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太監𥄫人做愛?

太監,公公看着別人做愛乾着急,但他更肉緊也不會有子嗣,對不對?

某人披婚紗了,她的前度卻是個女的,她不能向新郎說穿。某人飛黃騰達了,他的錢卻是來自不能說的勾當,更加不可說穿。某人當人妻了,她的心卻還繫在另一男人身上,就算你一清二楚都不能說穿。某些祕密,講出一句救萬民,但碎一人飯碗,那人必定用盡任何手段令你不能說穿

揹着水背水一戰

帶着經驗和能力參加略為勉強戰友的比賽,對我來說也是另一種體會——何謂「隊伍」?跑步是很個人很自私的事,但組隊跑則是很團體很無私的玩法,我聽說過許多一班人興致勃勃組隊參賽,最後不歡而散,畢竟人性就是自私自大自負和自我中心,你看不順眼他力有不逮,他看不過眼你自以為是,相見好同住難一起交心真團結更不易,組隊跑步除了講實力,還要看緣份。

黑白不分的人說白色恐怖

林鄭被坊間戲謔為「689.2」,她被視之為梁匪振英接班人,依在下之見,梁匪才該被稱為「林鄭前傳」——林鄭指鹿為馬功力比梁匪尤甚,閣下別說在下對政治人物特別要求高(其實要求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的人擁有基本智力,余以為是很膚淺的要求而已),隨便一個人衝出來柒以後,被網民挖苦刁難,無論那是有理之見或無理謾罵,鍵盤之事好歹只算是口頭勇武,受批者心裏或許不痛快,但尚且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如此小事怎能無限上綱為「白色恐怖」?

為理想,還是為錢幣?

假如今天你是香港公安一份子,學堂教官教的什麼警例警規、服務承諾、紀律操守,原來統統講一套做九套,所謂同僚或者「兄弟手足」,姦淫擄掠、高買詐騙、攪人妻女、屈人夾棍、傷人假證⋯⋯除了好事,其他事差不多都做盡,加上警隊本身已是一個封閉兼權傾統治者的專制官僚體制,置身其中區區一成員,日復日面對有悖個人價值觀的荒人謬事,為黃金去盲從,過不了良心,良心儘管不值錢,但冇良心則人比禽獸更糟,掛冠求去,差不多是唯一活路。

在下不是來事後孔明吹水,上述百零字文稿係人都寫得出,我想談的是許多在網絡上狠批「打假波」「球證優待巴塞」「擺明造馬」之類的寶貴主見。

學富五車的蠢材

許多人以為讀多幾個學位,卡片名銜較長,便是體面,人皆畀面,令他們遺憾的是智慧跟知識往往無關。

Logan:別讓他們塑造你

本故事主角狼人盧根除了名字跟前作一樣之外,他已垂垂老矣,他受阿德曼金屬副作用反噬,他的超級自我再生能力亦不再無敵,盧根現在只是一名裝作普通人苟且偷生的廢中,至於他唯一活下去的目標,則是照顧患上老人癡呆症的X教授。

傳你老母的統

傳統是什麼?當有人逼迫你做一些你覺得完全冇道理嘅事而無法以理服你的時候,傳統就是最佳遮醜布,它就似太太太公嘅神主牌、太太太婆嘅紮腳布、唔知湮滅了沒的神祕故鄉祠堂,它故弄玄虛卻毫無標準,老屎窿指鹿為馬,那就是馬,迷信傳統的人以為自己是如來佛,傳統一出,孫悟空就收工。

先撩者賤的人罵先撩者賤

老女人一定不服氣,對白將會係:冇戴耀廷煽動就冇831,先撩者賤,打死無怨。口痕友曰:冇人大僭建政改五部曲就冇戴耀廷出來鳩噏,先撩者賤,打死無怨。牠繼續發爛渣:冇你班賤民逢終必反唔愛國,就冇人大五部曲,先撩者賤,打死無怨。

敗家警

今日香港呢隊腐到爛的有牌爛仔就是最佳示範,至於如何摧毀一隊警隊?唔駛用劍嘅,只要委任一兩位無才無德的人統領這班人,讓小人擁有他們過譽的光環,他們一低頭,光環就會掉下來。

警察這種邪教

有關七警案有幾荒謬有幾柒,坊間已經太多分析,我今天就不細表了,其實稍為心智正常的人都可分辨出如此黑白分明的事誰是誰非,然而至今依然盲撐警渣犯罪有理的人——還要是數以萬計的人——他們那種不惜顛倒是非,謬論百出,只求護短當公義,遮醜當正義,這種集體反智絕非一句「收咗錢」或「癡咗線」馬虎解釋得了,一言以蔽之:尚在盲撐警隊敗類的人,跟迷信邪教的信徒的心態雷同。

香港已不宜正常人居住

如果曾氏收監是香港仔價值觀破滅的象徵,那是夜那場萬警為犯刑事罪七警「要求施暴無罪」哂馬,堪稱香港從此難稱文明的絕筆。

寶輪未老

過去幾年一萬二千公里的行車里數,逾六百小時實戰經驗就似基因中的細胞,當我回到對單車毫不友善的城市,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是必須的,先讀任何道路使用者的行動、瞬間判斷海量路面信息、預先迴避或者警告有可能威脅自己行車安全的人和事,誰想在香港保住性命踩單車,這些都是一位負責任的單車手的基本功——畢竟無論路面設計還是駕駛者,兩者都很喜歡留難單車。

撐警大聯盟,害撚死差人

龍和道暗角打鑊示威者的七警終於被裁決有罪,七人需入獄兩年,不準保釋,已被還柙,知法犯法的敗類終於被定罪,老實說,在下沒有特別欣喜,假如如此人證物證表證罪證確鑿的濫暴罪行都不是犯法,那才是黑天鵝,我對郵差派啱信或者法官判對案並不驚訝。

鬚鬚曾當了十年財政司,貪曾梁狗左右手,如果香港人逢官皆恨之,為何他現在會是最受歡迎前高官?難道樣子似卡通人物就會有卡通人物的人緣嗎?還有那個老鼠頭曾鈺成,英殖到中殖依然老神在在的政界老妖,他一直是近年十大最受歡迎議員,他還是忠心耿耿的老黨員,按照教徒邏輯,香港人罵梁匪不罵二曾,甚至奉二曾為新偶像,實在講唔通。