的仁兄絕對是真·環保膠。

冥冥中自有小店

明眼人搵舖做生意,必定是最在乎那三個L——Location,_Location_and_Location,大家開檔前例必躊躇滿志,非路口位大單邊不揀,冇人流冇人氣不租,然而所謂好位置當然也需好租金,今日這個香港史上最泡沫的租務市場之中,一般業主的唯一企業責任當然是貪得無厭,企業家搶靚位的下場多是英雄或者狗熊塚,開得漂亮,閉得哀傷,吃花生的街坊早已見慣不怪。

何謂政棍?這種棍只談利益毋需原則,政治分贓對自己有利時,他們托隻豬上臺也是「民主之父」,對手就是「民主罪人」,轉個頭爸爸大敗,罪人上台,政棍為求利益,就會搬出更多藉口去討好罪人,又和解又溝通又誠意,乜乜七七,他們不漂白曾經的敵人,又如何為自己醜陋轉身自圓其說呢?

穿拖鞋跑全馬,其實唔難

美國有位十八歲年輕人Benjamin_Pachev穿着Croc涼鞋以精英時完成半馬拉松,他的成績是1小時11分53秒,換句話說他每公里速度為3分23秒,門外漢對這個速度或許冇乜感覺,但長跑行家一睇就會俾Like,這小子時速是17.7公里,換句話說他一個鐘能夠由尖沙咀天星碼頭跑到深井食燒鵝,或者大圍來回科學國,Benjamin的跑速比許多柴娃娃踩單車的迤人更快,假如他是香港人,他絕對是精英運動員。

評論罪案的操守

公安聲稱「疑犯以光纖線在冇橫樑嘅監倉吊頸死」固然比無線膠劇更荒謬,但一般人(包括在下)暫時所知的證據和線索也只是有限過有限公司,尋常人討論新聞並無不妥,但討論和合法地罪證確鑿是兩回事,我們不信任公安和這單案中案真相如何也是另一回事,受害者都未認人,這位暴斃的人其實都未算是疑犯,公安趁神速拉人的時候順便公佈疑人的背景和案底,不啻人格謀殺——令普遍公眾戴有色眼鏡去「審判」呢位暫時只算協助調查的人,公安玩弄程序去間接陷害被捕者,其動機非常可恥。

對「執行職務」的入境署同事、食環署城管、地政總署官員、消防幫辦、香港公安,甚至一身防暴裝備的拍死黑警來說,呢班港產廢青及鬼佬披頭四半夜三更匿在工廈裏玩那些「正常人」都唔聽嘅音樂的人,唔駛審一定係三教九流三山五嶽嘅不良份子,人人得而誅之,把HA被廢青被冚檔呢回事拆開為公務人員理解到嘅故事——鬼頭「來港觀光」但冇工作證、超過幾多人聚會「有飲食」但冇食肆牌照、地契寫明工廈「只可作工業用途」而唱歌擺明不算數、冇前後門兼冇消防認證的房間擺滿長毛飛當然違消防規,至於香港公安?哈哈,阿Sir做嘢駛撚你教,我話你抵打就抵打,活該就活該,拉你班社會敗類駛擇日乎?

平安米不平安

太平清醮有個儀式曰「分享平安米」,然而看過上文呢條影片後,在下相信大家心裏都難平安——平平無奇的白米只需是但搵個藉口加持,白米就變神米,所謂善信馬上變惡鬼,打拉搶砸,為一粒平安米而不平安,這批香港人的民族基因也是終囯人,信焉。

戰勝心魔覓自我

日前瀏覽面書更新,有兩位朋友不約而同幹了一件人生大事:跳降傘,其中一人帶了攝錄機拍下全程,看着他翱翔天際,渾然忘我,戰勝心魔覓自我,完成夙願,人生意義莫過於此。

你也討厭被人無故掐鼻吧?

小孩拿起樹枝作刀狀,亂劈路邊灌木,她父母竟不制止,男的嘻嘻哈哈鼓勵女孩行兇,女的還要拿手機拍短片,堂堂成年人乜柒都拍一餐,當了小孩傷害植物的幫兇還要恬不知恥,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世間動植物皆有靈,豈容如此渣父渣母如此置若罔聞?

娶妻求笑女

她的一言一笑都啟動到我的笑點,做人不要太認真,間唔中烏龍一下,難得胡塗,多嗔笑,少計較,就夠淑了,一言以蔽之就是親和力多寡,禮儀是技能,但親和力是天賦和修養的功夫,有些女人堆滿笑容嘻嘻哈哈,但稍為閱讀過女人的男人就知道那是皮笑肉不笑,閣下的心上人懂不懂由衷地笑,那是看一個女人有冇誠信的入門。

哪有老奉的敬老?

自從有心人提倡這種政治正確的形式主義,沒品的老人自詡佔後生便宜天經地義,不忿的青年自然怒火中燒——尊敬源自可敬,許多有權利冇哂義務的老賊卻躲在「敬老」呢塊擋箭牌後洋洋得意,竊居上位那些大嘴巴老嘢廢青前廢青後詆毀年輕人,他們回到巴士和鐵困獸鬥競技場中卻借道德壓力逼迫他們口中的廢人屈服。公你贏,字又係你贏,早已飽受社會層壓式委屈的年輕人如何心服?

恩平浸溫泉?好呀,陳謬波你冚家會唔會去?幾時去?去幾耐?最好你班冚家富貴喺恩平浸到冚家富貴,香港人就歡喜。

梁耀忠的判斷力

看到梁耀忠這種百無一用的政工作者,怪不得大家都當不上尊貴的議員——做了半世議員的人,卻連是非曲直都模糊,該堅持到底嘅時候就當逃兵,該收嗲嘅時候卻替匪類貼金,儘管《樹大招風》的任賢齊係幾有型,但那是葉國歡,不是葉繼歡,OK?

貧窮這種病

他尚未淒慘到住劏房,但也只是比下有餘的蝸居,買樓?哪有錢佢老母,在職貧窮的生活一直纏繞他,只要他不丟飯碗,那份薪水夠他生存下去,但生活卻談不上——他曾經是個搖滾青年,但假如他現在繼續搖滾,他就要棄蝸尋劏了。

教識徒弟有師傅

教育是一件有趣的事,傳道人就似農夫,把原本荒蕪的土地和無關的材料,耕作出萬畝良田,看着受教的好友茅塞頓開,天天向上,猶如RPG遊戲升呢——而且這遊不是一堆數字,是真人版,別人進步,也是自己對知識和技藝的昇華,溫故知新亦見今,每趟學習、回故、再學習的過程,了然於胸,刀愈磨愈利,刀法則愈見精進,把一期一會一技一藝都化為獨家的獨孤九劍,充實心中那個小宇宙。

看到「華裔」二字我就上火

那位被丟落機的乘客持美國護照,原籍越南,他的身世跟「華裔」沾不上邊,他根本不是華裔,這個插贓的所謂身世亦對整件事沒半點幫助,現在都廿一世紀了,看到黃皮膚黑眼睛的人就老屈他是「華裔」,是「終囯人」,是「炎黃子孫」,所以美帝鬼佬門高狗大欺侮咱們同胞所以不該,這是多麼愚昧但普遍的沙文民族主義癌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